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女主是通房美貌动人的|老师一个人寂寞叫我上她

时间:2019-08-14 08:09:18编辑:博弈

内衣只要挂出去就会丢,因为那些男人总是喜欢偷她的内库和胸罩回去自慰。

    

     以前的陈寅,还会因为这样对男人有致命诱惑而感到骄傲,毕竟她因此征服了自己的老公。

    

     可现在,却觉得十分悲伤,如果她没有这样完美的娇躯,又怎么会被王胖子盯上,也不会被那个变态威胁了。

    

     想到这里,陈寅的眼泪流淌下来。

    

     就在此时。

    

     吱呀。

    

     浴室的门忽然打开了,一个苍老的男人从外面走进来,怀里还抱着陈寅刚才脱下来的衣服。

    

     陈寅从镜子里看到那个苍老的男人,顿时惊叫着蹲下了,她羞得不行,又有些生气:“爸!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啊!”

    

     这老人,正是陈寅的公公赵龙,此时他正死死盯着陈寅的两腿间。

    

     虽然陈寅把一双美腿并的很紧,可还是能隐约看到下面那道粉色的花苞,这让老男人的脸上充满了欲望。

    

     “老婆,我刚才看你在客厅里脱衣服,还以为你想让我给你送过来。”赵龙的脑子还正处于不清楚的状态。

    

     只是陈寅却露出羞愤的样子,她没想到,刚才自己脱衣服的时候,公公就在客厅里坐着,那他岂不是把自己看光了?

    

     虽然身子已经被几个外人看过了,但陈寅一想到自己被公公看光了,甚至自己还是当着他面脱下来的衣服,就觉得无地自容。

    

     她心中暗暗埋怨,这个老色狼,刚才脱衣服的时候他怎么不说话啊!

    

     陈寅心中不满,说话也有些冲:“爸,你先出去行不行,我要洗澡!”

    

     赵龙虽然身体苍老,眼睛也有些浑浊,可看着面前露出雪白娇躯的儿媳妇,下面还是很快就硬起来了,把一条花短裤撑得高高的。

    

     陈寅无意中捡到了那规模,顿时露出吃惊的样子,因为这比她老公的要大多了!

    

     一想到自己老公chā进蜜洞的时候,自己都能感觉到他的东西又短又软,陈寅心中就别扭。

    

     毕竟之前王胖子虽然想要强暴她,但那个粗大的家伙实在是强大,只是简单的chā进来,就让她直接高朝了!

    

     此时这个死鬼公公比王胖子的命根子只大不小,有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不遗传给他的儿子?

    

     陈寅有些幽怨的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公公,甚至心里隐隐有些期盼,竟是想要自己公公扑过来。

如果赵龙真的要cāo她,估计陈寅的反抗会很薄弱。

    

     可惜赵龙没有,他被呵斥了一句,有些委屈的转身出去了,没有了早晨的饥渴。

    

     望着他孤独的背影,陈寅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失落,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得到那个大肉棍子,还是感慨自己公公如此可怜。

    

     她蹲在地上惆怅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去洗澡,而且洗的很是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自己公公刚才高高撑起的裤裆。

    

     如果那是自己老公的宝贝该有多好?

    

     陈寅想着想着,下面竟然又开始发痒,她偷偷看了一眼门口,确定浴室的门关的好好的,这才小脸一红,然后把手悄悄伸到了两腿间。

    

     只见她将最长的中指伸出来,轻轻揉了一下自己的肉唇,就这个轻轻的触碰,竟然惹得她猛地颤抖一下,脸上也浮现出渴望的神色。

    

     “老公,我好想要你……cāo我……用你的大宝贝chā进来,chā到底……”陈寅轻轻呢喃着,然后将中指chā了进去。

    

     紧致的花苞被手指chā进去,陈寅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猛地仰起头,发出一声呻~吟:“好爽……老公,快动,用力的cāo啊……”

    

     陈寅自说自话,手指头也在快速的动着。

    

     她老公不行,所以经常需要用这样的办法满足自已,而且她其实也是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以前用手指头chā自己的肉洞,用不了几分钟就会高朝。

    

     可今天,她忽然感觉到一丝不满足,觉得那根手指不能再带来以前的快感了。

    

     相反,她现在的脑海里,满都是王胖子那根大宝贝,肯定是之前被他chā的那次,让自己下面更加饥渴了,需要粗大的棒子才能解决欲望!

    

     陈寅心中暗恨自己不知羞耻,明明被王胖子毁了清白,竟然还惦记他的肉棍子。

    

     但不光王胖子的,很快公公赵龙的命根子,甚至是之前那个公园猥琐大叔的大宝贝,也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虽然陈寅极力抗拒,但不得不承认这些东西出现后,她得到的快感更加强烈,最后甚至高朝的时候,高亢的叫了一声。

    

     陈寅生怕叫声惊动了赵龙,慌忙捂住小嘴,但高朝后快乐的喘息是遮挡不住的,脸上的红晕也十分迷人。

    

     而这一幕,全都被一个男人看在眼中。

    

     这个男人正是之前在地铁山摸陈寅的那人,此时他正待在自己租住的小黑屋里,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而屏幕里,正是脱光了自慰的陈寅。

    

     看着陈寅兴奋的喘息,男人也很兴奋,快速敲击键盘将这段视频保存,这是他cāo陈寅的有力把柄!

    

     其实真要想cāo陈寅,他用这女人以前的luǒ照已经足够了,但得到她的人管什么用,要的是她的心。

    

     到时候这个女人一边跟自己的老公撒谎,一边被另外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狂草,那种感觉想想就觉得爽上天。

    

     男人脸上露出嘿嘿yīn笑,然后开始构思明天该怎么折磨这个女人。

    

     虽然赵龙老年痴呆了,但终究还是有自理能力的,陈寅晚上不需要cāo心太多,再加上也疲惫了,一觉睡到天亮。

    

     等到第二天早晨,陈寅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屁 股下面有些湿。

    

     她猛地坐起来看了一眼,却发现湿的那一片正好在自己的蜜xué旁边,而且还有一丝晶莹水线连接着蜜洞和床单。

    

     看来这水就是从她下面流出来的,应该是因为欲求不满。

    

陈寅想到自己做完做梦和一个壮汉弄了半夜,让她有些羞耻,撑着有些酸软的身体起床,想要到衣柜边挑衣服。

    

     结果她无意中瞥了一眼手机后,却愣住了。

    

     手机上有一条消息,上面说的很清楚,穿的骚一点,而且不能穿内衣内库。

    

     陈寅的脸色有些白,没想到这个变态还没有放过她,明明昨天就害的她差点被强jiān!

    

     “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能不能放过我,要钱我也可以给你!”陈寅哆嗦着回复了一条消息,她还没穿衣服。

    

     与此同时,正在小黑屋的男人嘿笑一声,看着屏幕上光溜溜的陈寅,回复道:“我不要钱,也不要什么,你只需要穿的骚一点去上班,反正你是坐办公室的,不需要害怕,对吧?”

    

     确实,陈寅可以一整天都待在办公室不上班,可她上班的路上呢?

    

     只是无论她怎么哀求,男人就不同意,甚至还威胁现在就要出去贴luǒ照,不过如果陈寅听话的话,他可以帮陈寅拜托了王胖子的骚扰。

    

     虽然这个变态比王胖子要恐怖的多,但现在的陈寅满脑子都是能摆脱一个是一个,或许这个变态过两天就会玩腻自己了,毕竟天下美女那么多。

    

     这样想着,陈寅一咬牙,挑选出自己比较性感的一件衣服。

    

     那还是结婚前穿的,一条吊带,很性感,但是不穿内衣的话,很有可能轻轻一晃,胸前的两个肉球就会跳出来。

    

     可陈寅别无他选,只能穿上,而且还不敢穿胸罩。

    

     下面选的则是一条齐bī小短裤,要不是她下面毛发修剪的干净,这会儿恐怕已经露出黑色的毛毛来了。

    

     就算这样,她的肥,臀因为又圆又大,也露出来小半个,看上去很是风骚,十分欠cāo。

    

     陈寅穿成这样出门,本来就羞臊,偏偏因为下面没有穿内库,跟热裤摩擦的有些难受,更是因为下面蜜xué太饱满,被勒出一条缝隙,好像是一线天。

    

     这导致陈寅当着自己公公的面,都有点抬不起头来,而赵龙则是一个劲儿打量着陈寅的胸口,那个小吊带将两团雪白饱满勉强兜住,却仍然露出一大片雪白,还能看到一条挤出来的申购。

    

     “老婆,你穿成这样要去哪啊?”赵龙有些不高兴的质问。

    

     “你别管,另外别叫我老婆,你老婆早就死了!”陈寅对这个公公没有好气,甚至吃了两口也吃不下去早饭了,直接扭头走人。

    

     陈寅穿的这么风骚,别说上街了,就连在小区里,也被人们惊讶的上下打量不断。

    

     有男人露出色眯眯的样子,也有女人一脸鄙视,更有大妈级的人嘟囔穿的跟个小姐似得,反正所有人都觉得,陈寅就是个贱货。

    

     陈寅很是悲愤,只能埋着头走路。

    

     因为穿的太浪,陈寅都不敢坐公jiāo车,还想做出租车去,却发现自己小区门口堵车了。

    

     别说出租车,自行车跑起来都费劲了,眼见着不能坐车,陈寅只能瞒着头往公司的方向走。

    

     只是她胸前的两团肉实在是太大了,而且没穿内衣,连个固定的东西也没有,随着她的走路那两团肉球一甩一甩的,幅度越来越大,好几次险些从胸前跳出来,吓得陈寅走路的时候只能抱着胸口,却也保不住。

    

  好在,很快来到了一片不是那么堵的街道,陈寅不敢再犹豫,急忙上了一辆公jiāo车,她觉得自己再走下去,会被更多的人看热闹。

    

     现在是上班高峰期,人很多,陈寅上车的时候,四周也有很多人在往上挤,根本没有人排队。

    

     再加上陈寅是个大美女,穿的有这么风骚,人群中就有几个男人动了坏心思,竟然围绕在陈寅的身边,趁着她上车的时候,故意推她的屁 股,摸她的大腿,嘴里还嚷嚷着快点上去,下面好多人呢。

    

     陈寅虽然感觉腿上有好几只手在抚摸,但只当是有人急着上车,没敢说什么,想着上车应该就没事儿了。

    

     可等她上车之后,更加乱了,贴上来的人更加多了,陈寅周围站着的全都是男人,而且趁着车厢拥挤一个劲儿往前凑。

    

     随着车子一动,陈寅感觉自己身上至少趴了三个男人,其中一个还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没办法,那个小吊带根本遮不住上半身,而且十分宽松,很轻松就能把手伸进来。

    

     陈寅感觉到一只粗糙的大手摸了一把自己胸前的柔软肉团子,顿时惊叫一声。

    

     虽然她出于女人的羞涩没有喊出惊叫的原因,但这样一个美女喊叫,自然也会引来很多人的注意。

    

     那个偷偷下手摸陈寅的猥琐男,本以为这是个骚货,穿成这样 摆明是想要被摸,却没想到她竟然会反抗,顿时吓的赶忙收回手。

    

     可周围人对于陈寅,也没有半点同情和好感,甚至还有人投来厌恶的目光,毕竟对他们来说,一个女人穿成这样上街,实在是太贱了。

    

     陈寅低着头,小脸通红,觉得很是委屈,她真想拿出手机问问那个变态想要做什么。

    

     可没等她质问对方,手机反而先响起来了,而且正是那个号发过来的,信息的内容让她极为惊恐。

    

     “用你的屁 股去蹭你身后那个男人。”

    

     陈寅拿着手机,猛地转身看向身后,她还以为那个侵犯自己的变态就在身后。

    

     她的转身把身后那个男人吓一跳,却发现对方是一个斯斯文文的中年男人,并不是那天在地铁上的家伙,看上去也不像是控制自己的变态。

    

     难道他和那个变态认识?

    

     陈寅心理狐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变态会让自己主动蹭这个斯文男人。

    

     她不想那样做,毕竟她是有夫之妇,不可能主动勾引一个男人,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46497-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