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言不慎行父子txt_mL的所有过程是怎样的|小妻吻上瘾

时间:2019-08-14 09:42:46编辑:博弈

紧接着开口的话就已经这样直白地朝着利益的方向进发了。

    

     慕天星瞥了眼身上的裙子,扬唇一笑:“嗯,是星灿的工厂刚出的缎子,我妈妈按照我的尺寸让厂里的老师傅给我新做的。”

    

     凌元又追问了一句:“要织成这种缎子,这种丝在养蚕的过程中可有什么讲究没?”

    

     慕天星笑意更深,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道:“我倒是没在意过这些,我对家里的生意从来不感兴趣的。回头有时间,伯父倒是可以跟我爸爸好好详谈。”

    

     凌元暂时忍下好奇,缓缓点了点头。

    

     二少凌睿则是诧异至极,忍不住开口道:“慕家就你一个独生女,这么大的产业将来自然要你来继承,你不学怎么行?”

    

     慕天星无所谓地耸耸肩:“我真的对这个不感兴趣。”

    

     凌睿默了默,又微笑着对她道:“那你大学念的是什么?是在大吗?”

    

     慕天星的小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我没念大,我念的是医科大学。”

    

     三少凌烨又激动了起来,眼巴巴地看着慕天星:“原来是女医生吗?好神圣的专业!对了,我这两天心口疼得厉害,也没时间去医院看看,要不慕小姐就拿我做实习,帮我看看?”

    

     谁曾想,慕天星却是很尴尬地咳了一声,柔柔地答着:“不管三哥得了什么病,我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因为,我在医科大学主修的是法医病理学,就是尸检。”

    

     全场:“”

    

     曾倩吓得睁大了眼珠,不敢置信地盯着慕天星:“你、你一个小姑娘学法医?”

    

     慕天星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心下却想着,瞧吧,自己的专业受到歧视了。

    

     为了给自己挽回一点点形象,她思忖着,于众人沉默声中再度开口道:“不过,我也不是一门心思扑在法医学上的,我也有选修别的专业,等毕业的时候,就是双学位。”

    

     二少无奈一笑,之前他还有种想要跟小四抢了这个媳妇的念头呢,现在闻言,他不由有些退缩。试想,万一哪天小丫头兴致来了,半夜拿把手术刀对着你身上随便比划两下,说是找人体解剖的感觉呢,这画面怎么补脑都很是吓人的。

    

     听见她还有报别的专业,他不由心中一喜,追问着:“什么专业?”

    

     慕天星很真诚地笑了:“犯罪心理学!”

    

     全场:“”

慕天星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

    

     面对大家便秘了一样纠结的表情,想要再说点什么,想想还是算了吧,老妈之前就叮嘱过的,说的多错的多,她还是安分点好了。

    

     “呵呵,呵呵呵”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气氛尴尬且浑身不自在的时候,一直坐在轮椅上沉默着的男人,却是忽然好心情地轻笑出声。

    

     凌冽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至少,与他正面相对的曾倩跟方敏芝,都溺在他的那抹笑容里,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将近二十年,没有听过凌冽嘴里发出过任何声音了!

    

     这诡异的一幕,配合在大家对慕天星念法医与犯罪心理学心有余悸的同时,更显得阴森了几分。

    

     方敏芝不自在地挽住了大少的胳膊,曾倩也将整个后背紧紧地贴在了沙发上,就连几个少爷也都跟着沉了沉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凌冽。

    

     “小四,你是不是被弟妹的专业吓着了?”二少凌睿终是下定了决心,放弃这样天仙般的美人,称慕天星为弟妹。

    

     美人虽好,可思及她的所长,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有勇气笑纳的。

    

     将来搂着她出去见自己那帮子狐朋狗友,人家一问你老婆是做什么的,他答法医,专门做尸检的,还把人家吓死?

    

     晦气!

    

     慕天星尽管年纪却极其敏感。

    

     听出二少话中有话,她俯首凑在凌冽耳边,极轻地问了一句:“我是不是给你丢脸了?”

    

     凌冽深不可测的眸子望了她一眼,她便有些招架不住地错开眼眸不去看他。

    

     小手忽然被一股温暖的力量握住,慕天星低垂着睫毛,看见凌冽竟然伸手握住了她。他依旧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地打开她的手,于她掌心里写下一个字:安。

    

     “呵呵,看来小四对于这桩婚姻还是挺满意的。”曾倩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赶紧转移话题道:“距离午餐还有点时间,小天星也是第一次来,要不然,我跟敏芝陪着你去园子里转转?”

    

     慕天星看了眼与凌冽交握的手,微微一笑:“山顶别墅,独立庄园,风景自然是好的。倩姨跟大嫂不必陪着我了,我还是推着四少在周围转转吧。”

    

     凌元点点头,慕天星若是离开,他跟小儿子之间也没什么话题可谈,一起留在大厅也是尴尬:“你跟小四一起在周遭转转,培养一下感情也是好的。”

    

     须臾

    

     郁郁葱葱的花草之间,空气清新怡人,粉色的蝴蝶扑闪着翅膀肆意飞舞,虽是夏季,可是山顶的凉风阵阵,带走了不少暑气,竟也不觉得闷热。

    

     脚下踩着鹅卵石,慕天星穿着小高跟的凉鞋,还要推着轮椅,不免有几分吃力。

    

     不远处的卓希见她略显笨拙的姿态,终是上前道:“慕小姐,我来吧。”

    

     慕天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放开双手走到了凌冽的身侧,与他并行:“抱歉。我平时不穿高跟鞋的。”

    

     他腿脚不便,嫁给他,少不了要推着他吧?

    

     “以后我都不穿了。”她又补充了一句,道:“我会越推越稳的。”

    

     卓希的嘴角衍生出淡淡的笑意,这个慕小姐真的很可爱。

    

     前天四少让他去查慕小姐的事情,他也查了个彻底,对于她高中就读市的事情,喜欢翻墙出来吃早餐的事情,以及她在医科大念法医病理学的事情,等等,四少早已经知道了。

    

     而半年前在青城,她救了四少,也完全是偶然。

    

     别说那时候的慕天星不认识凌家其他少爷,不可能在那时候跟他们串通好演这一场戏,就说在当时的情况下,大少二少其实是真心想要看着四少死的,所以绝对不可能让人半途将四少救起来。

    

     但是前天在高速上,慕天星逃婚的事情,是戏还是真,就真的有些耐人寻味了。

    

     刚才在大厅里的时候,卓希也是不放心地站在距离凌冽不太远的位置上候着的,对于慕天星的种种表现,他也是看在眼里。心里忍不住会想,若是四少跟慕小姐真的能相爱的话,那一定会是很幸福的一对。

    

     “慕小姐,谢谢您。”卓希坦言:“四少跟其他少爷还有老爷,平时没有什么交集,也没共同语言,要是刚才您答应陪着太太出来走走的话,那么四少独留在那里,会很局促。”

    

     慕天星看了眼凌冽,发现凌冽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却消失的极快。

    

     她很清新地笑了笑:“让我跟倩姨还有大嫂一起出来走走,我也会觉得局促不安继续留在那里拉家常的话,大家又被我的专业吓到了,有些尴尬。所以,既然四少不能融入他们,我也不能融入她们,倒不如一起出来透透气。”

    

     卓希的眼睛亮亮的,由衷赞叹着:“四小姐,您真聪明,比我之前见过的所有的千金小姐都要聪明!”

    

     “那当然!本小姐盖世无双嘛!”某女很是得意洋洋地笑了。

    

     卓希也笑:“我家四少也很厉害的,我跟我哥从小到大,最崇拜的人就是我家四少了!”

    

     还有一句话,卓希不敢说:慕小姐若是能陪着四少挨过这段最黑暗的日子,那么在不久的将来,四少一定会带着她走向黑暗之后的黎明。

    

     “咳咳。”凌冽轻咳起来。

    

     卓希只好闭上了嘴巴,四少这是在嫌弃他话太多了呢!

    

     慕天星却是别有深意地打量起凌冽来,一个17岁就被家族流放在外的弃子,双腿残疾,也不被哥哥们尊重关爱,更从未有资格深入家族企业,一个每天窝在家里只知道休养的男人,没有事业也没有野心,没有才华也没有能力,居然会是卓希跟卓然最崇拜的人。

    

     莫非

    

     凌冽的身上有秘密?

    

     她可不想去招惹一个不该招惹的男人,因为她不可能跟一个并不相爱的男人真的过一辈子。嫁给他,是他答应娶自己,所以她觉得,这场婚姻的有名无实、且不长久,会是他俩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

    

     但是,她跟他并未坦诚相待地讨论过这些。

    

     会不会,他心里压根不是跟自己一个想法?

    

     “那个、午餐后,我们可不可以找一个说话比较方便的地方?”她很认真地偏过了脑袋,像一只懵懂的小鹿,眼巴巴看着他。

凌冽似是没听见,不作答,也不写字。

    

     慕天星有些着急,快两步走到他面前对他对视,双手摁在他轮椅的左右扶手上,鼓起一张小脸气嘟嘟地瞪着他:“我在跟你说话呢!”

    

     卓希顿住步子,沉默不语。

    

     只是瞧着眼前的画面,莫名有种打情骂俏的代入感,自从遇上慕小姐,四少的生活就鲜活了起来。

    

     耳畔微风呼呼地掠过,撩起慕天星水蓝色的长裙,慕天星就这样被凌冽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盯着,渐渐的,她觉得天地之间很静,静的连鸟儿的叫声都在脑海中远去,耳中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与心跳,一下一下,像乱了一样。

    

     “这么快就想要跟我摊牌了?”

    

     凌冽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惊得慕天星美眸钲圆。

    

     她下意识地站起身,四下张望起来,看见园内并无他人,且卓然就站在不远处帮他们把风巡视着,她这才稍稍安心地吐了一口气,小声道:“没人,但是不知道有没有摄像头。”

    

     “这里是监控盲区。”凌冽扬手打了个漂亮的手势,卓希推着他继续前行。只是与慕天星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又冷不丁加上了一句:“你脸红了。”

    

     卓希:“”

    

     慕天星的心底腾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气闷地原地转了两个圈圈,一口气憋在心口,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回去也不是,真是烦死了!

    

     她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一个对手?

    

     不甘示弱地快步追上去,她咬牙切齿道:“你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是不是太不礼貌了?”

    

     凌冽似是很认真地想了想,又很认真地点点头。

    

     就在慕天星准备洗耳恭听他说些道歉的句子时,他却是淡淡地应了一个字:“嗯。”

    

     轮椅继续前行,凌冽依旧没有表情,慕天星抓狂的再一次原地转了两圈。

    

     卓希回头看了一眼慕天星的凌乱,俯首对着凌冽道:“四少,我觉得慕小姐整个人都不好了。”

    

     凌冽嘴角弯起一个若有似无的弧度,又是无关紧要的一个字:“嗯。”

    

     卓希:“”

    

     整个午餐,慕天星都严格按照在公主培训班学到的名媛礼仪来要求自己,等

>>>本文《小妻吻上瘾》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46567-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