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凳脱美女衣服脚刑折磨_不要了小喜第二部分

时间:2019-08-14 09:43:33编辑:博弈

白天的时候周诺跟许太平说晚上要带他去放松放松,许太平刚开始以为是去大保健,不过周诺当时很鄙夷的看了许太平一眼,让许太平晚上来找他,许太平一时有点好奇,所以今晚特地来找周诺,想要搞清楚所谓的放松放松是怎么个放松法。

    

     周诺很快的就把摊子给收拾妥当,然后骑着小三轮载着许太平离开了江源大学的校门口。

    

     天上的圆月,地上的三轮,耳边的风。

    

     许太平之前始终觉得自己或许很难以融入普通人的生活,可是当他真的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生活之后,他发现他的融入速度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或许这和他曾经学习过的伪装有关,伪装分三六九等,最差的自然就是样貌的伪装,而最上等的是身份的伪装,许太平的伪装术已经是大师级,他的伪装自然而不做作,几乎可以用天衣无缝来形容,所以不管执行什么任务,他都可以轻易的伪装成其他人,进而接近目标。

    

     而眼下许太平想要当个普通人,潜藏在他基因里的伪装的基因就自然而然的将他伪装成了一个普通人,这种伪装就连赵纯良都没有察觉到,只有真正的骗过了自己的伪装,才足以称得上是大师级的伪装。

    

     许太平很喜欢现在的感觉,虽然依旧有勾心斗角,但是至少没有那么多的杀戮,至少他不会成为所有人的目标,他只是一个小保安,无足轻重的小保安。

    

     如果每天睡觉不用做那个恶梦,一切就都完美了。

    

     吱呀一声,小三轮停了下来。

    

     “到了。”周诺从小三轮上跳了下来,暧昧的对许太平说道,“接下来将会是一场梦幻之旅。”

    

     许太平抬起头,看着身前正上方的四个橙色大字。

    

     “极乐驿站?”许太平眉头微微一挑,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许太平小心翼翼的问道,单看这四个字的照片就能够让人浮想联翩,极乐?驿站?这不是大保健的地方应该起的名字么?

    

     “你真没来过这种地方?”周诺眯着他那一双本来就小的眼珠子,说道,“这里是洗澡的地方呀。”

    

     “那不就是澡堂子么?”许太平问道。

    

     “这澡堂子,有男女混浴么?”周诺猥琐的笑了笑,抬手拉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子,也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天热,他的衣领那边已经满是汗了。

    

     “我靠,男女混浴?这不是脚盆国才有的么?”许太平惊讶的说道。

    

     “哈哈,这年头,抓大保健抓的很严,所以就衍生出了很多行走在灰色地带的行当,这极乐驿站就是这种地方,这地方我常来,保证让你飘飘欲仙,比大保健来的更舒服,我称呼这为小保健。”周诺低声说道。

    

     “小保健?”许太平挑了挑眉毛,随即猥琐的笑道,“怎么个保健法?”

    

     “自然是用手给你保健了。”周诺说道,“给你保健你的三角地带,反正很舒服,又不犯法,还便宜,关键是,做这行的技师没有那么多的负罪感,所以漂亮的妹子很多,一会儿进去之后,咱们会被分别带到不同的房间,到时候他会给我们安排技师,这种事儿呢,你不满意就让他换,咱们是来享受的,自然得挑自己满意的,不过我告诉你,这些地方越漂亮的妹子服务就越不好,因为她们不愁客人,所以都给你敷衍着来,你得挑那种长的还不错,身材又棒的,那种服务肯定到位,哎呀我草,这么一说我都快不行了,赶紧跟我走吧,这里头我门儿清。”

    

     “这特么不就是飞机店么。”许太平说道,“你当我是那么没见识的么。”

    

     “升级版,晓得不?服务那可不是一般的那种小店可以比的,跟我走。”周诺说着,带头走进了极乐驿站。

    

     许太平跟着周诺一起走入了店内,这极乐驿站看起来就跟普通的足浴按摩的店没什么区别,周诺看起来是这里的常客,一进去就有人迎了上来,一口一个周哥的喊,周诺摆出了一副大款的模样,说道,“给我这兄弟安排好点的,他第一次来。”

    

     要不是楼下的小三轮还停着,许太平都觉得周诺的模样真的还是有几分大款的派头的。

    

     “咱们一人一个房间,先出来的愿意等就等,不愿意等就回去。今晚这事儿咱们得,请吃请喝不请那啥,你懂的。”周诺笑眯眯的说道。

    

     “这我懂,咱们一会儿再见。”许太平笑着说道,随后就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带着许太平走进了一个昏暗的小房间里。

    

     这小房间的布置也跟一般的足浴店没有什么区别,中间摆放着一个软塌,上面还有毯子之类的东西。

    

     许太平盘腿坐在软塌上,等了一会儿后,一个穿着制服短裙的女人笑眯眯的推开了门。

    

     这女人看起来大概三十岁左右,年纪有点大,风尘味很重,但是却依旧难掩那曼妙的身姿和容貌,许太平第一眼看到这人有点诧异,因为这女人实在是有些漂亮,最难得的是那种成熟的韵味。

    

     这种最贵也就三百块钱服务的店铺里竟然有这个水平的小妹,难怪周诺会流连忘返。

    

     “您好我是这里的总监,请问可以安排技师了么?”女人微笑着问道。

    

     “原来你不是做服务的啊!”许太平失望的说道。

    

     “人家年纪太大,不适合做这个咯,我给您带个二十岁的来您瞧瞧怎么样?”女人问道。

    

     “我觉得你就挺好。”许太没笑眯眯的说道,“要不就你吧?”

    

     “您可真爱开玩笑,我这就去给您带技师,您稍等一会儿。”女人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眼看着这人走开,许太平拿起手机打了个号码出去。

    

     “夜莺,帮我一件事。”许太平等对方电话接起来后说道。

    

     “真是的,也不先问声好就让人家帮你做事,给钱么?”电话那头传来夜莺慵懒的声音。

    

     “给,帮我查一下,江源大学,苏念慈,现在在哪。”许太平说道。

    

     “哟?苏念慈?这可是个美女啊,怎么着,春心动了?想要吃掉人家了?不过我可告诉你,这人底子很白,一看就是做过的底子,以你的身份,太接近她不好。”夜莺说道。

    

     “你查一下就行了,一会儿发消息给我。”许太平说完,啪的一下把电话挂了,而这时候,虚掩着的门外传来了高跟鞋踩地的声音,随后,门被推开,之前那个总监带着一个年轻女人站在了门外。

    

     “老板您看还行么?这小妹手法很好,而且放的开。”总监笑着说道。

    

     “换一个吧。”许太平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喜欢太年轻的。”

    

     “行,那就给您换一个。”总监说完,带着对方就走了。

    

     许太平看了一眼手机,夜莺还没有发消息过来。

    

     又过了几分钟,总监又带了一个女的过来,不过再一次的被许太平给推掉了。

    

     等总监去带第三个女孩子的时候,许太平的手机微微震动了一下,随后许太平拿起了手机。

    

     “苏念慈的手机定位在江源市警察局三楼。”

    

     “一会儿帮我报个警。”许太平在短信里写道,“说是极乐驿站有人在从事少儿不宜的活动。大概半个小时后,你时刻帮我盯住苏念慈的位置,位置有大的变动第一时间通知我。”

    

     “你脑子没坏掉吧?你要故意接近苏念慈???”夜莺的短信很快就回了过来,而且还加了三个问号,以此来表示她的惊讶。

    

     “我得搞清楚她隐藏身份进入江源大学的原因,接近她,是最好的方法。”许太平恢复道。

    

     “啧啧啧,血狼可从来不会向任何人解释他做事的理由,你今天很反常,该不会是爱上人家了吧?”夜莺回复道。

    

     “傻逼。”许太平咒骂了一声,却是没有把这句话发出去,而是将之前的信息都给删了。

    

     他接近苏念慈的目的其实正如他所说的那么简单,苏念慈这样一个人放着好好的警察不干非得跑去江源大学,必然是有理由的,而他杀手的身份实在是太敏感,如果不能够准确的把握住苏念慈的真正意图,许太平就有可能陷入被动之中。

    

     当然,不可否认苏念慈是一个很不错的猎艳目标,不过这对于许太平的影响并不大。远没有到夜莺的爱上的那种程度。

    

     许太平觉得自己这辈子是不可能真正的爱上谁了,虽说这话很矫情,但是这是许太平真实的内心写照,因为他怕辜负。

    

     自古情深最是难负,与其爱的死去活来,不如让自己无情一点,对谁都好。

    

     在确认许太平还是不满意她所带来的技师之后,总监多少有些郁闷跟恼火,因为她带来的很多小姑娘都是很不错的,环肥燕瘦什么都有,许太平这样还不满意就只能说明许太平这人是来故意找茬的。

    

     要不是看许太平长的还是有模有样的,总监早就发飙了。

    

     “你过来一下。”许太平坐在软榻上,对着总监招了招手。

    

     “怎么了先生?”总监走到许太平的身前问道。

    

     “要不就你来吧,我挺喜欢你这一款。”许太平笑眯眯的说道。

    

     “真喜欢我?”总监妙目生花,直接扔了一朵给许太平,任何女人都喜欢被人喜欢,至于接不接受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真喜欢。”许太平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就喜欢有风韵的姑娘。”

    

     “你话就算这么说,我也不会高兴的。”总监说道,不过,话虽如此,但是她的眼里却是已经带上了几分笑意。

    

     “就你来吧。”许太平拉起总监的手说道,“用你这双手,让我感受生活的美好吧。”

    

     “那行,我出去外头说一下,你先给浴桶放水,一会儿啊,我来给你好好的搓一搓。”总监抛了个媚眼给许太平,随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许太平暧昧的笑了笑,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然后走进旁边的浴室。

    

     浴室里放着一个大木桶,足够两个人在里头洗个鸳鸯浴啥的。

    

     许太平打开木桶上边的水龙头,没多久,木桶就装了半桶的水。

    

     许太平坐进木桶,双手放在木桶的边缘,舒服的呼出了一口气。

    

     夏天泡热水澡,冬天洗凉水,对身体都是有好处的,许太平就经常这么做。

    

     总监拿着个手提包走进了浴室里,随后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许太平闭着眼睛,没有去看,但是却也能想到旁边春景一定不错。

    

     没多久,一只柔嫩而又温暖的轻轻的从许太平的脖子后绕到了前面。

    

     “看不出来,你是走江湖的呢。”总监的手指头轻轻触碰这许太平身上的伤疤,每一道伤疤,以及伤疤下那坚硬的肌肉,都让总监的身体一点点的变热,变软,变麻。

    

     “老子还是天生招女人喜欢啊!”许太平有些得意的想道,随后总监绕到了许太平的身侧,跨过木桶边缘,坐进了木桶里。

    

     水波荡漾,此起彼伏,端的是一副美妙春景。

昏暗的灯光下,空调吹着微微的凉风,电视上播放着动物世界,一只公角马正骑在母角马的身上。

    

     许太平面朝下躺在软塌上,光着身子,唯独在屁股上盖了一条小毛巾,不至于让他全果。

    

     总监的身上围着一条浴巾,傲人的上围让这条浴巾看起来随时都可能被撑开。

    

     总监的手轻柔的在许太平的身上划过,精油铺满了许太平的后背,香薰的味道让整个房间都变得旖旎了起来。

    

     “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总监轻声问道。

    

     “太平,许太平。”许太平说道。

    

     “许太平?好名字,许你盛世太平,不过你这身子骨可不像是太平人,在江源市的地界儿上,怎么没听说过你?”总监问道。

    

     许太平眯着眼睛,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总监眼神迷离的看着许太平的后背,那一块块精壮的肌肉光看着就知道力量十足,在许太平腰窝的地方微微的往里塌陷了一些,这叫做所谓的公狗腰,而这种腰最是能让女人。

    

     总监轻轻解开身上的浴巾,然后将身体一点点的压在了许太平的身上。

    

     “你,怎么也不问一下我的名字?”总监问道。

    

     “问了也是艺名,什么小美啊,咪咪啊之类的,还不如不问。”许太平说道。

    

     “我叫关荷。”总监将嘴唇凑到许太平的耳边,柔声说道。

    

     “好名字,比咪咪小美强多了。”许太平笑道。

    

     “这是真名。”总监说道。

    

     “那也不错,比我的名字有意境。”许太平说道。

    

     关荷微微一笑,直起身子,双手压在许太平的后背上,说道,“你这身上的伤,可都不常见呢。”

    

     “眼神儿倒是挺好。”许太平打了个哈欠,说道,“年轻时不懂事,走南闯北的,什么事儿都碰到过。”

    

     “难怪我说怎么连枪伤也有呢。”关荷说着,将手指头轻轻的按在许太平后背枪伤留下的眼儿上,一进,一出,而后轻轻的在周围绕着圈儿。

    

     “晚上,一起吃个宵夜么?”关荷说道。

    

     “我就怕一会儿按摩完了没那个精力。”许太平说道。

    

     “那可不怕,有我这一双手在,你会有用不完的精力。”关荷暧昧的笑道。

    

     许太平笑了笑,没有回话,因为他已经听到了临近的脚步声。

    

     “警察临检,开门!”

    

     门外响起一阵阵的呼喊声,随后许太平房间的门也被敲响了。

    

     “临检?”关荷眉头一皱,也不慌张,起身从软塌上下来,拿起了一旁的衣服套在了身上。

    

     她这衣服刚套好,房间门就被人从外头给打开了。

    

     房间的灯光大亮,许太平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本盖在屁股上的毛巾直接就给掀翻在了一旁,这一下子,他可就算是真正的光着了。

    

     “都给我带走。”一个警察冷冷的说道,“一个都不许跑了!”

    

     “是!”

    

     江源市警察局,几辆警用的面包车闪着红蓝相间的灯停在了院子里。

    

     在统一的指挥下,许太平跟关荷连同着那些一块在极乐驿站做小保健的人依次从车上走了下来。

    

     许太平眼睛一扫,发现周诺的身影并不在这些人里头,想来他应该是提早走了。

    

     “还真是快。”许太平暗暗笑了笑。

    

     就在这时,忽然砰的一声巨响,把整个院子里,包括警察大楼里的人都给吓了一跳,纷纷跑上走廊看院子里发生了什么。

    

     面包车的一个轮胎在地上转了几圈后,停了下来。

    

     原来是面包车爆胎了!

    

     “我的天,吓死老子了。”许太平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随后看似随意的看向了前面的警察大楼,然后又随意的看向了三楼的位置。

    

     而这时候,本来在三楼袁军办公室内汇报任务进展的苏念慈,也刚好被那爆炸声所吸引,来到了三楼走道的位置。

    

     于是乎,许太平和苏念慈的眼神对上了。

    

     只是一霎那,苏念慈就消失在了走道上,许太平瞪大了眼睛,看着三楼,抬着手似乎想叫出来,但是又好像不敢肯定他见到的就是苏念慈,所以没有叫出来。

    

     “都带进去做笔录,交了罚款才能放人。”一个警察说道。

    

     许太平等人就被人给带着走进了拘留室。

    >>>本文《校花的全能保安》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46568-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