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被多人强奷,自己坐上来摇深一点

时间:2019-08-14 08:21:17编辑:博弈

我要醒着弄明白究竟是什么鬼在门外面祸害我们家。于是我把二叔家里的灯全开了,厕所的灯也开了,所有门窗都关紧实了,坐在厅里面,打算看电视看到了12点。

     

         说实话,一个人自己待这么大屋子里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害怕是有。

     

         难过也有,这是二叔的家,我爸死之前,二叔家里人还好好的,现在我整晚上我脑里全是小堂妹在警察面前哭的样子,他们一家三口好好的,就这么给散掉了,这是不是我的错呢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昏昏欲睡的我一秒钟醒过来,并且绷紧了神经。o

     

         我抬头看钟,11点整这是钟不对呢还是那些鬼提前了之前不是12点才准时准点敲门的吗

     

         我竖起耳朵来听,敲门声变了,变成了门铃声,我心想这鬼终于懂得与时俱进了之前都是敲门不懂得按门铃的,哪怕是变成我二叔的样子也是拍门有点不对劲

     

         我起身,蹑手蹑脚地到门背后,透过猫眼往外瞅去,只看见对门我家门口站着一个穿黑色长风衣、提着行李箱的男子,他背对着我,背影削瘦颀长,透着一股英气。

     

         他等不到回应,又按了一下门铃。

     

         我换了好几个角度去看,我看到他的影子了,据说鬼是没有影子的,难道他是个人

     

         人

     

         人怎么会晚上来我们家里呢

     

         我确定我不认识这个男人,村子就这么小,村上所有人我都认识,所以我十分肯定,这不是我们村的人。

     

         我不开门,就看他想在我们家做什么。

     

         他也许就是那个在背后捣鬼的人。

     

         男人按了七八次门铃,都没有人出来应门,他十分郁闷,嘀咕着说这么晚了家里怎么没人然后一屁股坐在门口楼梯上,从衣服里掏出一包红双喜,点火抽了起来。

     

         就这样,我贴着猫眼僵了一个小时,而男人也坐在我家楼梯上抽了一小时的烟,他脚边都是熄灭了的烟头。男人时不时地皱眉看看腕表,隐隐有不耐烦的意思。

     

         说实话,我僵这么久,我一直都不觉得累,这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个男人的长相很养眼。

     

         他看起来二十五六岁,他的帅是跟电视明星的帅是不一样的,现在的明星一般都是偏柔性或是偏萌性的帅,但是这男人就是纯英气的帅,气质干净出尘,有些傲然与高高在上的特质,脸与身材都像是经过艺术家的雕刻刀雕刻出来的一般,线条利落干净还不失精致。

     

         有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走大街上时一般不信这话,因为大多数人的眼睛浑浑噩噩,似乎都不明白自己生在世上所为何事,他们看起来很茫然,眼睛里没有光,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要做什么。

     

         但注视男人的眼睛的时候,我信了这话。

     

         他的眼里有光,而且很深邃,似笑非笑,仿若看破红尘。

     

         有这么一个耐看的帅哥给我看,我倒也不觉得长夜漫漫了。

     

         12点。

     

         丧乐出现了。

     

         楼道里起了雾。&&~..

     

         雾渐渐盖住了男人的身,他的眼神变得困乏起来,伸个懒腰,打了个呵欠,之后托着脸,眼皮子打架起来,渐渐地合上了。

     

         那雾应该是有催眠的功效。

     

         雾里面跑出一个人影。

     

         二婶。

     

         二婶跑到自家门口,拼命地拍门:苏兴业你开门,快开门

     

         苏兴业是我二叔的名字,她拍的是自己的门,这么说是两天前失踪的二婶回来了

     

         我特别激动,马上就要开门放二婶进来,这时候背后出现一只手,直直按住门,不让我打开。我回头一看,是父亲又诈尸了,看来我明天又得搬尸体了


        不过父亲的诈尸让我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拍门。

     

         二婶是拍门,不是按门铃。

     

         这是她自己的家,难道她还不知道按门铃不她直接拿钥匙开门不就行了吗所以说二婶是鬼

     

         二婶哭了,哭得很真很伤心:苏兴业你为什么不开门我看见门缝里有光,你还没睡你就在家里面的,为什么不给我开门我好害怕外面有鬼有鬼一直在追我啊我不想死,你快开门

     

         二婶慌乱叫嚷中,不停拍门,忽然按了一下门铃。

     

         当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我感觉世界亮了起来,拍门、门铃就像是一个鉴别是人是鬼的暗号有了这一个门铃声,我马上就判断二婶是人

     

         我要开门我要让二婶进来

     

         脑海里只有这么一个疯狂的想法在叫嚣,我手握上了门把,拧开了门。

     

         但门是不动的,因为父亲在死死地按着门,不让我拉开门。

     

         我急了:苏兴奎,你松手我要放二婶进来

     

         但父亲死死不动,二婶却是听见了我的声音,在门口大声问:苏寒门里面的是苏寒吗

     

         我说是,二婶声音马上变得激动起来,让我快点给她开门,我说我开不了,我爸在按着门所以我开不了。二婶一听就没声音了,我担心二婶出事,连忙凑猫眼上看,只见二婶慌张后退好几步,指着门口大声质问:苏寒你和你那死鬼父亲怎么会在我家里面你不,我不回去,家里有鬼,我不回去

     

         说完,二婶就转身朝楼下跑,我赶紧大喊二婶别跑我马上开门,外面才是真的不安全说完我就要开门,但父亲死死按着门,我情急之下,用身子猛地一撞,撞开了他,趁着他倒地未起的时候,我拉开了门。

     

         “二婶”我站门口喊,二婶站在楼梯里,看样子是想往下跑,又像是往上走。

     

         “二婶,你回来吧,外面危险。”我温柔地对二婶说。

     

         二婶面色松动,抬脚就要走回来,但只是一步,二婶的脸色立马变了,贴在楼梯扶手上,不敢动弹。胎楼:..c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46510-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