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朋友抱的时候他下面很硬|唐可馨

时间:2019-09-11 10:10:39编辑:博弈

终于某天夜里,继父入侵她的房间,手伸进她的被窝到处乱摸,她无知无畏地抓住继父的命根子一剪刀下去彻底阉了他。还连捅他好几剪子,差点要了他的命。唐可馨因此被关进少管所,妈妈竟然替那个野男人作证,说他只是受了她的委托,夜里想给女儿盖一下被子,一派慈父被恶女排挤诬陷差点丢了性命的说辞。她恨妈妈沈红妍,三年后,终于不那么恨了的时候,妈妈又给她上演了一幕活色生香。


如今看来,家,她是回不去了。


她漫无目的的走了很久,如果小舅舅在家,一定不会让她流落街头的。可惜,那个对她特别好的小舅舅五年前就离家出走了,也不知道现在何方。


回不去也无所谓,幸好在少管所学了很多技能,随便一样都能谋生填饱肚子。18岁,一切都刚刚开始,一切都不晚。她挺直腰板向着一面贴满小广告的墙壁走去。


然而那墙上的广告除了各种中介和无痛人流就是高考联考补习班,甚至还夹杂着专治梅毒淋病尖锐湿疣的祖传秘方。唐可馨越看越皱眉。翻天地覆唯小广告不变。


突然,肩上多了一只男人的手,不轻不重的拍了拍。唐可馨猛回头,就看见那个和妈妈做不可描述之事的小男人面带歉意的站在她身后。


“我……是你妈妈的朋友小柯,都怪我今天不请自来,耽误了你妈妈去接你,我深感不安。”小男人略带阴柔的脸上满是讨好的神情。


唐可馨撇撇嘴,转身就走。这小狗崽儿一看就是吃软饭的,白嫩的脸蛋没少骗老女人钱吧?


“刚才你妈妈都跟我说了你的情况,我挺同情你的。”


“用不着你同情。”


“你要是不想回家,正好我一朋友开饭店,我介绍你过去上班,他那里正缺人手。”叫小柯的男人不懈的努力,“如果因为我,你流浪街头,我会十分自责,你妈妈也会难过,是她让我过来找你的。”


“她自己为什么不来?”唐可馨终于停住脚步。


小柯面露尴尬的笑了一下,“你妈妈刚才被你撞见,有些不好意思,所以让我过来了。”


“告诉她,我没事。你也回去吧。”唐可馨再也不想回到有其他男人在的家里了。


“呵呵,那我请你吃顿饭,也算是对你妈妈有个交代。”小柯指指她的肚子,“我听见你肚子咕咕叫了。”


被囚


唐可馨下意识的摸摸瘪瘪的肚皮,一整天没吃饭了,的确很饿。“好吧,给你个面子。”少女难得的露出一点缓和的神色,“就在这个小店吃吧。”她指着路边的一个兰州拉面馆说。


机警如她,再也不敢放松警惕,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走。小柯一笑:“好,就依你。”他先过去绅士的帮她推开门。


拉面什么味她不记得了,狼吞虎咽的五分钟就吃掉两人份。小柯为她开了一瓶果汁,讨好的笑笑:“吃完了,喝点这个解解渴。”


唐可馨一口气喝掉半瓶,抬头看看对面的小男人。“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和我妈凑在一起了?”


小柯回答了什么,她没听清,眼前人头双影三影多个影儿……她失去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可馨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手脚被绑着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她想喊救命,只发出呜呜的声音,嘴巴被胶带给封上了。


打量四周,光线很暗,只有一盏橘色的壁灯,发出朦胧的光。这时门外传来对话声。


“要不是乾爷交代留干净的,我非得先干了她。”一个说,“刚才我妈给她洗澡,说她是龙珠之女。”


“什么是龙珠之女?”另一个公鸭嗓问。


“这丫头的那个比较特殊,是不可多得的珍品,男人如果好运临头,能够尝到她的龙珠滋味,这一辈子,可说没白活啦!。”


“少扯没用的,说正题,咋个特殊法?”


“龙珠就是门口狭窄、隧道细长,但花心的位置不一定太深。因此,阳物向前插进时,花心会突然膨胀得很大,而且先端突出,会碰撞到阳物顶端的铃口,其形状就如两条巨龙在抢夺红光闪闪的珍珠……”


“你丫的别描述了,我裤裆都能支起个帐篷了。”


“等着老九用完了,你再上也不晚……哎,你说乾爷用美人计这招管用吗?”


“当然管用,倘若老九是警方的卧底,肯定不会上了这么个未长成的小丫头的。”之前说话的那个声音接着说,“平时老九总是借口推辞叫来的女人不干净,这回给他弄个真雏儿,看他还找啥理由。嘿嘿嘿……”


“针孔监控头安好了吗?”公鸭嗓问。


“安好了,老九发现不了,他若真做了,说明是咱们的人,若不做,就按乾爷的吩咐让他消失,他知道太多咱们的秘密了。”


唐可馨听得头皮发麻,刚出监狱又入狼窝。“听这意思,是落入坏人手里了。老九是谁?但愿他是个警察,能够放我一条出路。”她暗自琢磨着,就听远处有汽车鸣笛声,过一会儿,门外响起脚步声。


几句简短对话,唐可馨没听太清,可能是老九来了,那两个人说话声都压低了。接着门被推开。她想看清来人,却只看到一个颀长的身影,昏暗的灯光下,墨镜遮住他半张脸。


这么昏暗的光线,他还带个墨镜,能看清吗?唐可馨绷紧了神经,生怕他扑过来。那男人走到床前抬手关了壁灯,室内一下暗如锅底。男人没有一丝声响,静默五秒,壁灯又被打开。


唐可馨还没来得及看清床边的男人,那人飞快的抓住她衣服的下摆往上一撩,呼一下她被衣服蒙住了脸,白衬衫的领口的扣子卡在鼻子尖上,只露出下巴和嘴。


秋夜的寒凉一下入侵肌肤,唐可馨哆嗦了一下,内衣被扯下来,胸前凉飕飕颤了几颤刚刚发育好的小白兔。热乎乎的气流在脖颈鼻翼边流淌,那个男人的唇离她只有0.01毫米,她能感觉汗毛被撩拨的发痒,别扭地摆头躲过,发出呜呜声。


男人拿出刀贴在她脸颊上,低沉的声音,仿佛故意压低声线不让她听出来。“别乱动,毁容了别怨我。”


她立刻不敢动了。女人毕竟还是要靠脸刷社会的,毁容了就完蛋了。


男人划开胶带,刺啦一扯。


“啊——”她感觉面皮都被撕掉了一样,特别疼。下一秒她的唇被堵住,男人的唇微凉而又有弹性,舌头强势挤进去就攻城略地,她的上颚她的牙缝她的喉咙深处统统被照顾一遍,唇瓣儿被吸允着渐渐失去理智,只剩享受……突然那销魂的唇舌又渐渐彻底远离。


男人离开她一些,嘀咕了一句:“奇怪,你为什么不昏厥?”


“我为什么要昏厥?”她脱口而出,又后悔不已。


“老子有毒!”男人低声冷笑。


这声音虽然压得极低,却赋有磁性,非常好听。唐可馨并不讨厌他的吻,最少他没有上来就粗暴的长驱直入,还算温柔。她大着胆子想挣脱衣服束缚的手臂和眼睛,好想看看他的模样。


“你是警察吗?”她竟问了个弱智的问题。


“警察你大爷!”这个弱智的判断给她带来的回馈是一个巨响的嘴巴,脸上火辣辣的疼,耳朵嗡嗡响。男人的声音一下提高八度。


变态的男人


唐可馨被打蒙了,错愕地张着被吸允成烤腊肠般肿胀的嘴唇,半天没敢出声。看来他不是警察,是个温柔暴君,浑身长满逆鳞,说不定哪句话说错了,就会要了她的小命。


男人并没有松开她的手脚上的绑绳,反而粗暴的撤掉她的小内内,随手丢到地上,一手按着她一手来到秘密花丛,弹了一下,还吹一口气。


“你个变态!”她从嗓子眼里挤出这四个字。


男人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笑,“感受一下什么是变态。”他说着竟捏着她花芯旁边一根绒毛拔了下来,“我带了剃须刀,给你剃度了吧,我佛慈悲。”


唐可馨吃疼的一哆嗦,剃度?是要剃了她的头发吗?然而她再一次判断失误,男人竟然拿着电动剃须刀放到了她的小腹慢慢下移,下移……徘徊到大腿根里侧向中心靠拢。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唐可馨瑟瑟发抖,曲起膝盖想阻挡,被男人一掌拍了回去。


“不要可以,说你自己是变态。”他嘲笑的吩咐。嗡嗡响的剃须刀在敏感边缘震动。


“是,是,我是变态。”

>>>本文《天生尤物》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52457-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