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饥渴的老头,小浪货你夹真紧水又多|非分之想

时间:2019-08-13 19:01:53编辑:博弈

晚上我躺下不久,隔壁房间又响起张雨彤和男友做那事的声音。


他们几乎每晚都会做一次,只是今晚略有不同,张雨彤叫男友干爹,男友称她干女儿,玩着角色扮演的游戏。


合租的房子,本来隔音效果就不好,张雨彤还sao,sao地叫着,嗯嗯啊啊的声音,让我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想用手解决,脑海里面,也浮现出张雨彤那白花花的身体。


可我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因为婷姐睡在床那头,她的床的脚断了,只好和我将就一晚。


婷姐叫刘影,是我妈的好朋友,因为才25岁,所以姐弟相称。


婷姐长得漂亮的瓜子脸,身材也极为丰满,尤其那对饱满的胸部,走路时上下晃动,总让人浮想联翩。


“干爹……”


张雨彤嗲声嗲气地叫着,声音不小,我不信婷姐睡得着,还是说婷姐和我一样,都在装睡。


“小飞,你……你睡着了吗?”婷姐果然没睡着,声音里面,隐约带着一丝渴望。


满屋都是张雨彤放荡的声音,我怕尴尬,索性不吭声,假装睡着了。


婷姐见我没应声,也没再说话,然后微微分开双腿,很快简易床也跟着晃动起来,一道细微的嘤咛,从她喉咙里传出来。


我忍不住撑起被子一看,惊愕地发现,婷姐的手居然在三角区游走……


平日里,婷姐是很理性的女人,没想到欲火也能让她失去理智。


我吞了口唾沫,身体燥热得很,轻轻地放下被子,继续装睡。


可闭上眼之后,脑海里面的张雨彤,忽然变成了婷姐,虚幻的婷姐,缓缓地脱掉衣服,将完美的酮体呈现出来。


隔壁房间忽然传来男人一声沉吼,响动渐渐停歇下来,张雨彤带着怨气说:“你最近怎么了,几分钟就完事儿,本来就小,时间还短,人家还没舒服够呢……”


男人不爽道:“妈的,我小吗?那你说,谁的大?”


“本来就小嘛,你还不乐意。隔壁叶飞的,就比你大多了。那天他上厕所,我偷偷看到的。”


“妈个比的,你居然偷看他撒尿,不要脸。”男人气得不行。


张雨彤真是口无遮拦,也不怕被我和婷姐听见,我羞得不行,也不知道婷姐听见没有,丢死人了。


两人争吵了几句,然后就睡了。


我也准备睡觉,可忽然间,翘起的部位被摸了下,虽然速度很快,可那种异常的感觉,还是让我全身紧绷,如同电流穿过身体。


接着,婷姐轻声说了句:“真……真的……好大……”


婷姐居然摸我,她忍不住了吗?


“小飞,你知道你爸妈出去打工以后,婷姐为什么把你接来住吗,因为婷姐喜欢小飞。”婷姐喃喃自语,我像傻子似的,完全愣住了,“傻小子,又做春梦了吧,都那样了……婷姐让你舒服舒服吧……”


婷姐喜欢我?


但让我更诧异的,还是她说让我舒服舒服,脑袋里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想,难道她想和我做那种事情?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某处一紧,忽然被一只手握住……




2.

婷姐的玉手温热柔软,被她握住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快飞起来了,特别舒服。


美中不足的是,睡衣阻挡了些许美妙。


我二十岁,可还没碰过女人,有时仅仅听张雨彤的喘息声,都有缴械的冲动,根本经不住婷姐这般服侍。


玉手带来的感觉,让我全身的细胞都在跳动,身体紧绷,忍不住抓住被子。


时间不久,感觉我就快投降了。


结果,婷姐却忽然松开我下面,一股空虚的感觉油然而生,婷姐怎么停下了,莫非她察觉到我在装睡?


但很快我就知道是我多虑了,婷姐并没有怀疑,而是轻轻地坐起来,抬起右腿,缓缓地骑在我腿上。


动作特别轻盈,只和我轻轻地接触,并没有完全坐下来,想来是怕惊醒我。


她轻轻地扭动腰肢,某处触碰的时候,我彻底快沦陷了,真想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然后……


“嗯……”


婷姐忍不住轻吟着,伴随而来的是,扭动越来越快。然后她握住我的右手,缓缓抬起,接着手掌里面,便被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占据……


婷姐尽管抑制着喉咙,可依然发出细微的声音,随着感觉越来越明显,婷姐的扭动幅度也越来越大。刚开始那里只是轻轻地接触,后来婷姐干脆坐在我腿上,不能自控地扭动着。


柔软和弹性并存的翘臀,带来异样的享受,婷姐似乎也到了喷发的边缘,腰肢用力扭动,床也咯吱咯吱的响着。


那种画面,让我有种被强的错觉。


咔嚓!


突然一声脆响,床横腰折断,我感觉身体顿时悬空起来,紧接着就重重地落在地上。


“呀!”婷姐也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压在我身上,可能她也没想到关键时候,床居然塌了。


落在我身上,婷姐急忙爬起来,问道:“小飞,你没事吧?”说话间就打开房间里的灯。


婷姐脸上残留着红晕,肌肤白里透红,平添几分妩媚。眼睛也蒙上一层羞意,不敢跟我对视。


我说我没事,婷姐你摔伤没有?


“没事就好,吓死我啦。”婷姐拉着我站起来,看了看折断的简易床,蹙起眉头说:“好好的床,怎么说断就断了呢。”


看到婷姐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心想床怎么断的,你还不清楚吗?


“婷婷,刚才是什么声音,吓死我了,你没事吧?”


隔壁的张雨彤也被惊醒了,来到卧室外面。婷姐看了看塌陷的简易床,俏脸顿时间羞红无比,说床塌了,没事,你回去睡觉吧。


“我早就给你说,简易床不结实,可你就是不听……算了,太困了,我先回屋睡了。”说着,张雨彤就回卧室了。


没有床,我和婷姐只好打地铺,后来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想着婷姐柔软的身体……


天快亮时,我才眯了一会,没多久就被尿憋醒了,急急忙忙冲向厕所。


合租的房子,只有一间卫生间,我急忙冲过去,隐隐觉得不对劲,里面居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可想停下来已经晚了,惯性将我带到门口,正好看到张雨彤撩起睡裙,光着屁股坐在马桶上面。




3.

张雨彤和婷姐同岁,并且是很好的闺蜜,虽然长得不如婷姐漂亮,但也算是大美女。


她应该刚起床,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裙,里面那副丰满的身体若隐若现。撩起睡裙坐下去的那一瞬间,我似乎什么都看见了。


上厕所不关门,也太随便了吧!


这时,张雨彤也看到了我,忽然一声尖叫,差点刺破我的耳膜。


“叶飞,你你你……你混蛋!居然偷看我上厕所,老娘挖了你的眼睛!”张雨彤的脸刷的一下通红,几步冲出卫生间,掐住我的脖子,好像要拼命似的。


我哪想到大清早就撞见这事,更何况她明知道是合租的,上厕所还不关门,被看了也不能全赖我吧。


不过这也不是讲道理的事情,我歉意地说彤彤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上厕所,不过你放心,我什么都没看见。


“你他妈骗鬼呢,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没看见!老娘算是清白不保了,你就说这事咋解决吧!”张雨彤抓狂地说。


正当这时,婷姐拎着食材回来了,进屋看到这幕,顿时簇起柳眉。


“婷婷,你回来得正好,叶飞偷看我上厕所,这事你管不管?”张雨彤气呼呼地说。


婷姐穿着一条短裙,脚下是一双高跟鞋,将美腿衬托得格外修长,整个人都变得更有气质。


听到这话,婷姐先是一愣,随即就笑着说:“雨彤,你是不是搞错了,小飞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他的为人你应该清楚呀。”


张雨彤哼道:“就因为我相信他不会偷看,刚才上厕所才忘记关门了,可叶飞这小子倒好,直接冲到门口偷看我尿尿,我被他看光了。婷婷,他是你带来的,你说怎么弥补我吧。”


婷姐下意识看过来,我急忙摇头说,婷姐,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没看到什么。


“你个小兔崽子,老娘最宝贵的东西都被你看到了,你还想看啥?!”张雨彤气呼呼地拍了下我的头,目光不经意间滑过我的裤裆,蓦然一亮,指着我下面说:“刘影,你自己看,翘得这么高,还说没看见,你信吗?”


听到这话,婷姐也将目光挪到我下面,当目光触碰到翘起时,俏脸瞬间羞红,急忙挪开视线。


我确实大了,可不仅仅是看到张雨彤尿尿的缘故,我捂住下面说:“彤彤姐,我尿急……”


“尿急?骗鬼呢!”张雨彤撇嘴说。


这事婷姐也挺为难的,就让我给张雨彤道歉,张雨彤却说:“道歉有什么用,姐一生清白,都毁在你小子手里了。”


婷姐蹙眉道:“彤彤,小飞肯定不是故意的,再说你上厕所不关门,也不能全怪他。你就看在他诚恳地向你道歉,原谅他吧?”


“你说得轻巧,感情被偷看的人不是你,你当然觉得无所谓了。”张雨彤不依不饶,忽然眼珠咕噜一转,然后走向婷姐,嘴角噙着坏笑说:“原谅他也可以,不过……你也给他看,这就公平了。”


婷姐听到这话,下意识想退开,可惜晚了一步,张雨彤忽然撩起她的裙子,里面香艳旖旎的景色,全都暴露出来。




4.

婷姐的短裙被撩起的那一刻,一双白嫩无暇的美腿呈现出来,圆润光滑,肌肤水嫩,看得我直流口水,恨不得冲上去摸两把。


玉腿修长白嫩,三角区微微隆起,一条天蓝色的小内遮住美景,却也流露着神秘的诱惑感。


一时间,我看傻了眼。


婷姐先是一愣,紧接着一声尖叫划破宁静,捂住裙子说:“张雨彤,你个死三八,太过分了你!”


饶是婷姐,此刻也失去了理性,俏脸儿通红,眼神中尽是羞恼,说完就扑上去教训张雨彤。


她们本是很好的闺蜜,张雨彤这个女人比较开放,平时就爱和婷姐开各种玩笑,只是这次也太过火了,居然当着我的面,撩起婷姐的裙子……


张雨彤却咯咯直笑,边说:“不是穿的有内裤吗,怕什么。我刚才尿尿的时候,可什么都没穿呢。”


“你还说!”婷姐简直羞死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哎哟,停停停,别说了,老娘要上厕所,憋不住了。”张雨彤眉头紧锁,捂着肚子就跑进卫生间,这次依然没有关门,走进去就撩起睡裙……


婷姐眼疾手快,急忙关上门,啐道真不要脸。


虽然看不见张雨彤上厕所的画面,可潺潺流水声却很清楚。情不自禁的,脑海里面就浮想联翩起来。


婷姐下意识看了眼我,目光触碰,气氛也变得微妙。


张雨彤上完厕所出来了,我赶紧走进去,拉开裤链开始放水,隐约听到婷姐小声对张雨彤说:“你以后能不能注意点,别发sao好吗,小飞还是孩子。”


“孩子?”张雨彤不以为然道:“婷婷,你刚才没看见吗,小飞下面大得吓人,你居然说他还是孩子?哪个孩子的家伙有他那么大?!我真不敢想象,你们晚上怎么睡得着的,孤男寡女的,我不信你没点别的想法。婷婷,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昨晚到底干嘛了,床居然被你们弄塌了,你们……该不会在做那种事情吧?”


我膀胱骤然一紧,难道昨晚的事情,被张雨彤听到了。


婷姐娇喝道:“张雨彤,你再敢胡说八道,我饶不了你!”


“那你告诉我,床为什么会塌?”


婷姐沉吟几秒,才说:“我哪知道呀,真是的。”


虽然我没在场,但一想就知道,婷姐的脸肯定羞红得厉害。


“好吧,我就当你们没做过那事。不过说真的,小飞那里真的好大哦,反正比我男友的大多了,如果能和小飞做一次,我倒贴钱也愿意呢。咯咯。”张雨彤的声音,充满了渴望,如同是饥渴的寡妇,身体早已干旱无比。


婷姐气得不行,说:“张雨彤,你发sao我管不着,可你别把小飞带坏了。”


我尿完尿,躲在卫生间不敢出去,想着张雨彤说的话,我总感觉她会上了我似的。


今天是周末,婷姐和张雨彤都在家休息,张雨彤的男友去公司加班了。下午我们仨去看了床,然后张雨彤想逛商场,就拉着婷姐走了,我则回了家。


八月天气正热,身上出了一层汗,我脱掉衣服去冲澡。


时间不久,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接着一个人走了进来:“小飞,是你在里面吗?”


居然是张雨彤,她不是逛商场去了吗?


我嗯了一声。


没想到的是,张雨彤听到我的声音,居然将门推开,一双火热的目光肆意游走……




5.

家里没人,所以我洗澡的时候没有锁门。


门被张雨彤推开的时候,我心里惊了一跳,本能地捂住下面说:“彤彤姐,我在洗澡!”


张雨彤却不以为然,目光滑过我的身体,充满了炙热和饥渴,俨然变成了一个荡妇。虽然我是个男人,可在她面前,感觉就像是她的猎物,随时可能被她吃掉。


“小飞,你的身材真好,彤姐就喜欢你这种身材的男人。”说话间,她竟然直接走了进来,关上门的时候,还反锁起来。


我心里紧张得不行,想用浴巾裹着下半身,可刚拿到浴巾,就被张雨彤抢了过去,愁眉苦脸地说:“彤彤姐,你出去好不好,我我我……”


我一紧张,居然成了结巴。


张雨彤却掩嘴笑道:“瞧把你吓的,姐姐只想帮你洗澡而已。”


我赶紧说不用了。


帮我洗澡是假,占老子便宜才是真,这件事要是被婷姐知道,她肯定会骂我。再说了,张雨彤有男朋友,如果被发现……


我不敢再往下想。


张雨彤的脸色微变,语气也变得坚定起来,说:“姐姐帮你洗澡,你还不乐意?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转过去,姐给你搓背。”


有人搓背当然是好事,尤其还是美貌和身材集于一身的张雨彤,可她毕竟是婷姐的闺蜜,我不敢啊。


我站着不动,拧巴着脸。


张雨彤却不管那么多,抓住我的胳膊,让我转过身。当背对着她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夹紧屁股,全身都凉飕飕的。


紧接着,屁股就传来酥麻的触感,异样的感觉,让我不禁抽了口冷气。


张雨彤轻轻捏了一下,笑嘻嘻地说:“真结实呢。小飞,你平时也锻炼吗,不然怎么有这么好的身材,姐都馋死了呢。”


异样的快感,心里的恐惧,让我脑袋乱糟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雨彤见我这般紧张,就拍了下我的屁股,说:“放松,这么紧张干吗?”说着,柔软的玉手就缓缓向上移动,还问我舒不舒服。


讲真的,很舒服,可我哪有胆享受?


本来张雨彤的手就很细滑,抹上沐浴露后,那种感觉就变得更美妙了,好像羽毛滑过肌肤,酥酥痒痒的,搞得我心里像猫爪似的。


冰冷的水,也浇不灭体内的欲火,两肋间燃起的躁动之气,疯狂地涌入腹部,很快我某处就有了反应。


“小飞,你说实话,你有没有想过和我做那种事情?”张雨彤问。


“我……我……姐,你就放过我吧,我怕……”


张雨彤咯咯直笑,“姐都不怕,你怕什么?姐告诉你哦,有时候和他做那种事情,脑子里想的却是你。小飞,我们做一次吧,就在这里,好不好?”


在这里做那种事?


我脑袋瞬间短路了,张雨彤的手滑过腰间,带着一团泡沫,摸向那里。


鼻子猛地吸气,身体也是一颤,我急忙握住张雨彤的手,说:“彤姐,别这样,我不洗了。”

    

     我感觉欲望起来后,理智已经所剩不多,如果再不制止张雨彤,我可能真的会睡了她。

    

     我甩开张雨彤的手,也顾不得擦干身体,拿着衣服要穿上。可没想到的是,张雨彤狠狠地掐了下我的胳膊,气呼呼地说:“叶飞,你什么态度呀,老娘免费让你玩,你还不乐意?我告诉你,今天不干也得干,不然我就告诉刘影,你想强件我!”

    

     我不否认我幻想过张雨彤,幻想她白嫩的身体,被我骑在胯下驰骋,可那毕竟是幻想,真正让我弄的时候,我不见得有那个胆量。

    

     张雨彤见我愣住不说话,忽然又是妩媚一笑,握住我的右手伸到胸前游走,双眼微闭,红润的香舌舔着娇唇,喉咙里面嗯嗯啊啊的,那模样真是放荡极了。

    

     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衣,胸前的饱满高耸,变换着各种形状,仿佛越狠越用力,她就越舒服。

    

     说实话,我也扛不住了,本来就是个处男,渴望做那种事情,张雨彤又主动送上门,理智很快被欲望吞噬掉,我索性狠狠捏了几下。

    

     “呃……”张雨彤忍不住嘤咛一声,脸像三月里的桃花,妩媚至极,而后勾住我的脖子,扭动腰肢,两片身体轻轻的摩擦。

    

     “小飞?你在家吗?”

    

     外面忽然传来婷姐的声音,她怎么也回来了?!

    

     我猛然一惊,心里紧张,语无伦次地说:“在……在呢,我在洗澡。”

    

     受到惊吓后,我倒是清醒了不少,想推开张雨彤,可她却轻声道:“别怕,她要问我,你就说没看见。”

    

     说完这话,张雨彤轻轻地吻了下我嘴,接触到那两片娇嫩的红唇时,有种弱电流过身体的感觉。

    

     接着,张雨彤缓缓蹲了下去。

    

     “小飞,你彤姐回来过吗?”婷姐快步走过来,虽然明知道门反锁着,可我心里依然害怕得很,总觉得门锁不结实,婷姐随时可能打开门看到这一切,“刚才我们去逛街的时候,在一家商场看到她男友给别的女孩买衣服。你彤姐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冲上去就扇了她男友几耳光,还差点和那个女孩打起来。她男友倒好,也不说好话哄哄雨桐,竟然还提出分手。后来你彤姐就跑了,我没追上她。你看见她了吗?”

    

     听到婷姐这些话,我才知道张雨彤是受了刺激,主动和我暧昧,想必是为发泄吧。放在以前,就算她有那种想法,也不会这么大胆。

    

     此刻,张雨彤正蹲在我胯前,我只能说没看见,兴许是出去喝酒了。

    

     婷姐说:“那我再去找找她,你也洗快点儿,洗完也出去找找,我真担心雨桐做傻事儿。”然后婷姐就走了。

    

     我不禁长呼口气,还好,婷姐并没有怀疑。

    

     就在这时,某处忽然一热,我猛然一颤,急忙往下一看,居然被她吃掉了……

    

  我想推开张雨彤,可双手却失去控制,怎么都抬不起来。

    

     张雨彤的搅动,让我欲望之门渐渐打开,一发不可收拾。

    

     “咳咳……”张雨彤被呛得咳嗽,急忙吐掉,用水漱口。

    

     我尴尬得不行,就说彤姐,对不起,我没忍住。

    

     张雨彤回头白了我一眼,“谁让你忍了?”

    

     说完这话,张雨彤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落寞,又说:“小飞,姐失恋了。”

    

     洪水喷出之后,我感觉欲火也渐渐消失了,趁这个机会,我赶紧穿上裤子,一边安慰她说,姐,别难过了,你长得这么漂亮,又年轻,喜欢你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呢,他不珍惜你是他的损失,他早晚会后悔的。

    

     “这话姐爱听,他早晚会后悔的。可是……”张雨彤说:“可是姐心里还是有点难受,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

    

     张雨彤难受,说明她在乎感情,总比无情无义的女人好得多。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也不想婷姐担心,于是就给婷姐打了电话,说彤姐回来了。

    

     婷姐推开门看到张雨彤的时候,忍不住长吁口气,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担心张雨彤,接着快步走进来,将张雨彤搂在怀里,轻声安慰道:“雨彤,没事儿,咱不伤心了,改天咱再找个比他好的。”

    

     张雨彤靠着婷姐的肩膀,只见双眼悄然泛红,紧接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泪水滚滚滚而落,伤心得不行。

    

     面对自己的闺蜜,张雨彤终于卸下了所有伪装。

    

     哭了一阵,张雨彤忽然又不哭了,抹掉泪水说:“不就是失个恋吗,我居然还哭,太没出息了。婷婷,小飞,晚上我请客,咱们去唱歌。”

    

     张雨彤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哭一下笑,真不知道她心里咋想的。

>>>本文《非分之想》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46495-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