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h一女多男同时做|不要了太涨了办公室

时间:2019-08-14 09:35:03编辑:博弈

你老就琢磨吧,肯定有人希望咱们俩个一夜之间都冻死了,幸好咱们没事,那个就是我新补上的。”

    

     说是没事,只有江乔自己明白,小江乔已经没了,换她来了。

王大花有些傻眼了“啥,乔儿,你的意思是说,有人要害咱们俩个?”

    

     江乔苦笑了一声“是不是的,我也不清楚,可是这窗户纸要是破了,会有啥后果,恐怕只有做的人心里明白,轻则生病,重则会死,毕竟咱们俩个都生病了。

    

     奶啊,咱们这院子里,也不都是好人呐——”

    

     老太太神色有些萎靡,喃喃自语道:“这是谁啊,这得多大的仇恨啊,要置咱们俩个于死地,这太缺德了——”

    

     “缺不缺德,对方未必这么认为,只要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即可,至于什么目的,我就不好猜测。

    

     反正以后咱们俩个多警醒些,回头等咱们有钱了,都换成玻璃,我看谁还敢?”

    

     江乔没说的太透彻,有些事情让老太太自己去琢磨吧。

    

     想到空间里的物资,再想想目前这困局,她突然想出一个办法来。

    

     “奶,我前两天捡废品,捡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花花绿绿的,我拿给你看看——”

    

     江乔也没敢拿太多出来,按照以前的兑换比例,足够目前她们两个人日常开销就行。

    

     空间里倒是有金条,这东西太显眼了,就算捡也轮不到她啊。

    

     王大花拿着美金研究了半天,她不是那种一点都没见识的人,相反,这钱她听人说过,毕竟啥样的人她都接生过。

    

     “这,这应该是美金吧?”

    

     江乔摇摇头“我哪里知道,反正就是在垃圾桶里捡到的,放在一个破信封里,上面也没名字没地址,我也不知道是谁扔的,也没人来找。奶,这个真的是钱?”

    

     王大花点点头,低声嘱咐道:“丫头,这事可不能说出去,这个明天奶奶去银行问问,能换成钱,那更好,换不成就当引火纸了。”

    

     今天事太多了,一时之间让王大花有些难以消化,看老太太精神头有些萎靡,江乔让老太太喝药,熬好了,就等着吃过饭了再喝。

    

     “丫头,别在拿药了,奶奶已经好差不多了。”

    

     王大花是心疼钱啊,家里已经没钱了,没啥可卖的,再卖,估计就好该卖房子了,这可不是她想要的。

    

     江乔点点头“奶,你想喝也没了,就剩这一碗了,要是再不好,我去找乔爷爷给你再看看。”

    

     老太太摆摆手“不用不用,我躺躺就好了,你忙去吧。”

    

     不用去弄柴火,那就留在家里糊纸盒,直到晚上,李美兰两口子也没出现,就更别说还粮食回来了。

    

     伺候老太太休息之后,江乔赶紧的进了空间,她想知道这里面究竟都有些什么。

    

     这一天下来,不能算全部了解,可是也知道外面缺什么,那些东西不好弄。

    

     那么多的物资,一点点的清理,即便她有那个心,可也没那个力气,累的满头大汗的坐在井边,边喝水边自言自语道:“这要能自动分类多好——”

    

     突然空间里的所有东西都跟长了翅膀似的,在空中来回的穿梭着,江乔眼花缭乱,张大嘴巴久久不能合拢。

    

     随后惊喜的自言自语道:“这样也行,太神奇了。”

    

     所有的东西都分门别类的归置好,围着井台的四周倒是空出了大约不到一亩的地出来,土壤的四周可就不是土了,是一种白花花的东西,江乔也说不好,感觉应该是空间的墙壁似的,不过有这一亩地她已经很开心了,至少能种点青菜吃。

    

     不过暂时她还没那个功夫去琢磨种菜的事,赶紧的查看空间里都有些啥。

    

     这一路看过去,连她自己都咋舌,啥样的东西都有,而且数量庞大,就鬼子的物资和码头上收来的,那就是一个大数字,就更别说其他地方收集来的。

    

     总的来说,衣食住行全部囊括,金银珠宝古董字画,医药器械。

    

     看得她自己都想苦笑,如果知道这空间是怎么用的,她就应该直接支援前线去,这里面的武器足够一支部队杀鬼子了。

    

     看看那一箱箱的金条和古董,江乔冷笑了一声,这些可都是鬼子想运送回岛国的,没想到中间出现了她这么一个变数,她都难以想象这么多年,鬼子都从中国搜刮了多少好东西。

    

     慨叹完,她又禁不住流泪,早知道这样,当初在山洞的时候,她哪怕是丢出些氧气瓶,至少也能让里面的人都活着。

    

     尤其是父亲和小侄子还在里面,越想她就越后悔,坐在地上不由的失声痛哭起来。

    

     哭完了,她自己都不由的苦笑了一声“我哭又有啥用啊,以后好好的活着,把我爹和侄子他们的那份给活出来,就是不知道大哥怎么样了,唉——”

    

     看到火腿肉,她又馋肉了,这些火腿可是从一个汉奸开的工厂里搜刮来的,与其让这些东西犒劳鬼子,还不如让它消失呢,现在倒是便宜她了。

    

     可是怎么拿出去,真是浪费脑筋,要是不救老太太的话,或许没有后续的麻烦,可是占了人家的身体,不照顾老人,这道义上说不过去。

    

     拿了一块卤好的牛肉边啃边看,渴了就给自己剥了一颗香蕉吃。

    

     看看那些布料和棉花,她觉得当初怎么就那么英明,竟然连这些东西都给收进来了,现在外面可是缺这东西的,听说都要凭票购买,而且还是限量的那种。

    

     想到这里面的东西,江乔的眼睛都开始冒光了,要是拿出去卖了,那得多少钱啊。

    

     想想给老太太的那二百美金,希望王大花能换成钱回来,赶紧的缓解一下家里的状况,没钱太难了。

    

     她也不敢在空间里继续待下去,出来之后,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没什么异常,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早,她赶着王铁柱要上班的点堵在了王家的门口。

    

     王铁柱看到江乔一愣神,“江乔,咋的了,你不去捡煤核了,去晚了可捡不到了。”

    

     江乔看对方还跟她装糊涂呢,干脆也不绕弯了,“叔,婶子借了我们家粮食,到现在还没还呢,你们家有饭吃,我们家却要饿肚子,你说邻里邻居的帮帮忙啥的都可以,可是你们吃饱了,让邻居饿肚子,这有些不太厚道吧?”

周围的邻居一听这话,都朝王铁柱看来“老王,不会吧?昨天早上,人家江乔就跟你媳妇说这事了。

    

     咋的,你们昨天晚上还没给人家送过去?你说说,你们俩也真是的,王大娘都那样了,别的忙咱们帮不上,这欠人家的东西是不是该及时换回去?

    

     江乔一个小姑娘照顾老太太已经够不容易了,听说连书都不读了,咋的,家里真缺他们家的那几斤粮食是咋的?”

    

     王铁柱脸一红,不好意思的冲大家解释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事,之前我还跟我媳妇说早点还回去的,没想到这娘们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江乔,叔真的不知道这事,要不这样,中午,我中午买完粮食直接给你们送过去,好不好?”

    

     江乔看了一眼王铁柱,认真的说道:“你能做得了主?”

    

     王铁柱看了众人一眼,然后保证“那是当然,要不是家里的粮食不够,我现在就可以还给你,等着,中午我给你们送过去。”

    

     李美兰在屋里听见江乔跟自家男人说话的声音,不乐意冲门口嚷了一句“王铁柱,还不赶紧的上班去,一家老小可指望你一个人挣钱养活了。”

    

     心里还暗恨,昨天怎么就顺着江乔的话说是借呢,那么多人都听到了,现在她想改口都难了。

    

     江乔才不管李美兰是啥态度呢,那就是个脸皮厚的主,跟那个张二丫有的一拼,估计是昨天她揍了那三个儿子,才让这老娘们今天有所收敛,要不然换做以前,肯定是要闹一场。

    

     眼神冷冷的看了一眼屋里,然后笑意冉冉的看向王铁柱“叔,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费二遍事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行了,不耽误你了,我要去捡煤核了。”

    

     王铁柱表情有些复杂的目送江乔离开,昨天儿子回来说的话他还有些不相信呢,那个闷的快跟葫芦的丫头真的变了,这事要放在以前,江乔是真的不敢跑到他们家门口来索要东西。

    

     江乔可不管这些,既然王铁柱当着众人的面答应了,那就等中午收粮食。

    

     背着篓子没出去多久,就看到一个小青年穿着一身发白的军装,脖子挂这军用挎包,就连骑车的样子都吊儿郎当的,边吹着口哨边往这边来,路上的大姑娘小媳妇也都忍不住羞红了脸偷偷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看到来人,江乔都不由的感叹,难怪大院里的人私下里都说宁浩是二混子,你看这副模样,不混着也被人误认为是这样。

    

     其实宁浩年纪也不大,十八岁,打小就在他们大杂院长大,这小子打小就闹腾,打架斗殴那都是家常便饭,平时跟一些乱七八糟的朋友混,所以大家伙对他评价还真的不高。

    

     以前小江乔遇到这样的人,一般都躲的远远的,其实在江乔看来,宁浩也没那么坏,闹腾归闹腾,这小子有底线,至少他不霍霍大杂院里的邻居,对他爷爷奶奶也孝顺。

    

     其实宁浩跟她都差不多,命挺苦的,宁浩的母亲早逝,有爹跟没爹也差不多,常年在部队那边,还娶了第二任,宁浩跟那个后娘以及弟弟妹妹也合不来,所以,这些年就跟爷爷奶奶一起住。

    

     “浩哥,下班了——”

    

     江乔这一开口,差点没让宁浩翻车了,他也没想到跟个小透明似的江乔竟然会主动跟他打招呼。

    

     虽说一个大院里住着,可是他跟江乔还真的没啥交集,这小丫头太闷了,能躲着人就躲着,没办法了,就是点点头,今天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看宁浩那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江乔不由的好笑起来。

    

     “浩哥,咋的,都是邻居,不认识我了。”

    

     宁浩俊脸虽然透着狐疑,不过架不住人反应快,眼里带着笑意的调侃了一句“我说小丫头,你知道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还以为我大白天见鬼了呢,平时你也不这样啊,今天咋这么主动跟我打招呼呢?”

    

     江乔叹口气“我们家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我奶妈病了这么久,我要是还那样,那不得扎脖子等死啊。”

    

     宁浩不知道这丫头突然跟自己打招呼是什么目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摸摸江乔的小脑袋“你现在这样挺好的,你这是去捡煤核?”

    

     江乔苦笑了一声“可不是,家里没多少烧的了,浩哥,跟你打听个事呗,你认识的人多,路子也野,知道不知道什么地方卖柴火,你说我们家是大锅灶,这蜂窝煤真的用处不大,我想弄点柴火,你要是有门路,帮着问问呗?”

    

     宁浩连哏都没打,一口答应了“有消息我通知你。”

    

     直到回家,宁浩还有些反应不过神来,江乔这小丫头不仅跟自己打招呼了,还求自己帮着做事,头一次啊,连他都感觉有些像做梦。

    

     宁正涛看大孙子回来,表情可有些不对劲“怎么,你又闯祸了?”

    

     宁浩苦笑了一声“爷爷,你老也真是的,你怎么就不盼着我好啊,什么闯祸了,我是遇到稀奇事了——”

    

     随后把遇到江乔的事跟爷爷奶奶叨咕了一遍,然后又追问了一句“你说奇怪不奇怪?”

    

     宁奶奶叹口气“以前小江乔不这样,那孩子小时候挺活泼的,都是你王奶奶给教歪了,学人家啥淑女,那淑女也不是她那么教的,唉,没文化真可怕啊。”

    

     宁浩搂着老太太的脖子,笑嘻嘻的说道:“还是我爷爷奶奶好,有文化,知道的多,我这个孙子也跟着沾光了,要是趟上王大花那样的奶奶,我指不定早就被她给打死了。”

    

     宁奶奶慈爱的拍拍孙子的手“臭小子,知道就好,还是那句话,交朋友不是不行,得分人,坏人绝对不行,打架也得分情况,挨欺负了,那就得反抗,老实挨打,那可不是咱们老宁家的作风。”

    

     老爷子苦笑了一声“你啊你,小浩变成这样,跟你绝对分不开,你都不知道外面的人都是咋议论咱们孙子的,小心孩子找不到媳妇。”

    

     老太太哼了一声“我孙子咋的了,偷了还是抢了,不就是朋友多吗,好打个不平嘛,那有啥,只要别伤了自己,其他的都好说。

    

     以后江乔那边有啥事,你能帮就帮把,孤儿寡母的也真是不容易,对了,要是能弄到,给咱们家也多弄点。”

    

     宁浩看了一眼自家奶奶“你要那么多干嘛啊,又没地方存放,我就纳闷了,当年你们怎么就不像人家王大花那样,弄个带院子的房子啊,你看看现在这都窄成啥样了?”

宁老爷子叹口气“我一个穷教书的,能有啥本事,你可别小看了王大花,当年可有不少人找她接生呢。

    

     你想啊,她一个外地逃荒过来的人,要是没点本事,你觉得她有那个能力买房子?

    

     唉,这也就是现在条件好了,有医院可以去了,找的人就少了,再加上给她儿媳妇一些陪嫁,这日子才难过了一些。”

    

     宁浩哼了一声“这老太太也是傻子,儿媳妇都守不住了,还给个屁陪嫁,家里老的老小的小,不留点钱在手里,这回可难过了吧?”

    

     宁奶奶拍了孙子一下“臭小子,你知道啥啊,王大花当初也不想让儿媳妇改嫁,可是这么留人也不现实,而且还有个孙子呢,女方死活要带走,你说她这个当奶奶的能怎么办?

    

     多给点,让人家看在这些东西的份上好好的对待她孙子。

    

     唉,都是当老人的,这心情我们能理解,一般人还真的做不到她这一点。

    

     既然这柴火没地方放,那就算了,等家里烧完了再说。

    

     咱们要是放在人家院子里,这个头开了,以后那祖孙俩个就有的烦了。

    

     你赶紧的去吃饭吧,都在锅里热着呢,我和你爷爷一会儿要出去一趟。”

    

     江乔边捡煤核边听旁边这些女人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别看一个个穿的补丁摞着补丁,可是贫穷的生活并没有让她们失去快乐,相反,她们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也充满了向往和干劲。

    

     她就不明白了,都穷成那样了,有啥可乐呵的,吃顿饺子都能让她们炫耀半天的。

    

     无精打采的往回走,不过路上的行人好像多了不少,大家伙都驻足往前看呢。

    

     远处有一辆军用卡车缓缓的驶过来,大喇叭不停的播放着,尤其是看到车上那三个带着大牌子的男人。

    

     江乔这一听顿时就明白了,尤其是其中的一个男人她前世曾经见过,毕竟一起受过训,而喇叭里说的就是这三个人的罪行,今天就是对这三个人执行枪决的日子。

    

     看到三个人蔫头耷脑的样子,江乔不由的低下了头,也是,都要死了,谁能兴奋起来。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46559-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