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丁字珠子磨b,老师你下面的水真好吃

时间:2019-08-14 09:26:30编辑:博弈

牙里藏毒了,不成功便成仁。”我白了美男一眼,不要以为是美男,就可以自以为是。

    

     “不得无礼”三家奴异口同声,我心里咯噔一跳,眼前这美男的身份定不简单。

    

     “退下”美男命令着。

    

     “是”三个家奴退到一边。

    

     我走到掌柜的尸体旁边蹲下,指着他的手说道:“刚才这个掌柜是用右手在打算盘,可是你看看,他的右手很好,左手去长满茧子。”我站起身走向柜台,拿起掌柜的算盘,接着说道:“这个算盘还少了两颗算子,而且更离谱的是这帐本是倒的,足以证明‘醉翁之意不在酒’。”

    

     美男淡淡一笑,接着我的话说道:“还有那店小二,掌柜子都没开口,他竟然敢做主赶客。”

    

     我将目光转到柜台上,美男一笑倾城,看多了会沦陷的,咦,这是什么?好像是令牌之类的东西,上面刻着‘东’,我趁在场的人不注意,将令牌藏入衣袖内,似不经意的问道:“你们不用查查这些人随身携带的东西吗?或许有线索查到是什么人要杀你。”

    

     “不用了”美男的语气强硬,似乎在逃避着什么,又似乎……

    

     我打了个哈欠,埋怨自己管得宽了些,累了一天了,还是洗洗睡吧,礼貌的对美男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径自向楼上走去。

    

     “再下江天骐,还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

    

     “天心”

    

     “天心,怎么像女儿家名字?”美男默念着。

看来是累坏了,这一觉睡得可真沉,随便的洗濑之后,临出门前,才想起来昨天将马拴在门拴上,环视了一眼四周,倒挺干净整洁,似乎昨晚什么也没发生过。

    

     刚蹋出门口,便有一小厮牵着一匹马走了过来,轻声说道:“天公子,你总算出来了,有位爷让小的把这匹马交给天公子。”

    

     我接过马绳,挠挠头“天公子?我什么时候姓天了?”记起昨天的事,才恍然不悟,叹了口气,想想,反正自己现在也做不成沈天心了,就叫天心吧。莫名其妙的换了身体,连现在这个身体的身份都不知道,看来行走江湖还得给自己编一个来历,天外来客?貌似俗了一点,花花以前用的这个;天外飞仙?现在这张脸太平凡了,一点‘仙味’都没有,罢了,还是以后再想吧,一个飞身上马,问道:“这位小哥,这里是什么地方?往京城要怎么走?”

    

     “这里是义阳镇,往北直走,只是公子要一个人上路吗?”小厮面带惧色。

    

     “怎么了?”

    

     “这个……”小厮恐惧的周处望着。

    

     “但说无防。”我掏出一锭银子扔给小厮,有钱能使鬼推磨,闯荡江湖带足钱是最紧要的,还好俊爷没限制我的零花钱,所以钱能办到的事,基本算不上问题。

    

     “往北直走一个时辰,有座乌山,那座山上山贼横行,劝公子还是往东行,绕过了乌山,再往西走。”

    

     “山贼?有多少人?”我来了兴致,恶少地霸收拾了不少,还没见过山贼呢?

    

     “具体多少人,小的不清楚,只是朝庭多次派人围剿都无功而返。”

    

     我淡然一笑,扔了一锭银子给这小厮,快马加鞭向北奔去,连朝庭都拿他们没法,若我收了他们,既给百姓造福,又赢得名声,岂不美哉!

    

     乌山?为什么要叫乌山,这么美的风景,应该配个优雅的名字,我不由自主的伸开双臂,感受自然的气息。

    

     “哟,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陶醉呀?”一轻挑的声音响起。

    

     我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淡定的扫视了一周,大约有二三十个人,手里都拿着刀,除了一紫衣男子,其余的人都跟普通的庄稼人没什么特别,这些人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歪眼斜眉,几乎没一个正常的。想不通区区二三十人,究竟有何能耐,敢将朝庭不放在眼里,还是有后备军藏着?看来得谨慎行事。

    

     见我没有一丝恐惧之色,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将目光移向紫衣男子,我仔细的打量这名男子,大约四十来岁,穿着一身紫色长衫,面容清瘦,没有其它山贼身上的那种粗犷气质,,若不是断了左臂,看上去就是一标准的书生模样,山贼们为何都看向他,是在等他指示吗?难道他是山贼头?

    

     紫衣男子看了我一眼,轻笑出声:“姑娘胆色过人,严某佩服!”

    

     “姑娘?这不是男人吗?”

    

     “严先生,你没看错吧?”

    

     山贼们议论开来,我拍了拍手掌,笑道:“严先生,好眼光,看来小女子是来对了。”

    

     一山贼扬起刀,大笑道:“真是笑话,平常人看到我们躲都躲不及,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竟然敢独闯乌山,莫不是朝庭派来的?”

 我跳下马,将包袱递给紫衣男子,笑得很无害的说道:“小女子自愿加入乌山英雄,特意送上见面礼,以表诚意。”

    

     “严先生别接,以防有诈,”某山贼边说边将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严先生打开我的包袱看了看,对另两个山贼使了使眼色,那两人走近我,一股淡淡的香味入鼻,我便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面,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还好没受到伤害,再看看屋里,摆设很简漏,只有一张床和一套桌椅,正想着,一位约三十岁左右的妇人推开门走了进来,见了我,高兴的问道:“姑娘,你醒了。”

    

     “大嫂,这是哪里?”

    

     “乌山,你醒了就跟我出去见严先生。”大嫂热心的拉起我的手朝门外走,我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花花曾经说过《孙子•;谋攻篇》里有一招叫做:知已知彼,百战不殆。

    

     走出房门,我被眼前的一切吓了一跳,这里竟然是个村子,离我不远处,一小女孩正蹒跚学步,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紧跟其后,生怕她跌倒,几个四五岁的孩子,在她旁边嬉笑打闹着,一切是那么的和谐,让我差点忘了这是贼窝。

    

     “婆婆,你慢点,”大嫂朝老婆婆喊着,并放开我的手,向老婆婆跑去。

    

     “很惊讶吧”一男音在我耳边想起,我本能的转过头去,露出甜甜的笑容:“老有所养,幼有所依,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情,严先生为什么觉得我要惊讶呢?”

    

     “在寻常人家是很平常的事,但这里是贼窝,而且这寨子里所有的人都没有血缘关系。”严先生边说边指了指了远处,我立刻会意,点点头,边走边说道:“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严先生一怔,猛的看向我,我也向看他,却找不到他的眼神,似乎他只是透着我,想要看清别的东西。

    

     被一个陌生的老帅哥这样看着,挺不自在的,我尴尬的移开目光“其实山贼可不是强盗的代名词,它的另一种含义,可理解为好汉。”

    

     “哈哈,头一次听到这么有趣的解释,不过,严某比较好奇的是你好好的姑娘家为什么想当山贼?”

    

     “谁规定只有男的能当山贼了?”我反问。

    

     “那姑娘你是哪里人?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看了看严先生一眼,心想:我现在的这具身体的一切都还是个迷,又不能用我之前的身份。强挤两滴眼泪,装作一副很伤心的样子说道:“一年前,我在俞州城外一悬崖底醒过来,对于自己之前的一切全部都忘记了,只好四处流浪,为了生活,被迫做了‘梁上君子’,为了方便行事,我才女扮男装,今天给你们的见面礼,是我前两天偷了一富贵人家的,听说乌山好汉劫富济贫,所以,我才想到以男装投靠。”

    

     “原来如此!”严先生似信非信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对我还有所顾忌,在朝庭的

>>>>本文《山贼皇妃》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46555-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