啊太大了进不去的啊他一挺腰|民工夫妻

时间:2019-08-13 17:40:37编辑:博弈

房间里仍然是黑灯瞎火,妻子任晓霞这个时间通常在厂里加班,儿子胡向上如果这个时间点没在家,肯定又去黑网吧打游戏了。


这座四合院是20世纪70年代末期建造的老式房子,房东几年前在城中心买了新房搬了过去,将这里租给民工住,算是一笔额外收入吧。


胡俊生叹了口气,刚推开门,屋里的电灯突然亮了起来,杨建飞、谢依雪、李之杰、吕琪4人拍起巴掌,随着节拍唱起了《祝你生日快乐》的歌曲,沈世友和胡惠芳点燃了蛋糕上的蜡烛,胡向上端起一杯啤酒朝他头上泼了过去,朝他喊着:“老爸,生日快乐!”


胡俊生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40岁的生日。一晃就40岁了,不惑之年啊。胡俊生早把自己生日忘了,没想到同乡们却记住了。胡俊生苦笑了一声,早知道同乡们要来庆贺他的生日,刚才应当买些酒菜回来,大家一起高兴高兴。可胡俊生一摸口袋,头上冷汗直冒:口袋里只剩下50块钱了。这是他目前仅有的现金!


“老胡,愣着干啥?快过来。”杨建飞不容分说,拉起还在发愣的胡俊生走到桌前,催促道,“快许愿吹蜡烛啊。一定要许一个好愿。”


“对啊,胡叔,快许愿。你是许发财愿,还是许外遇愿?”李之杰调皮地说。


“你这孩子,没一个正经。你这娃儿比向上大不了几岁吧,敢在你叔面前胡来。”沈世友拍了拍李之杰的头说,“你看看,胡向上今天都上高中了,将来考上大学,一毕业就会找到好工作,哪像你,结婚了都还不懂事。”


胡俊生还是没吹蜡烛,尴尬不已,怎么就把钱用光了呢?今晚如何招待大家?


“俊生,不要发呆了,先许愿吧。”沈世友已经看出了胡俊生的窘况,又说,“我们住在这个四合院里有好几年了吧?大家平时工作都忙,即使是过春节,好不容易都有一个长假,不是你要回家去过节,就是他要回家过节,真正聚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今天是我提议聚一聚。再说,今天又是你儿子上高中的第一天,该给他庆贺一下。现在的高中生在古时候就是秀才了。”


听到儿子胡向上上高中的事,胡俊生心里那个苦啊。胡向上是读高中了,可是胡俊生交了整整3万块的借读费。说是借读费,其实就是出高价。今天把胡向上的借读费一交,口袋里剩下的50块钱是他目前所有的钱了。唉,现在的学校新生名额收得少,他们就喜欢学生读高价书。反正现在独生子女多,谁不想自己的孩子将来有一个好的前途呢?何况胡向上是外地民工的子女,收高昂的借读费也是最好的借口。


“沈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先给晓霞打个电话,让她早点回来。”胡俊生猛然想起今天是妻子任晓霞发工资的时间,让她顺路带些酒菜回来。


“俊生,你省点电话费吧。我刚刚已经给晓霞打过电话了,她说一会儿回来。许愿吧。”沈世友拦住了往门外走的胡俊生,又说,“酒菜的事你就别操心了,你婶子已经准备好了。”


胡俊生只得站在生日蛋糕前,双手合十,嘴里默默地念了几句,然后用劲一吹,所有的蜡烛被吹灭了。


“胡叔,你许的是个啥愿?说给我们听听。”李之杰仍然觉得有些好奇,忍不住问。


“你都是结了婚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似的问这问那,不知道许的愿是不能说的吗?”谢依雪指了指李之杰的头说。


“是啊,傻孩子,我许的愿是不能当场说出来的。”胡俊生一直把李之杰当作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不仅仅是李之杰与胡向上的年龄差不多,还因为李之杰实在可爱。胡俊生有点可惜李之杰不读书,早早地打工,不到20岁就结了婚。


众人正说着,胡惠芳像变戏法一样拿出许多菜肴出来,有胡俊生最爱吃的凉拌猪耳朵,还有花生米等。杨建飞搬来两箱啤酒。


“虽然我们出门在外,但大家都喜欢家乡菜。这不,我让你婶子特地在后面老乡的凉菜店里买的我们大英县的特色菜。”


“沈叔,让你破费了。来,大家一起都坐过来,我们今晚不醉不罢休。”人家沈世友把话说这个份上了,胡俊生再不邀请大家坐上,他这个主人家就显得生疏了。


大家一坐上,胡俊生开了啤酒,给众人倒上,正要举杯,却被沈世友拦住了:“俊生,还是等等晓霞吧。”


大家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任晓霞都不回来。期间,胡俊生打了几次电话,任晓霞的手机都关机。


“不会出什么事吧?”这个想法在胡俊生心里随即冒出来,任晓霞用的是一部老式手机,充一次电要管上一个星期,可她的手机是昨天晚上才充好的电,怎么会关机呢?


“俊生,要不,我们去看看?”沈世友也有些担心,便提议说。


但沈世友的话音刚落,头发凌乱、脸上还有泪水的任晓霞进了屋。细心的李之杰还看到她的手背也被抓破了,鲜血还在流。


“这是怎么回事?”胡俊生也看到了任晓霞的手背还有鲜血在流。


“被几个歹徒打劫了。”任晓霞本想大哭一场,可见四合院的老乡都在家里,又忍住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胡俊生一听妻子被打劫,心里不好受,便关切地问起来。


“立交桥的路灯今晚没亮,我走到桥下时,突然蹿出几个人,不由分说把我从自行车上拉下来,抢了我的包,包里装着手机和今天发的3000块工资。”任晓霞强忍着泪水说,“那可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一个月工资啊,就这么白白地被他们抢了。”


立交桥是江州的一个象征标志,也是江州人的自豪,但立交桥的配套设施偏偏跟不上,就拿路灯来说,三天两头不亮,很多女性独自路过那里都要格外小心,一不留神就会被打劫。尽管江州的治安不错,但民警不可能24小时守候在那里。仅这一年来就发生过数十次抢劫案,虽然大家都报了案,最终还是不了了之。以往任晓霞发了工资,都要叫胡俊生去接她,今晚她接到沈世友的电话后,知道大家今晚为胡俊生过40岁生日。因此,她就独自一人回来,却没想到,这霉运偏偏找上了她。


“该死的抢劫犯。”杨建飞提议说,“报警吧,我们不能让抢劫犯逍遥法外。”


“报警吧。”沈世友与胡惠芳也觉得应该报警,“管不管用是一回事,只要报了警,就多了一份希望。”


胡俊生也觉得沈世友的话有道理,他立即拨打了110。警察很快赶到了四合院,为首的警察是个胖子。胖子警察是附近派出所民警,四合院与立交桥都属于他的管辖范围。因天黑又没有旁人作证,胖子警察只是详细地了解了情况,又作了笔录,并说,他们已多次接到这样的报案,一旦有了相关消息,他们会立即通知胡俊生。


尽管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但胡俊生还是强颜欢笑让大家吃饱喝足。大家又哪里有心情喝酒呢?都草草地吃了点菜食回了各自的出租房。


老乡们一走,任晓霞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哗哗地流了出来。她心中的苦,胡俊生比谁都明白。可又有谁明白胡俊生心中的苦呢?他已经没工作快一个星期了。胡俊生以前是某单位的临时工。那单位说裁人就裁人,没有先兆,因此,胡俊生一下子就丢了工作。今天出去了找一天工作,那些大公司小公司都因他是外地人,借口说公司里现在不招人了,等有机会再通知他。


一个外地来的民工又怎么啦?为什么现在找工作会受到如此的歧视呢?胡俊生不难想象,现在的江州已经不是他刚来时的江州了。


天没亮,胡俊生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了床,每天都有两样事要做:一是烧饭,接着送儿子去上学。尽管胡向上已经16岁了,可在胡俊生心里,胡向上还是那个襁褓中的婴儿。第二件事是做好家务,然后装着去上班,其实他是想把胡向上送到学校后,就马上去找工作。他不想因为丢了工作影响一家人的生活,特别是不能影响胡向上的学习。16岁的孩子什么都懂,又什么都不懂。“90后”的胡向上的观念与胡俊生完全不一样,他想干什么与要干什么分得清楚,但他的意志又控制不住行动。比如,到黑网吧打游戏。你能说胡向上不知道那是一个坏习惯?他知道,但他控制不住自己,就像旧社会中抽鸦片的人一样,明知那东西有害,但已经上瘾了。


胡俊生骑上电瓶车,载着胡向上准备出门,住在西屋里杨建飞夫妇传来了轻微的吵闹声。年轻夫妻吵架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胡俊生年轻时也常与任晓霞吵架,但每次都是胡俊生先住口。夫妻吵架嘛,床头吵来床尾合。按理说,谢依雪这个时候已经在外面摆摊卖早点去了,今天为什么没有去?胡俊生正想进去劝劝架,却听到沈世友也在杨建飞家中。看来,杨建飞夫妇吵架已经很久了,他马上让胡向上下了电瓶车,到院子外面去等他。


胡俊生走到杨建飞门口,刚想敲门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却听到沈世友的话,马上止了步。沈世友说:“都是我不好,不该让你们破费。但作为邻居,又都是老乡,在这个时候,我们应当帮他度过难关。如果昨晚不是我们给他庆祝生日,晓霞怎么会被人劫道呢?”


“沈叔,你别听她的,这家还是我说话算数的。就按你说的,我们每家出500块,帮老胡渡过难关。”说话的是杨建飞,虽然在火气上,但他的话音还是显得十分温和,“再说,胡向上又刚刚上高中,花钱的地方多。”


“不行,我还没有同意呢。虽说我们是老乡,可是这钱送得不明不白,他是昨天的生日,我们今天才送礼,胡俊生会怎么看我们?”谢依雪显然在气头上,话语显得没那么友好,“沈叔,你要帮助胡俊生,我们不反对。但我绝对不会今天送钱给他。”


胡俊生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突然,北屋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胡俊生赶紧躲在树后,只见李之杰连上衣都没穿就冲进了杨建飞的房间。


“你们吵什么?大清早,还让人睡不睡觉?”作为“90后”的李之杰平时要9时后才上班,每天8时半才起床,现在才7时不到,这个时候正是他做美梦的时候,又怎能不发火?


“你一个小屁孩懂个啥?”谢依雪也有些不依不饶。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吵架的事我全听到了。”李之杰年纪小,声音却不小,“沈爷爷说得没错,胡叔有难我们不帮谁帮?在我们这个小院里,谁没有个困难?我马上就出500块钱,交到沈爷爷手里。”


“你一个小屁孩,当然是饱汉不知饿汉饥。”谢依雪更加火了,说话也有些不客气,“你以为挣钱就那么容易吗?”


“小雪,你小声点,好不好?”杨建飞赶紧劝妻子,“你是想让老胡听到吗?”


“他不是送胡向上去上学了吗?”谢依雪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声音明显小多了。


“你们就听我一声劝。我们三家各出500块钱,就算是给俊生的生日礼,你们怕难看。就由我这个老头送去。”


胡俊生的心情不由沉重起来,待了一会儿,转身走到门外。时间不等人,他得马上送胡向上去上学。


第2章 会好起来的


任晓霞原本打算在家休息两天去上班,但一想到休息就没有工资,她又忍住了。出门在外,水费、电费、煤气费,哪一样不需要钱?任晓霞想不通的是胡俊生这次认准了一个死理,无论如何都要让胡向上去读高中。读书有什么好?现在的大学生多如牛毛,找不到工作的比比皆是。再说,现在很多从农村来的十五六岁的孩子都在打工挣钱,不说远的,就拿四合院里的李之杰来说,他连初中都没上完,就打工了。现在20岁不到,连婆娘都讨好了。论长相,胡向上也不比李之杰差。如果胡向上现在不读书,可以省下许多钱,再过几年,在老家盖一栋豪华的楼房,让别人羡慕去。


“嫂子,才去上班啊。”谢依雪边收拾东西边问任晓霞,“病好些了没?”


“傻妹子,我不是与你说过了吗?这话不能大声说,这事千万不能让我家那口子晓得了。”任晓霞不得不再次叮嘱谢依雪。谢依雪所问任晓霞的病,是任晓霞最近一段时间,老觉得身体不如从前。刚开始那会儿,她认为是自己天天加班累的。但厂里的好几个人与她有着一样的病,去医院检查,被告之是腰肌劳损,这是因为长期从事一种姿势的工作所造成的。“嫂子,你家俊生听不见的。我回来时看到他去车站了,是不是今天又出差啊?”谢依雪的确看到胡俊生骑着电瓶车往车站的方向驶去。


“出差?他没有给我说啊。”任晓霞有些不解。胡俊生以往出差都会先告诉她,即使是临时决定的,也要打电话给她。可今天早上,胡俊生出门时什么话都没有说,从他的穿着打扮来看,也不像出差。胡俊生在生活中不是一个很随意的人,特别注重细节。虽然收入不高,但在外面,胡俊生还是衣着光鲜,给人留下气质形象俱佳的印象。


“他没有给你说啊,可能临时出差吧。”谢依雪没有看出任晓霞的心思,继续说,“还是你家老胡好,动不动就出差。一出差就见大世面,在外面认识的人也多,将来有什么事,那些人都会帮上忙的。万一我哪天有什么事,还指望你家俊生帮忙呢。”


“是啊。他可能临时出差,等会儿上了车他就会打电话给我。”任晓霞嘴上这样说,可心里没底,赶紧返回屋里,把那部遗弃了一年多的老式手机带上,又顺路去了移动公司补了一张卡后,试着给胡俊生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在哪儿。胡俊生回答说他正在单位里上班呢。


这是怎么回事?谢依雪说他去了车站,可他现在又在单位上班,车站与他的单位一个在东,一个在西,相差十数里,他骑车哪有这么快?到底是怎么回事?


整整一天,任晓霞上班都心不在焉,以至于工作时出了几次差错,好在同事看到帮她改了过来。任晓霞总觉得胡俊生最近有事情瞒着她,特别是经济上的事,得找他好好谈谈,看看他到底在做些什么。同事说过,40岁的男人正如老虎,也是男人的第二个叛逆期,说变心就变心,很难控制的。要想自己的男人不变心,就得对他好些,让他永远跟着自己走。


同事的话虽然有些片面,但没有错,很多40岁的男人的确变了心。任晓霞想,如果胡俊生要是变了心,自己怎么办?上高中的儿子又怎么办?胡俊生真的会变心吗?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说实话,任晓霞不赞同胡向上去读高中,是因为那所中学只是江州的三流中学,学费却收得不少,还规定学生每天必须在学校吃饭。听胡向上说,无论是中午还是晚上的伙食都十分差,但收费却不低廉。每顿在10块以上,一天差不多要30块钱。对于任晓霞这样的民工家庭来说,一家人一天的生活费都超不过30块钱。


任晓霞回到出租屋时,胡向上已经睡下了,胡俊生坐在桌子前一言不发。这是他心事特别重的表现。肯定有事瞒着自己,任晓霞不动声色,慢慢地观察了胡俊生一会儿,越看越觉得他有事。


“俊生,俊生,在想啥呢?”任晓霞终于忍不住了,便试探性地说道,“我明天想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你去银行把3万块存款取出来吧。”


“取钱?”胡俊生一听到取钱,打了个寒战,“你生了什么病,非要3万块钱?”


“这你就不用管了。待医生检查出来,我会告诉你的。”任晓霞不用再问下去,就更加肯定了胡俊生有问题。


“能不能再等等?”胡俊生用商量的口吻问任晓霞。


“你不会跟我说,钱都花光了吧?”任晓霞印证了自己的想法,不由有些火了,“给我解释一下,那些钱花在什么地方了。”


“唉。那就实话告诉你吧。不过,你听了不要生气。”胡俊生让任晓霞跟他到外面去。


“只要你在正道上,我肯定不会说,但如果你用在……”任晓霞的脸色变了。尽管天黑,但胡俊生还是感觉到了。


“向上读书因不是本地户口,学校要让我们交赞助费1年1万,3年共3万块。为了让他读书,我已经把所有的钱都取了出来,加上这个月的生活费才凑够……”对于胡向上读书,胡俊生已经倾家荡产了。


“什么?他读书要花这么多的钱?这么大的事情你都没与我商量商量。我们这个月的生活咋办?”任晓霞万万没想到,胡俊生为了胡向上读书花光了所有积蓄。她一直以为胡向上考上的是三流中学,就不想让他继续读书。三流中学又能考上什么样的大学?胡向上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却成天迷在游戏里,从没把读书当成一回事。现在所有的积蓄都已花光,这可是她与胡俊生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啊,如今说没就没了。任晓霞想到此,不由失声痛哭起来。


“好了,哭个啥?你真想让别人都知道这件事?特别是沈叔,这事还真不能让他知道。”胡俊生一见任晓霞大哭,不由着急起来。他是怕院子里的人听见,特别是沈世友。


说到沈世友,令胡俊生十分羡慕。沈世友养了一双儿女,儿子前几年考上了清华大学,现在好像在读研究生,前年女儿又考上了四川大学。一家人出两个大学生,而且都是重点大学,令很多人都羡慕。特别是春节时,沈世友夫妇回到

>>本文《民工夫妻》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46468-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