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老师压倒桌子_什么样的B最好干

时间:2019-08-14 08:56:22编辑:博弈

两个丸子头摇晃了几下,泪眼婆娑的看了司念一眼,这才乖乖跟战野离开。

    

     房间里就只剩下司念跟战牧擎,空气都变得瘆人起来。

    

     看着慢慢逼近自己的男人,司念下意识后退,直到后背抵住冰凉的墙壁,退无可退。

    

     “这位先生……”

    

     司念伸手,挡在战牧擎面前,故作镇定的开口。

    

     自己咬了他,还打了他一巴掌,这男人是不是找自己算账来了?

    

     “第一面就让我的女儿叫你妈咪,很有手段。”战牧擎淡漠开口,声音冷入骨髓。

    

     他不是没有找过其他女人来照顾战七七,可她都不喜欢,唯独这个女人。

    

     “爬上我的床不算,还想爬进战家的大门,你有这个资格吗?”

    

     听着战牧擎越来越过分的挖苦,司念目光一皱,冷声开口:“这位先生,自恋是病,你是不是病入膏肓了?”

    

     “爬上你的床,我并非故意,而且失去清白的是我。其次,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也是你女儿自己跑来我身边的,我并没有什么手段。最后,我对你,还有什么战家一点兴趣都没有。”

    

     司念一口气说话,心里畅快极了。

    

     不过等一下,战家?

    

     景城还有几个战家,难不成眼前的男人是战氏集团的总裁——战牧擎?


     想到眼前的人可能是传说中的战牧擎,司念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两耳光。

    

     惹谁不好,非惹上这个阴晴不定的阎王。

    

     如果真的是战牧擎,她可能真的死路一条了。

    

     战牧擎就这么盯着司念,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司念被他看得浑身发毛。

    

     他是不是又在想计谋来惩罚她?

    

     “如果战先生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司念忍着颤抖的声音说话,提脚就要离开。

    

     可刚走了两步,便被战牧擎抓住,下一秒身体被狠狠摔在床上。

    

     一阵头晕目眩后,司念还没来得及爬起来,战牧擎的身子已经压了上来,双手以一种屈辱的姿势禁锢在头的两边。

    

     战牧擎嘴角挂着极具讽刺的笑容,像极地狱里的皮笑肉不笑的撒旦,冷声开口:“欲拒还迎的手段,要玩到什么时候?”

    

     司念蹙眉,这男人真是自恋症晚期了。

    

     “其实要引起我注意的方式很多,比如再像那天一样,脱光了站在我面前。”

    

     战牧擎说着,手指控制不住的抚摸上司念的脸,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司念拼命的挣扎着,想起那天的事,便觉得一阵后怕。

    

     她再跟战牧擎作对下去,自己只有苦头吃。

    

     抿了抿嘴,司念立刻放低姿态。

    

     “战先生真的误会了,那天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冒犯到战先生,我给战先生赔罪。”司念冷静的开口,“勾_引的罪名我真的担不起,如果战先生不信,我发誓永远消失在您面前。”

    

     再说失去清白的是她,他在这里傲娇什么?

    

     看着司念这张巧若弹簧的嘴,竟然让他觉得如此相似,心脏的地方微微抽痛着。

    

     “你以为我战牧擎是想惹就惹的?现在想脱身,晚了。”

    

     战牧擎冷冷一笑,将放开司念,“拿进来。”

    

     立刻,战野便拿着一张纸放在司念面前,恭敬开口:“麻烦司念小姐在上面签字。”

    

     签字?

    

     司念坐起来,看着上面的条款,差点吐血。

    

     她什么时候欠这男人几千万了?

    

     他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怎么不去抢银行?!

    

     战牧擎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心里明明满是怨气,却不敢发作。

    

     看完里面的内容,司念冷笑:“战先生,我觉得你还是让你的丑东西把我吃了,钱我还不上,你女儿的保姆我一样不会做。”

    

     更别说当他的女人,疯了吗?

    

     丑东西?

    

     薄见衍冷眸微眯,她竟然说他的刺兔是丑东西!

    

     “不答应,送司小姐去警局。”

    

     战牧擎拍了拍手,身子往后一趟,桀骜的笑着:“告诉警局,我钱包里的卡都没有密码,里面的钱现在已经都没了,看看能判几年牢。”

    

     威胁她?

    

     司念下意识咽口水,她是回来报仇的,又不是回来坐牢的。

    

     “好啊,去就去,正好告你强_奸。”司念迅速爬下床,因为刚才跟战牧擎纠缠时,裙子后面的拉链半褪,隐约能看到里面白皙的肌肤。

    

     只是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他之前留下的痕迹,还没消退完。

    

     看到这一幕,战牧擎眸色深邃了几分,面露不悦之色。

伸手,将司念抓回怀里,邪肆的笑着:“想好了,嗯?”

    

     战牧擎说话时,温热的气息稀稀的扑打在司念脖子上,痒痒的,热热的。

    

     战野看着这一幕,险些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妈的,是他瞎了,还是三少中邪了,他不是从来不沾染女人这种生物吗?

    

     被战牧擎抱着,司念浑身难受,挣扎着:“战先生,请自重。”

    

     “自重?”战牧擎邪魅构勾唇,“司小姐脱光了抱着我的时候,可没说什么叫自重。”

    

     司念无地自容,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拼命挣扎着:“战先生请搞清楚问题,那天发生意外的时候我并不清醒。到警察那儿,我可以告你强女干。”

    

     她就不信,这奸商分不清是钱重要,还是名利重要。

    

     说完话,战牧擎就真的放开她了。

    

     司念立刻从他怀里起身,身后的拉链已经被战牧擎不着痕迹的拉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放过她,司念只觉得这地方太危险,想赶紧离开。

    

     可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被她威胁,而且她真的将他钱包丢了。。

    

     那几千万,她就算将司家公司卖了,也还不起。

    

     更别说,现在的司家就是一滩烂泥。

    

     司念咬了咬嘴唇,伸手拉门。

    

     “三少……”战野奇怪的看着战牧擎。

    

     三少这么容易就将这女人放了?

    

     “让她走。”战牧擎冷声开口,走到司念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她:“你会回来求我的。”

    

     “永远不会。”

    

     司念死死的盯着战牧擎,拉门离开。

    

     只是刚走到门口,便看到走廊里站着穿得粉嘟嘟的小家伙,正眼巴巴的盯着她。

    

     司念的心一下子就软了,有这样阴晴不定、凶巴巴的爸爸,谁敢来照顾她啊?

    

     司念抿了抿嘴,还是走上前,蹲在战七七面前,露出笑容:“小团子,姐姐要走了喔。”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46532-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