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缝好明显|兽根 两根 粗|林淼

时间:2019-08-14 08:57:45编辑:博弈

我阿爹有救了,我的嫁妆钱也有了,我肯定不会再找你儿子了,就是想找也找不了。



“你儿子开了春就到县城读书了,秋天就可以参加秋试了,顺利的话,考上举人就有可能被委派官职了,你应该也知道的,现在朝上大部分官员都是前朝留下的,陛下虽然说降者不杀官位依旧,但是心里能没有疙瘩吗?”



“为利忘义的人陛下能信得过吗?他肯定信不过,但是话已经说出来了,他不方便出手了,所以只能补充新官员,然后培养成心腹,相互抗衡。”



“这是一个能成为陛下心腹的机会,你还犹豫什么?还有,听说陛下有好些公主待嫁闺中,陛下为什么不给她们赐婚?我想肯定是等待这一届的科举。”



这是林月在县城的时候听张家表哥的同窗们讨论时记下的。



这一段话说得冯林氏非常心动,她忍不住幻想儿子尚了公主,豪华大院,山珍海味,仆人成群,别说一百两,一千一万两她都不会放在眼里。



林淼细细的观察着冯林氏的表情,见她眼中光影飞闪觉得是时候了,连忙又道:“如果现在不处理好婚约的问题,你儿子再优秀也没有用,你可别忘了,陛下可是最恨见利忘义之人。”



冯林氏闻言一想,觉得林淼说的非常有道理,暗暗点了下头,道:“二十两,再多没有了,你现在名声不好,我儿又是秀才,只要我肯下功夫,这婚迟早能退。”


------------




第五章 你们这是干嘛?





“能退是能退,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会闹事?”林淼说着又把衣领拉下来:“我豁出性命,总会有人乐意见你儿子倒霉,”



冯林氏一凛:“你,你一个姑娘,你以为你能出去?”



林淼回她一个微笑的表情,“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你听说过没有?”说完又深深的笑了笑。



这货居然一百两直接降到二十两,这是当她没有见过银子吗?好吧!她确实还没有见过银子,林月身上最多的时候也就几十文钱,不过,就算没有见过,也不容讲价。



对面的人明明面带春风,冯林氏却感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沉吟了片刻后,道:“看在你阿爹之前救过我们一家三口的份上再加三十两。”



“谈不成就算了。”林淼说着就要转身开门,脸上依然带着甜甜的笑。



冯林氏眼神闪了闪,林淼给她的感觉像是她的前主子,那个伪善的女人,总是用很慈爱的眼神看她们,仿佛多体谅她们似的,最后还是把她们当筹码用来拉拢各房的老爷。



“等一下。”冯林氏脱口而出,见林淼回头才接着道:“我答应你一百两,你先把婚书和玉佩给我。”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然免谈。”林淼很坚定,要是把婚书和玉佩都给了出去,不认账了,她又得多费口舌。



冯林氏有些气恼,转念一想,反正都妥协了,也不在乎这一点了,道:“那就先让我看看婚书,确认了,我就给银子。”



林淼想到自己守在门口,也不怕她抢了去,所以点了点头麻利的把婚书从床头拿出来。



不得不说林月这每天都要看一看婚书才睡的毛病方便了林淼,不然又要费功夫去找别人要,太费时间了。



拿到婚书,冯林氏借着不是很明亮的光线看了看,确认了名字后,她把婚书放进怀里。



林淼看着也不阻止,等待她的下一步动作,如果敢拿了就走,她就给她来个过肩摔,把她揍成猪头。



冯林氏确实想拿了就走,不过还是理智占了上风,而且玉佩还没有拿到手,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她儿子的前途,不能因小失大。



一百两她给的很干脆,林淼收得也是心安理得,把银票装进荷包再放到怀里的内袋后她才解下挂在脖子上的玉佩给冯林氏。



冯林氏拿着玉佩,终是松了口气,这一百两就当是当初林成富救他们一家三口的报酬了。



出到门外,她叫上冯修文就走了,看着两人的背影大家都瞠目结舌,怎么就走了?也不交代一声。



林承德站起来咳了一下,道:“既然事情已经处理好了,那我也回了。”



虽然他很想问到底退亲没有,给没给银子,给了多少银子,但是作为村长,这些话他问不出。



林承明跟着林承德往外走,意思就是送送这个所谓的村长,毕竟是亲自请过来的,走之前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林淼一眼,眼里的情绪不明。



林淼也不去揣测他的意思,见他们都走了,便走到院子,大声道:“都散了吧,没有热闹看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人群外围的起哄声,里面还夹杂着惊呼声,不过瞬间,林月的‘情郎’名叫刘德的老爷就带头走了进来。



他五官硬朗,看着三十岁左右,一身黑褐色丝绸面的棉服,腰间一条略深色一点的腰带,人很高大,就是肚子有些发福。



看到林淼他嘿嘿的笑了一声,小眼睛眯起来,软言细语:“小月儿这是站在这里等爷吗?”



林淼脸色一沉,目光冰冷的看着他以及跟在他后边抬着箱子正要放下的小厮们,道:“你们这是干嘛?”



这时,人群中一个四十岁左右穿着宝蓝色棉衣的妇人扭着肥腰走了出来,她那敷了一层粉,白的分外不自然的脸上堆积出菊花般灿烂的笑,掐着嗓子尖声道:“恭喜月姐儿,贺喜月姐儿,月姐儿真是有福,这刘老爷可是大忙人,为了给你长脸他还亲自过来聘你做他的十二姨太,这以后啊可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咯。”



林淼双手抱胸,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道:“谁告诉你我被退亲了?你打听清楚了吗就来求亲。”



这事才发生不到十分钟,这人怎么知道的,而且还聘礼都准备好了。



刘德上前一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小眼睛眯成一条缝,一脸真诚的道:“这不是月儿你让我上门求亲的嘛。”



如果不是林淼有林月的记忆,她都要相信这人真是林月叫来的啦。



“真是不要脸,亲还没有退呢就勾搭别人。”



“天生的狐狸精。”



“勾三搭四的破烂货。”



林淼还没有开口,人群中又冒出了不间断的声讨声,厌恶的情绪涌上心头,她目光越发冰冷,视线扫了一圈,最后停在刘德身上,道:“说吧,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爷不是说了...”



“不肯说的话就给老娘滚,不然别怪老娘不客气。”



刘德完全不把林淼的狠话放在眼里,欺近了一步,淫秽的目光肆意的在林淼身上流连,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片衣不着的**。



人群外,被林承明派出去的林赵氏也就是林月的阿娘回来了,她肩上还挑着木桶,听着说话声连忙挤了进来,看到林淼和刘德对峙,连忙放下担子快步走到了两人之间。



“你,你,你要干,干嘛?”林赵氏有个人尽皆知的毛病,一紧张说话就结巴。



“大妹子啊,你可是有福了,镇上的刘老爷看上月姐儿了,要聘她做第十二房姨太太呢。”说话的人就是刚刚恭喜林淼的媒婆,姓张。



这张媒婆也是一名人,一张巧嘴能把活人说死死人说活,在她手下还没有说不成的亲。



林赵氏皱了下眉,道:“我家月儿已经,已经定了亲了,不,不会做妾的,你,你们赶紧走。”



张媒婆看了眼刘德,又笑着道:“大妹子啊,你可别犯傻,这刘老爷家财万贯,可不是谁都能比得上的。”



“就是,我们老爷能看上她是她的福分。”小厮得意洋洋的道。



     “这种福分我不需要,带上你的人赶紧滚。”林淼不耐烦的道。

    

     “你别给脸不要脸...”小厮话还没有说完,林淼快速拿起林赵氏放下的扁担朝他挥去。

    

     挨了打的小厮痛喊,其他小厮看向刘德,没有刘德吩咐,他们不敢动。

    

     林淼继续挥扁担打人,因为学医的原因,她更清楚人体脆弱的地方,比如:太阳穴,眼睛,肾区,下阴,膝关节等,所以她避开了这些地方,只打对方肉厚的部位。

    

     看到和小厮打得一团的林淼,刘德哈哈大笑,扬声道:“本还以为是小啊娇,没想到是小辣椒,不过,小辣椒更好,更有味道,爷更喜欢了。”

    

     围观的人群毕竟都是乡亲,刚刚不齿林月勾三搭四,现在看一个青壮年和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对打,都觉得是小姑娘吃亏,怎么也看不下去了。

    

     “你们这是提亲还是抢亲啊,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能动手打人呢?”

    

     “对啊,要不要脸啊,一个汉子打一个姑娘。”

    

     说话间,看不过眼的叔伯已经上前帮忙制止小厮了。

    

     小厮气的翻白眼,是他先动手的吗?明明是这个粗鲁的女人先动的手,而且他压根没有打到人,挨打的是他。

    >>>>本文《医品田园》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46533-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