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头不要了好深_乖就是那里慢慢坐下去_叶墨深凤怜希

时间:2019-08-14 08:40:17编辑:博弈

同桌兼好友的夏箩伊就凑过来,看着她脸色苍白,担忧道,“怜希,你没事吧?”

    

     凤怜希摇了头,唇瓣微动,刚想说什么。

    

     “凤怜希,你个贱人!”一声怒斥,凤怜希轻抬眼,就看见同班同学姜子珊率领着七八个女孩怒气匆匆地走来,扬手就要甩她耳光。

    

     冰凉修长的大手紧紧地攥住挥来的手腕,高大挺拔的身影慵懒地立在了她的身旁,面色不悦地望着眼前的女人,“做什么?”

    

     “凌少,这是我们跟她的事,与你无关。”凌天奇是凌少集团的接班人,姜子珊不想得罪他,只能愤恨地怒瞪他身后的凤怜希道,“凤怜希,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们,在更衣室按上摄像头,还公布到校园网上去?”

    

     凤怜希唇瓣一抿,“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跟姜子珊玩得最好的黄思岐冷笑,“你还在装蒜,昨天游泳课,就你一个人缺席,除了你之外,全班近二十多个女孩都被拍了裸照,不是你还能有谁!我们已经报警了,你就等着警察抓你进去吧!”

    

     昨天她来大姨妈,加上身体不舒服所以临时请假没去。

    

     凤怜希冷冷道,“不管你们信不信,不是我做的。”

    

     她话还没有落地。“凤怜希。”教室外,教导主任喊,“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凤怜希身子不可察僵了一下,抬步走了出去。

    

     办公室内,校长,学校各个领导正襟危坐在一起,俨然一副审问犯人的架势。

    

     见她走进来,林校长面色肃然地望向她,“凤怜希同学,学校网站上流传着更衣室女同学换衣服的视频,想必你也知道了,根据我们调查的录像显示,在那之前只有你一个人去过,如果你承认是你做的话,我们可以向警察建议从轻处理。”

    

     “承认?我承认什么?”

    

     说出这句话已经是认定她了对吗?凤怜希的手紧攥了一下,“我进女更衣室是没错,但是有人亲眼见到我把摄像头安装在了女更衣室里面了么?学校女更衣室这么多人,校长又怎么能断定是我做的?难不成就只是因为我在案发之前进入过女更衣室?”

    

     “凤怜希,你这是什么态度!”班主任蔡亚琳看着她那不知悔改理直气壮的模样,心中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那么多人我们不怀疑,却偏偏怀疑你,肯定是因为你有足够的动机,前些天你偷了姜子珊的手机,被她奚落了几句,是不是怀恨在心,所以你就想要报复她们?”

    

     “蔡老师说这句话有什么证据?”淡淡略有些慵懒的嗓音响起,办公室外,一身白T恤的俊朗少年迈着长腿走了进来,“如果我没有记错,捉贼拿脏,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凤怜希在更衣室安了摄像头拍了她们?”

    

     凤怜希转头望向凌天奇,男孩邪魅地对她勾了抹弧度,冰凉修长的大手紧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了身后,目光凛冽地望向众人,“昨天凤怜希跟我在一起!”

 修长倨傲的长腿屹立在了门口。

    

     叶墨深目光冷冽地望向站在办公室那道熟悉单薄的纤瘦身影,目光最终落在了少年牵着她的那双手上,黝黑深邃的眸浓烈地翻滚了一下。

    

     “你们的意思是,我跟凤怜希两人合伙安装了摄像机,偷拍了她们?”

    

     “凌少,你——”

    

     “有什么事可以找凌家的律师沟通,我这里不接受客观的臆想。”最后一字落地,凌天奇拉住凤怜希大步往门外走。

    

     熟悉欣长的矜贵身影落入眼帘,凤怜希浑身血液微滞,下意识地就缩回了凌天奇抓住她的手,她微抿了唇瓣,低唤道,“先生。”

    

     凌天奇看着凤怜希对面前这个男人有些惧意,他一把将她拉在了身后。

    

     叶墨深眼底寒意一闪而过,从容地抬步走进,因为他在圣斯亚贵族学院占最大股份,林校长立马卑躬屈膝迎上来,“叶先生您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蔡老师也跟您说过了,你怎么看?”

    

     男人没有理他,黝黑深邃的眼眸落在站在男孩身后,那单薄纤细的人儿身上,“上课期间旷课,谁教你的?”

    

     凤怜希细密的眼睫轻轻颤动了一下,唇微动,正准备说话,凌天奇率先开口,“是我想要带她出去透透气,你有什么不满意就冲我来好了。”

    

     “透气?”叶墨深坐在旋转椅上,慵懒地往后一靠,黝黑深邃的眼始终落在凤怜希的脸上,口吻薄凉地出声,“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期间,你过的倒是惬意,现在,还会找救兵帮你说话了,我送你念书,就是让你自甘堕落,跟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的?”他语气猛地转寒,“现在,给我滚回教室,写五千字检讨书出来!”

    

     即使受过他无数次冷嘲热讽,凤怜希仍旧被自甘堕落几个字刺得心脏几不可觉地疼了疼,她十指紧攥成拳,艰难地开口应了声“好,”下意识转身准备回教室去。

    

     “有我在,你别怕他。”凌天奇一把拉住她的手腕,目光锐利地瞪向叶墨深,“她是你家的佣人,但是并没有签下卖身契,她想要做什么,是她的人身自由,应该不需要经过你的批准吧?”

    

     叶墨深眼眸落在他拉住凤怜希的手上,唇瓣微挑,淡淡出声,“她是我的佣人,那就是我的人。既然是我的人,那么就该按我的规矩办事。”

    

     他的视线落在那一言不发的女孩脸上,“凤怜希,对我的决定,你有什么意见?”

    

     “没有,晚点的时候我会把检讨书交给先生。”凤怜希拿开了凌天奇抓住她手腕的手,仰起头望向他,“谢谢你帮我,但这是我的事,希望凌少不要再插手。”说完,凤怜希转身出了办公室。

    

     凌天奇唇瓣紧抿了一下,回首,冷冷地瞪了眼叶墨深,怒气横炽地走了出去。

    

     林校长还以为叶墨深要教训凤怜希一番,没想到就这么容易地放过她,“叶先生,您这——我也不好跟家长交代啊!”

走廊里面的监控录像显示,她是下午二点进的更衣室,二点零两分左右她就走了出去,如果我没有看错,那摄像头是安装在空调排水管的洞口上对吧?一个一米六的人,在两分钟之内,是怎么样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在两米多高的地方打洞放摄像头?要不然,林校长告诉我?”

    

     林校长有些犹豫,“这——”

    

     林磊走上前,低声道,“先生,下午的会议马上就要开始。”

    

     叶墨深从容优雅地站起身,淡漠出声,“我不希望一些没有确凿证据的流言蜚语影响学校的风气,希望林校长能够明白。”

    

     林校长抹汗,“是。我会调查清楚,还凤同学一个公道。”

    

     走出办公室,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了门口,叶墨深迈步走进,身后有女孩略带犹豫的声音响起,“把她关在洗手间里面真的好吗?”

    

     另一道愤恨的声音道,“比起凤怜希那个贱人安摄像头偷拍我们,我们只是把她关在洗手间算是便宜她了!”

    

     看着两名女学生匆忙走过,林磊走到辨不出情绪的男人跟前,“先生,需要过去帮忙吗?”

    

     男人黝黑深邃的眼眸面无表情地扫向他,抬步往女厕所的方向走了过去。

    

     洗手间内,凤怜希被困在厕所里面,浑身滴着水湿的彻底。

    

     在回教室的途中,她突然间想上洗手间,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一幕,厕所的门被人从外面锁上不说,还被人从外面直接泼了桶脏水进来,她低下头,望着浑身脏兮兮的污垢,苦涩地勾起了抹弧度。

    

     她在这个学校果然是个不讨喜的存在。

    

     高烧没有退,凤怜希头有些晕厥,身体也是软绵无力。

    

     她仰头望了眼高高的门,想了想,踩在厕所盖上准备爬上去跳下离开,可是因为门距离地面的高度实在是太高了,她有严重的恐高症,加上本来就不舒服,整个人异常的紧张。

    

     她紧咬住下唇,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闭上眼,从门上一跃而下,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而是直接跌入了宽厚温暖的怀抱中。

    

     熟悉蕴含着点点温怒的声音从她头顶上方传来,“凤怜希,谁允许你做这么危险的动作的!出门不带脑子的吗?被关在厕所里,难道就不会打电话吗?手机是干什么用的?”

    

     凤怜希身子细微地颤抖了一下,她睁开眼,就看见凌天奇冷沉着脸地望向她,俊美的脸庞满是温怒之色。

    

     她心莫名地被触动了一下,“你怎么会在这?”

    

     凌天奇横抱着她往女厕所外走出去,想到刚才那一幕,眼眸就沉了几分。

    

     刚才,他本来准备开车离开的,没想到在离开的途中听到了同班的女同学在兴奋地讨论把她关在了女厕所里面。

    

     幸好——

    

     幸好他来得及。

    

     “如果我跟你说,我感觉到了你出危险,所以才出现在这里,你信不信?嗯?”

    

     凤怜希心中堆起的厚厚城墙好像开了道极小的细缝,心也跟着软了几分,她扬唇笑了笑,“别用你撩妹的伎俩来哄我,我不上当。”

    

     凌天奇稀奇地挑了挑眉,“可是万千人,我只撩过你。”

走廊处,看着那两人越走越远,那穿着意大利手工白衬衣黑西裤的男人从旁边过道上慢慢地走了出来。

    

     林磊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家先生不太好的脸色,“先生,需要过去跟怜希打个招呼吗?”

    

     叶墨深唇瓣紧抿成一条冰凉的直线,黝黑的眼眸轻扫了他一眼,转身,往相反的方向大步离开。

    

     因为高考在即,回到叶家,已经是晚上十点。

    

     偌大的别墅已经是漆黑一片。

    

     高烧没退,凤怜希头有些晕,她蹑手蹑脚的上了二楼,正准备回卧室,在走廊处,主卧传出一道细微的几不可觉地闷哼声,男人似乎在隐隐压抑着什么。

    

     凤怜希脚步顿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抬步往自己的卧室走,叶墨深向来不太喜欢别人打扰他。

    

     还没有走上几步,砰地一声,有花瓶掉地发出的清脆落地声。

    >>>>本文《杀死那爱情》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46528-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