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被后面进了H文np_翁熄粗大撞击

时间:2019-08-14 09:12:54编辑:博弈

家里总会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事闹得全校皆知,他们更没有理由不知道。

    

     “我需要真相。”木随云严肃地说道。

    

     “我没有抄袭。”

    

     “哼,没有抄袭会连续第一?你是天才?”木兰站在后面冷笑。

    

     “闭嘴!”木随云瞪了木兰一眼,继续问我,“如果真是冤枉的,我明天去学校给你讨回公道!”

    

     “爸爸,一考试就见真晓,你去学校干嘛呀?”木兰急急阻拦。

    

     “随云,既然学校决定给安之一个解释的机会,就按他们的方式来吧,免得你一去,有人说你护短,这样对木家声誉不好。”雪姨说得合情合理。

    

     “是我自愿接受考试的,清者自清。”我低低说了一句,绕过木兰身边,进屋,上楼。身后没有任何声音,显然木随云接受了雪姨的劝阻。

    

     吃饭的时候,没人再提起此事,可是在我放下饭碗的时候,木川却问了我一句:“安姐姐,你的成绩一下子怎么这么好?连我妈妈都不相信呢?”

    

     雪姨脸上的笑有些硬,拉着木川,“小川,不要乱说话。”

    

     我一笑,这里五个人,有一个人相信我吗?“小川,我说我没有抄袭,你相信吗?”

    

     木川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朗声回答:“我相信。”

    

     我很欣慰,这里五个人,还有一个九岁的孩子相信我。我认真地跟木川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早上一到学校,冯老师就把我叫进了办公室,她似乎是在等我。“政教处让我问你,要不要接受考试,如果不接受,这事就不了了之。没有证据的事,学校说,他们也不能乱来。”

    

     我有些惊讶这个结局,谁帮了我?

    

     冯老师说道:“我感觉有人帮了你。当时政教处的态度很坚决,现在缓和很多,还自我检讨决定仓促。”

    

     木随云?不可能,他昨晚就打消了帮我出头的注意。难道?我想起餐厅里的一声巨响,阮重阳,他就是一个是非,以一个是非去消除另一个是非,结果还是是非。我决绝地说:“冯老师,我愿意接受考试,这事全校皆知,如果突然无声无息了,我将会被推上另个谣言。”

    

     冯老师眼睛里闪着赞赏,她有些激动地对我说:“我会把你的话一字不漏地告诉校方。安之,你很捧。”

    

     放学后,我爬上楼顶,那个熟悉的身影又在老地方,眼睛望远方。我依旧盘着双腿坐到我的老地方,低头,一边听着mp4,一边翻着书对照着读。

    

     一双皮鞋出现在我的眼皮底下,我一惊,但没有动,我认出这双鞋子的主人,不是那个天天发呆的男生还有谁。我摘下一边耳机,抬头望着他。很柔和很白皙的一张脸,却带着忧郁的表情,眼睛深邃,穿着一套白色休闲衣裤,儒雅,温婉,充满书卷味。

    

     “你很刻苦。”他说。

    

     我没搞懂他的意图,沉默。

    

     “别人只看到你的分数,却没有看到你的努力,这是他们的错。”他微笑。

    

     “对我没什么影响。”如果要说影响,那就是我越来越努力。

    

     “确实,我没看见那些谣言和攻击对你有什么影响,你每天上来,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坐姿,心态平和,心镜平静。这个世界常常被庸人扰乱,又被智者抹平。”

    

     “帮我的是你?”我突发其想。

    

     “我只帮了一部分,另一部分是阮重阳,他最应该出面澄清。毕竟他是你麻烦的一部分。”

    

     我苦笑,为什么我遇到的人能量都这么大,会不会结束我与阮重阳的谣言后,又会起来我与这个人的谣言,尽管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

    

     “谢谢你。我还是会接受考试的。我还是那句话,清者自清。”

    

     “我也觉得你会接受考试。用成绩说话,谣言不攻自破。”男生很了然地点头。

    

     我站起来,收拾好我的东西,对他说:“再次谢谢你帮我,我就不问你的名字了,这里我也不来了。”

    

     “你来吧,我不再来了,不会为你带来另一个麻烦的。这所学校难得有块清静的地方,它应该属于你。”他向我挥挥手,竟然比我先离开,动作又潇洒又温和。我感激一笑,继续坐下来,戴上耳机。

    

     公开验证考试设在校长办公室,若大的办公室中间放了一张桌了一把椅子,周围坐了八位老师,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历史、政治、生物、地理,每科一位。老师们在出题的时候,办公室个围满了旁观的学生,这也是学校允许的,既然要公开验证,那就彻底公开。

    

     每个老师出题五道,不准超出初二所学知识范围。一张张试题递上来,我埋头做题,外面的纷纷扰扰全部被我自动屏蔽。做完一张,我抬手递出,有人自动来收,交到出题的老师手里批解。一个小时后,八张试题我全部做完,不到五分钟,成绩全部出来了。只有英语错一题,其它题目全对!成绩由校长亲自宣布,顿时办公室内内外外一片哗然,冯袖老师冲上来,一把抱住我,口里连连说:“好样的!好样的!我为你骄傲!你是我最好的学生!”

    

     我笑着抱住她,瞧她抖得,比我还激动,这个结局在我意料之中啊。

    

     校长对我说:“木安之同学,你是我怀英学校最出色的学生之一!我们都为你骄傲!”墙里墙外响起一片掌声。我微微弯腰答谢,和冯袖老师手牵手出了校长办公室。

    

     我一战成名,谣言消失,只是盯着我的目光更多了,我不想去考究那些目光里感情成分,那是我不需要知道的,也是我无法控制的,我能管好做好的就是自己。只是小叔叔回来后,听说了此事,相当生气,他对木随云说:“二哥,你怎么能让这种事发生在安之身上?你连自己的孩子也不会保护吗?还是你也怀疑安之是抄袭别人的?连你都不相信她,别人怎么会相信她?二哥,我对你,很失望!”

    

     木随云哑口无言。雪姨笑眯眯地打圆场:“惊涛,不要怪你哥,是安之坚持要考试的。再说,这不是证实自己清白最好的办法吗?”

    

     小叔叔冷声道:“安之坚持,是因为她没得选择。自己明明是清白的,如果不是被人逼急了,有必要用这种侮辱性的方式去证明吗?你们不能设身处地地站在安之的立场想一想?在那么多老师当场出题,那么多老师学生围观的情况下,只要心理素质稍微差一点点,就算是平时会做的题完全可能做不出来。这样的考试,根本就是不公正的!这样对待安之,根本就是非人性化的!换作是你们,你们不见得做得这么好!那样的话,你们就可能被按上抄袭者的罪名,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惊涛,没那么严重。事情已经过去了,安之也做得很好,你就不要生这么大气了。”雪姨温柔地笑,给小叔叔地倒了杯茶。

    

     木随云沉着脸,“是我不对,我想简单了!你说得对,这样的考试,即使是会做,也不一定能正常发挥,还好安之稳重。”

    

     我一声不哼,倒是木兰哼了几声,她贴出的那张相片没给我抹黑,倒给我扬名了,一下在全校混了个脸熟。

    

     “小叔叔,我也要高考了,你也来教教我吧!”木兰抱住小叔叔的胳膊。

    

     “你高考只有一个月时间,教什么都来不及了!你好好考吧,考得好,小叔叔带你们去美国玩。”小叔叔松开木兰的手,喝了一口茶,“按你交上来的成绩单,考b大应该不成问题吧?”

    

     木兰的成绩排名一直不低,全年级五十名以内。这一点让我都不得不佩服,我真没有见她看过书、做过作业,她每天就是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孔雀公主一样,在校园里和一群富家子女打成一片,如果说我现在出名,那木兰之名更在我之上,那是富名。李月曾经对我说,你认识木兰吗?听说她家里超有钱,她爷爷她爸爸都身居高位,是真正的公主哦,在学校如果有她罩着,谁也不敢欺负。只有公主好啊,你看她,成天不读书,成绩还是那么好,只怕底下专门有人给她考试也不一定。

    

     有人帮她考试?这个答案我立即否决。难道易容进考场?

在木家老宅,饭桌上,老家长木伯恩提到了木兰的高考,要家人引起重视。一致决定木兰留在b城读b大,木伯恩说道:“一定要考上,考不上就重读。听着,不许走后门!”眼睛直直看着木兰,“有把握考上吗?”

    

     木兰对着爷爷撒娇:“哎呀,爷爷,我从小到大的成绩你不是看到了吗?要不要我也来个现场出题考试?”

    

     我身子一缩,埋头扒饭。

    

     “安之这孩子,很好,很好。”木伯恩脸上居然露出笑容。“随云,以后这种不要再发生。”

    

     我受宠若惊,更缩了,不看任何人,扒饭,扒饭。

    

     “爸,随云要去学校给安之讨回公道,是安之不让的。这事还亏兰兰告诉我们,不然我们还蒙在鼓里呢。这孩子太沉闷,什么都不说。”雪姨温温柔柔地开口给木随云解释。

    

     “胸有成竹的人,从来不怕别人污陷。”木伯恩哼一声,“小北,你呢?安之第一了,你第几?”

    

     我能感觉到木北狠狠剜向我的目光,然后听到他的回答:“爷爷,我会加油的。”

    

     “爸,小川年年第一呢,您也夸他一句吧。”雪姨笑起来,“好孩子是夸出来的。”

    

     木川立即响亮地回答:“妈妈,我不要夸奖,爷爷可以奖励我去您书房看看吗?”

    

     木伯恩笑起来,“好,好,可以,你以后可以去我书房。”

    

     我第一次来木家老宅,木随云告诉我,爷爷的书房不要去。雪姨也告诉我,爷爷的书房不能进。木兰则说,去了爷爷的书房,打断你的狗腿!我知道了一个事实,爷爷的书房是重地,非请莫入。现在允许木川进去,也是他的荣耀了。我抬头,果然看到几道羡慕的目光,还有几道不屑的目光,雪姨脸色喜悦,光彩照人,小川的殊荣也是她的殊荣。

    

     木川大声说:“谢谢爷爷。”脸上没有一丝得意之色。

    

     “安之,你以后来了也可以去我书房看看,不用躲在后院的石头上发呆。”木伯恩含着笑,又说了一句。

    

     我口里包着一口饭,愣住了,他知道我在后院的石头上,发呆?

    

     “安之,还不快谢谢爷爷。”雪姨及时提醒我,此刻我很没有礼貌,很没有仪态。

    

     我赶紧咽下饭,低低地说了一声“谢谢爷爷”。忽觉脚上一沉,有人踩了我一脚,坐在我旁边的木兰,脸上一片阴沉,又嫉又恨的模样。

    

     “爸,您可不要偏心哪,木林和木森,还有木莲,您看着长大的,哪个不优秀,都没有进您书房的待遇呢。”我听出这是大伯木回岸的老婆陈香醋溜溜的声音。

    

     “就是啊,爸,我家的木桑、木笑都不差啊。”这是三叔木听雨的老婆蒋玉珠的声音。

    

     木伯恩看着小叔叔,“你呢?你家的木愁,要不要争取这待遇?”

    

     小叔叔笑起来,“不要不要,您的书房有什么好,木愁最怕念中国书,她几本洋文都难对付。”小叔叔家的莫愁才四岁,中美混血儿。

    

     “你既然不争,那你来说说,谁最有资格进书房?”木伯恩冷哼一声。

    

     “要我说,最有资格的,当属安之。”小叔叔笑得舒畅,“这孩子诚实稳重,聪明上进。我教她英语时,她的水平仅仅停留在认识一些单词的程度上,不到一年时间,她能进行简单的英文对话。在学校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时,能保持心态平和,特别是在全校师生的围观和现场出题考核中能全能胜出,换是我,在那种条件下也做不到。谁做得到,谁就有资格。”

    

     我赶紧低头,因为我看到很多神情各异的目光纷纷向我射来。

    

     木伯恩问他的孙子孙女们:“换作是你们,能做到吗?”

    

     没有其他人回答。最小的木川铿锵有力地回答:“爷爷,我能做到!”

    

     “好,那就你们俩能进!其他人,等有资格再来申请!”威严的目光在桌上扫了一圈,果然饭桌上静下来,没人再敢有异议。

    

     饭后我悄悄问小叔叔,“爷爷的书房有什么特别呢,为什么都想进?”

    

     小叔叔一笑,“据说有宝,你现在有机会了,可以去探宝。”

    

     “你信不信?”

    

     “我没想过要,所以不信。争着要进的,都是信的人。”

    

     回家时,木随云和雪姨一脸春风得意,显然是爷爷让我和木川进书房的决定让她们愉快。只有木兰和木北一脸抑制不住的愤怒。

    

     才一上车,木兰就喊起来:“爸爸,我看爷爷是老糊涂了,怎么能让这个小偷进书房?”

    

     “闭嘴!”木随云和雪姨同时制止,说爷爷糊涂,那也说明他让木川进书房也是错的。

    

     木兰见父母两人都拉长了脸,眼泪立即滚出来,委屈地喊:“我就是不甘心!凭什么她这个穷鬼一来就让小叔叔只对她一个人好,现在连爷爷也对她好,谁知道她是哪里来的野种,鬼才信是我妹妹!”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落在木兰脸上,木随云满脸失望地看着木兰,“你怎么是这个样子?满口的污言秽语从哪学来的?看你一身的泼辣,敢说你是木家的孩子?”

    

     木兰才意识到她说了什么,野种,骂我野种,不等于骂了她的亲爸爸木随云,不等于骂了她自己木兰吗?她捂着脸,有些瑟瑟,眼泪却比开始流得更凶。雪姨摸摸木兰的脸,劝木随云:“一个孩子信口说几句,也值得你大动肝火?看你,把孩子脸都打红了,怎么这么狠呢?”这一说,木兰更加伤心。

    

     我冷眼看着雪姨,她离木随云最近,那一巴掌也落得不快,她完全可以制止的,也可以在木兰说那些话时制止的,可是,她一定要那些伤人的话说完,一定要让那伤人的巴掌落下来,才以息事宁人的姿态出来打圆场,而且,言词更偏向煽风点火。我联想起很多事,很多话,渐渐能明白她的用心。

    

     晚上,我趴在灯光下给舒生写信:

    

     舒生,你好吗,我这次考试又是全年级第一,姐姐很棒吧?你也要很棒,不能被姐姐比下去。以前,你总是比我厉害的。

    

     就快进初三了,我会争取进最好的试验班,我们都好好读书,爸爸妈妈就高兴了。

    

     现在又进入夏天了,山坡的草又长得很高了吧,放牛的好时节啊。你给我的口琴我还留着呢,姐姐好笨,到现在还只会吹一支歌,你不许笑我哦。

    

     我在这里很好,你不要挂念。姐姐多厉害啊,没有人敢欺负我。

    

     我要做作业了,下回再给你写信。

    

     姐姐安之。

    

     早上去学校时,正好经过一个绿色的邮筒,我像往常一样,将贴好邮票的信从那条缝里塞进去。正要离开,居然发现有三个年轻人痞痞地向我围上来,两男一女,头发都染得五颜六色。我看看路上,行人不多,都是匆匆上班的人,估计没心思来趟这浑水。邮筒边是一垛两米高的墙,墙里是工地。夏婆婆教训第二条,没有遇到绝对可靠的人,不要把后背空给他。没有什么能比一垛墙更可靠了,我后退一两步,背靠着墙。

    

     一个男人拿着一张相片,在我跟前比了比:“易安之,是吧?”

    

     我盯着他,余光看着另外两人。他们一左一右,包抄过来。

    

     “长得不错嘛,不如跟了我,我今天就放过你。”另一个男人笑嘻嘻的说话,那神态,似乎在对他关在宠子里的宠物说话。

    

     “耗子,别乱说话,今天必须毁她的容!她太嚣张了!”女孩子很年轻,额边纹了一只蓝蝴蝶,很妖艳。

    

     “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们了?”我冷静地问道。

    

     “小妹妹,你没得罪我们,你只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拿相片的男人将相片收起来。

    

     其实当他说出“易安之”三字时,我就知道是谁找来的对付我的,在有限知道我曾经叫“易安之”的人中,不承认我木家的身份,不肯叫我“木安之”的人,除了木兰没有别人,木北也不承认我是木家人,但他从来没叫过我的名字,不论是“易安之”还是“木安之”。木兰,她竟然找来社会上的流氓来对付我,想毁我的容。

    

     “别废话了,再晚点人多了,不好下手!”女孩子很果断,手一翻,居然拿着一把匕首向我的脸划来。

    

     我身子一缩,手一抬,抓住那只手用力一捏,顺势地下一扫腿,身子一旋,匕首落地,旁边那男人被我扫了个措手不及,倒了。中间的男人一惊,抬脚向我踢来,我扬手一架,提脚踢向他的另一条小腿,他身子往前倾,我将架住他脚的手往上一带,他一个摔成了一个标准的“一”字。不等他们爬起,我飞快向学校跑去,不是我自信,以我的速度,他们绝对追不上我。

    

     果然,他们追了一阵,就看不见人了。我寻思,要不要把这事告诉木家人。如果木随云知道了,必定会拿鞭子打木兰,会不会影响她一个月后的高考?我还不想背上这个大罪名,所以决定,这次就放过她,如果有下次,就上报木家。我在路边买了两个包子,一边啃一边进了学校。

    

     放学时,我照常上了楼顶,才到门口,却不想脚步惊动了一对在楼顶亲热的鸳鸯,没等他们看过来,我身子一闪,退回来,最后一块安静的地方没有了!

我背着书包走出校门,不到五百米,又被早上的那伙人盯上了,另外多加了两个人。五人狂笑着围上来,路边的行人吓得赶紧离开,生怕殃及,有几个胆大的想拿出手机报警,被几个流氓拿着匕首比划几下又嗫嗫地走开了。

    

     我站定,对着早上拿相片的男人说道:“告诉木兰,只要伤到我一根毫毛,木随云,也就是我的爸爸,绝不饶她。木伯恩,我的爷爷,更不会饶她!”我说的是事实,但这话我更是说给这伙流氓听的,就不知道木伯恩和木随云的名字在我的手里,到底好不好用。

    

     果然,几个流氓对视了一下,有些动摇,又有些不相信:“如果你真是木家的,木兰也不会出钱来对付你了!”

    

     “她确实是木随云的第二个女儿,我可以作证。”斜里一个声音□来,居然是阮重阳,他的身边还有好个几个人,拉开了架势,一付很不好惹的样子。

    

     几个流氓见势不对,这么多人绝对讨不了好,“哼”了一声,立即离开了。阮重阳一伙人还要追上去,被阮重阳拦住,“算了,今天打他们一顿,以后他们会把气撒在安之身上。”他看着我说,“你以后怎么办,难道还任由她胡闹下去吗?”

>>>>本文《风里狼行》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46544-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