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解开我所有的衣服扣子|跟狗狗做的真实感

时间:2019-08-14 09:17:43编辑:博弈

那也没话可说!

    

     为了父亲,拼了!

    

     尽管决心已下,但是杨波还是谨慎地四处搜寻着,鬼市里物件繁多,瓷器书画金银玉器,秦砖汉瓦宋砾鼻烟壶,甚至于已经禁止拍卖的春秋战国重鼎也能够从这里找到,至于真假,那就全靠买家辨别了!

    

     杨波深知自身学识浅薄,很多物件无法辨识价值,所以愈发谨慎起来。

    

     一个个摊子走过去,一件件拿起来,他没有轻易动用异能,因为他不清楚自己能够用多久,但是想来应该时间不会太长,若是不能找到真品,那就是亏了!

    

     所以,他决定改变策略!

    

     杨波站起身来,四处搜寻起来,很快,他便是发现了一个目标,曲馆长!

    

     曲远扬是金陵博物馆副馆长,来过古德斋两三次,因而杨波会有一些印象!

    

     杨波眼中盯着曲馆长的身影,脚下动作不慢,跟着走了过去,他要采取紧盯的战术,通过曲馆长的动作来寻找那些可能的真品,然后再用异能来鉴定,这样一来,他就可以节省异能使用时间!

    

     第一次做跟踪之事,杨波还显得有些生疏,照看之余,生怕疏漏了去,一边装作挑拣小物件,另外一边还要注意曲馆长的动作。

    

     曲馆长挑了一只鼻烟壶,看了许久,又是放了下去,又是去看了一只笔洗,间或看两张书画。

    

     无序甚至毫无规律的挑选让杨波有些无所适从,好在他有足够的耐心,手上的钱太少,若是浪费了一次,就要等到下个月,他等不起,肝癌早期治疗尚有希望,每拖一天,那都是在泯灭他的一丝希望!

    

     很快,杨波注意到曲馆长双手拿起一只鱼篓一般的瓷器看了许久,似乎有所犹豫的模样。

    

     杨波心中一动,跟着走了过去,稍稍靠近了些,他眯起眼睛,丝丝缕缕的光华从瓷器四周渗透出来,这些光华在黑夜中尤显突出,光华逐渐汇聚到鱼篓尊的颈部,光华越聚集越多,很快便是凝聚为光圈!

    

     杨波定眼看过去,心中一惊,这光圈竟是比之前所见道光粉彩七珍图杯的光圈还要厚实一分,也就是说这件鱼篓尊竟是要在道光之前!

    

     大喜之后,又是忧虑,杨波生恐曲馆长一张口就是要买下它!

    

     站在曲馆长的旁边,杨波甚至没敢转头去看,只是自顾自盯着眼前的小玉件,直到曲馆长不作声,转身离去,杨波方才是轻舒了一口气,连忙拿起了瓷器。

    

     瓷器造型为鱼篓形状,淡xhtml

“您好!有事吗?”杨波装作不认识对方的样子,面上有些傻气模样。 ://efefd

    

     “小伙子,你好!刚才是不是你蹲在我旁边的?”曲馆长眯着眼睛道。

    

     杨波一愣,心叫不好,嘴上却是否认道:“是吗?我没有注意到。”

    

     曲馆长笑了起来,“小伙子很有眼力,这鱼篓尊是我先前看中的,那摊主也是个滑头,若是知道我看中了,必然要抬价的,所以我打算先绕一圈再回去买下来,倒是没有料到竟是被你捡了漏!”

    

     杨波心中惊疑不定,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所做有些不地道,却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尽管心中主意已定,但杨波毕竟年岁不大,尚有几分羞愧之心,“哦,真是不好意思了。”

    

     曲馆长摆手一笑,“小兄弟,既然是你也看好,说明咱们还是有些共通之处,不如一起探讨一下?”

    

     杨波踌躇片刻,想要拒绝,但是想到若是能够与曲馆长交流,真正了解鱼篓尊,出手时倒也不虞被旁人骗了去,“好啊,还请您多多指教!”

    

     曲馆长笑了笑,“这边太吵,走,我带你去个清静地方去!”

    

     杨波点头,抱着鱼篓尊跟着走了过去。

    

     走出鬼市的小巷子,又是转了一个弯,曲馆长便是带着杨波到了一处灯光通明的店铺前,杨波陡然一惊,抬头已是见到了“博古堂”三个字!

    

     杨波站在门前踌躇片刻,一咬牙跟着走了进去,此时,博古堂贾老板已经迎了过来,就听到曲馆长客气道:“在鬼市淘了物件,又来叨扰贾老板了!”

    

     贾老板抱拳道:“曲馆长能来是博古堂的荣幸,哪来叨扰之说?”

    

     两人寒暄几句,贾老板这才注意到站在旁边的杨波,“小杨,你怎么在这边?”

    

     “哦,怎么?贾老板认得小杨?”曲馆长似乎是来了兴趣。

    

     “杨波嘛,他是古德斋的伙计。”贾老板道,“曲馆长,您怎么带了他过来?”

    

     曲馆长朝着杨波微微一笑,解释道:“小杨刚才买了一件鱼篓尊,央我帮忙掌眼,见到贾老板这里开了门,我们方才走了过来。”

    

     杨波顿时满面感激看向曲馆长,因为他很清楚,曲馆长没有透露底细,这是在维护他,他上前两步,把鱼篓尊放在桌上,又是后退了回来。

    

     贾老板扫了一眼,笑道:“小杨只是野路子学了一两年的古玩,只是因为一句央求就能够得曲馆长掌眼,实在是福气不浅啊!”

    

     曲馆长摆手笑笑,“话不多说,我们还是先看看这鱼篓尊到底如何吧!”

    

     说罢,曲馆长掏出随身所带的放大镜,趴在鱼篓尊旁看了起来。

    

     鱼篓尊形如渔夫捕鱼的鱼篓,也因此而得名,但实际上却是没有太多的实际用途,只能做个摆件。

    

     贾老板看向杨波,倒是颇有几分兴趣,心里也是纳罕这小子如何得了这么运气,料想这鱼篓尊多半是仿制的。

    

     曲馆长敲敲看看,很快便是坐定下来,朝着贾老板微微示意,贾老板也不客气,同样拿出放大镜看了起来。

    

     不多时,见到贾老板起身,曲馆长开口问道:“贾老板以为如何?”

    

     贾老板略一思忖,摇头,“我看不懂!”

    

     杨波惊疑不定,这看不懂的言下之意,就是鱼篓尊是赝品,可是在他眼中的确是有所反应的啊!

    

     贾老板犹豫着道:“这仿钧窑鱼篓尊看似饱满,实际上却是大腹便便,腹部太过饱满,鼓出太多,破坏了整体美感!”

    

     曲馆长也是面带踌躇之色,点头道:“先前观察时光线晦暗,看不清楚,这会儿倒是觉得真如你所说了!”

    

     杨波盯着鱼篓尊,他怎么看都是感觉着鱼篓尊饱满流畅,整体造型极佳,哪里会是“大腹便便”?

    

     无论如何,接连被两位自己认同的人否认,杨波都是心中动摇了,眼前有些发黑,一阵眩晕袭来,本是抱着十二分希望,没想到头次出马就是把钱打了水漂,可是如此一来,父亲治病的八十五万,他该怎么办!

    

     八十五万如重石一般压在他的胸口,先前稍稍有所疏解,这会儿却又是令他喘不过来气!

    

     “小杨,这鬼市不是那么容易捡漏的,你应该是平日里听到大家讲述不少成功的案例,但是你要知道这成功只是极少数人!而大多数人都是打眼了,赔得倾家荡产之人不在少数!”

    

     贾怀仁开口劝解着,与曲馆长对视一眼,又是道:“小杨,你生活不易,这样吧,这鱼篓尊我帮你接下,放在我手里总还有出手的机会,放到你手中可就是完全赔出去了!”

    

     杨波盯着鱼篓尊,眼前光芒汇聚,光圈形成,厚实的光圈有些虚幻迷离,让他一下子恍惚起来,耳畔传来贾老板的话,他忍不住看了过去。

    

     又听到贾老板接着道:“小杨,你看,这鱼篓尊,我出五十块如何?”

    

     杨波皱眉,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难道自己当真是要放弃了吗?如果这瓷器真是假的,自己还能有什么出路?如果自己被眼睛骗了,但是接二连三的出现,难道是自己得了眼病?

    

     不,不能轻易放弃,杨波想到母亲泪眼婆娑,父亲忍痛呻吟,自己还要闯一闯!

    

     “谢谢贾老板,我还是再看一看吧!”杨波走过去,抱住了鱼篓尊!

    

     贾老板顿时又惊又怒,“小杨,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想出去看一看!”杨波摇头,神色坚毅。

    

     “小杨,你若是嫌弃我给的价钱少可以直说,就是涨一点也没有关系,但是,你若是带着鱼篓出了这个门,那就不要在回来!”贾老板站起身来,声色俱厉!

    

     杨波抱着鱼篓尊,注意到曲馆长面色惊疑不定,心中陡然又是升腾起一丝希望来,这行当里的把戏不是一丁半点,或许自己被两人合伙欺骗了也说不定!

    

     这般一想,杨波更加不在意贾老板的态度,转身朝外走,不来就不来!

    

     贾老板气的嘴唇直哆嗦,“杨波,你行,你长本事了是吧!有本事你以后不要来我这!”

    

     杨波径直走出去,没有回头,因为他清楚,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回头,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

走出门外,一阵热风吹来,杨波方才感觉到一阵迷茫,两百块的成本,贾老板一开口就只剩下五十块,如果当真是出手了,这个月的接下来几天,他肯定是会饿肚子的!只是,现在他该怎么办?

    

     找另外一家店出手?杨波摇头一笑,这一行当在外人眼中充满了一夜暴富的诱惑,但身处其中,才能够明白,大部分人因为打眼一夜赤贫的不在少数。(品#书……网)!而更多的则是店主的尔虞我诈,是无良店主为了获取暴利,欺诈普通卖家,以极低的价钱简陋!

    

     但若是拿回夜市,价格又绝不可能会高,这让杨波为难起来!

    

     循着道路走了片刻,见到一家又是见到一家古玩店,店内灯火通明,杨波一咬牙,信步走了进去,与其回到夜市卖低价,还不如在这边古玩店碰一碰运气,也许就能糊弄一个高价来也说不定!

    

     店内有两位中年男子正在聊天,见到杨波走进来,两人停止交谈,转头看过去。

    

     “你好!”络腮胡中年男子打了招呼,又是朝着同伴看了一眼,两人都是相视一笑,显然是看到了杨波怀中抱着的物件,也猜测到了他的意图。

    

     杨波点头,“老板,我这边有一只清代雍正仿钧釉鱼篓尊,你看一看!”

    

     杨波很清楚这些老板们的德行,你若是对自己的物件没有信心,那么他们自然也会表现的敷衍,甚至极力压低价钱,只有表现出掌控一切的样子,才能够叫这些老板们信服!

    

     络腮胡男子先是一愣,随即哑然失笑,他看着杨波面相显嫩,哪里想到一进门就是一副老道模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

    

     “老刘,来生意了,你先谈生意,咱们待会儿再聊!”另一人面目清癯,整个人瘦削如竹竿一般,身上衣衫耷拉着,见到络腮胡老板愣了一下,还以为对方是顾忌到自己。

    

     络腮胡微微一笑,“好啊,那我就先看一看!”

    

     说着,他还不忘转头看向杨波,“小兄弟,看你的样子,又是这个时辰从外面进来,怕该是从鬼市淘到的吧?我可是要把丑话说在前头,这鬼市是什么模样大家都清楚,打眼的我见得多了,捡漏的倒是少见,若是这鱼篓尊出了岔子,你自己是不是有心里准备?”

    

     杨波点头,“刘老板只管看,若是刘老板看着不妥,我自是不会多说一句!”

>>>>本文《鉴宝金瞳》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46548-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