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长喉咙爆发喷射_给男朋友放伟哥的后果|今夜妻谜

时间:2019-10-09 09:29:31编辑:博弈

“可是,迷迭香提神、增强记忆力的攻效,真有那么明显?”尹诗韵半信半疑。


“最重点的,不是迷迭香,小尹你仔细看看那两株香杉!”雷宇天提醒道。


尹诗韵眼中光彩一闪,凑近香杉,“咦”了声,很是惊奇。


“香杉的枝桠缝里,怎么冒出的是另外一种植物,等等我闻闻,居然是刚刚长出的薄荷?!”尹诗韵扇动着精美而直挺的瑶鼻。


“你才发现呀?告诉你吧,我尝试了一年多,将薄荷与香杉进行嫁接,现在真的成功了!我相信,两种植物创造xìng的结合,产生的新成份、新气息,提神醒脑作用将是几十倍地增加!这个,才是真正对我有宁神清心、增强记忆的功效!哦对了,说实话小尹,你那小脑瓜也不怎么聪明,以后多来我办公室坐坐,沾点灵气!”雷宇天为自己的独特成果得意。


“不来!跟蠢人呆一起,怕我自己跟着变蠢了!”尹诗韵平时明明巴不得找点理由往他办公室里蹭,如今得到准入证了,却反而耳根一红,一双俏眼斜雷宇天一眼。


“这两种芳香植物的嫁接,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我前头苦苦钻研了两年,最近却茅塞顿开,顿悟了!接下来,不只是香杉跟薄荷的嫁接,我还要试着嫁接越来越多的植物,相信都能取得成功。唉,不过,这确实也算是非常蛋疼的一种爱好呵。有人的爱好是钱,我的这个爱好,却基本没什么经济价值,纯粹闹着玩儿。”不知怎么,雷宇天又想起自己天天花木场每年那点小小的利润,同时想起妻子说要想办法多多赚钱,不觉露出一丝苦笑。


“为什么非得经济价值,才算是价值呀。搬弄这些花花草草,本身就是件很开心很幸福的事好不好?我觉得呆在花木场,已经是天底下最美的职业了!”尹诗韵半是安慰,半是透着认真。


“你真这么想?哎呀,姑娘真是傻到没什么救了。”雷宇天又笑她。


“我就这么想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为啥要一直呆在花木场?”尹诗韵眨眨睫毛。


雷宇天知道她说的意思。据他所知,尹诗韵的新婚丈夫是个典型的富二代,家里条件特别好,尹诗韵婚后,完全可以坐在家里,做个现成的阔太了。可偏偏,她还一直留在他这儿,承受着各种来自于市场的压力。


“不是因为我,才呆在花木场的么?”雷宇天知道她害羞,就故意再羞她一回。


“臭美!”尹诗韵狠狠剜他一眼,眼中却情意多于怒意,“雷总,其实我看你跟花草树木打jiāo道的时候,样子特别幸福,看着看着,连我都跟着感到幸福。有时候我就想,我真该加把劲,再加把劲,全力帮你把市场打理好,让你能够把全部的时间和心思都尽情地放在研究花草树木上。我们俩一唱一合,相信有一天,小小的天天花木场也能够迎来自己的春天,在苗木界成为一颗闪亮的新星呢!你说,这算不算一个很美很美的梦想?如果说每个小老百姓都有一个梦的话,这就是属于我尹诗韵的,那个小小的梦!”尹诗韵眼中闪着希翼与憧憬的光。


看她说得起劲,雷宇天本想敲敲她的头,给她浇一点冷水,然而突然从她的表情中,看到了某种入迷的意味,竟不好意思打击她了。


同时,雷宇天心头更是异样地一暖。虽然尹诗韵一向都给他一种贴心的感觉,但她真没想到,这样的一番话会从她嘴中冒出来。没想到,在她心里,原来,他的小小梦想,也就一直是她的梦想……


“傻姑娘你知道啥叫一唱一合吗?那说的是夫妻俩,夫唱fù随知道吗?你这么一乱说,我这便宜可就占大了!”最终,雷宇天只抠了她一个词眼,小小取笑了她一下。


下午下班得比较早,雷宇天开着车,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妻子的“叶子心理健康会所”。


这两天,对于妻子的疑窦一直没有解开,相反,在接连的盘问和探询中,还纠扯出越来越多的疑团。


他不再认为能够直接从妻子嘴中问出什么,所以,今天决定直接去青叶柔的“叶子心理健康会所”看看。


自然没有事先通知妻子。车子停在心理会所一旁的小区停车坪,雷宇天一直走进妻子的心理会所,才掏出手机拨打她的电话。


叶子心理健康会所装修别致,颇见氛围和心思,但会所面积并不大,雷宇天所站立的位置,能够同时观察到几间治疗室的门。不管妻子接到电话后是从哪间治疗室出来,他都能知道,进而通过妻子的神色反应、治疗室内的情形,多少也能看出妻子的治疗过程到底是怎么回事。


勉强算是一次突袭吧。


手机很快就打通了。雷宇天听到妻子的铃声在周边响了起来,但一时判断不出是在哪间屋子。


电话响到五六声时还没接。雷宇天定定神,已大致听出是在哪间房间。


他悄悄而又快步地走上前去,隔着门,听到里边传出的对话声。


“先别接呗!突然一个电话,多扫兴啊。”一个男人的声音,年纪似乎不算太年轻了。


第14章 竟然穿着空姐装

雷宇天顿时就想摔手机了。果然是与一个男患者关在密室里,而且,什么叫“接电话很扫兴”?不是简单的治疗而已吗?医生跟病人之间,有什么好“扫兴”的?


“嘘!我得接一下,乖,一会回来就继续哈。”妻子回答。


接着,听到高跟鞋向门边走来的声音,看样子,妻子是拿起电话准备向外走来了。雷宇天心中很是愤然:看你出来后怎么说!估计那个不愿“扫兴”的男心理患者还躺在那儿心焦地等着呢,一切就在眼前,你这回还怎么辩解!


同时,电话也接通了。“喂,你等等呵。”妻子在电话里说。


门猛然拉开,一个高挑窈窕的身影从治疗室走出,出现在雷宇天面前,差点跟雷宇天撞了个满怀。


奇怪的是,她身上穿的,既不是作为心理医生的白大褂,也不是早上出门的那身浅蓝色长裙,而居然是一身格外漂亮动人的空姐装!


搞什么名堂?这是心理会所,治病的地方,又不是什么机场。


光线有点暗,妻子撞着他后,也是吓了一跳。


“你谁呀,站门口干吗呢?”妻子没好气地问。


好啊,现在连丈夫都不认得了!


等等,这声音,虽然也颇有几分像妻子,可细一回味,又有点不太一样呵!


雷宇天赶紧将目光从那身优美的空姐装往上移,借着不特别明亮的灯光去看那张脸。


这一看才发现,这张脸的脸型与妻子颇有几分相像,发型也很接近,但那五官,却分明不是妻子的五官!


虽然也很漂亮妩媚,但与妻子相比,显然并不是同一种类型和味道。也比不上妻子的脸,那样令人一见怦然。


“你谁呀?叶子呢?”雷宇天就奇怪了,妻子的手机明明在这个美女的手上,可她却又不是青叶柔。


“不会吧,又来一个找叶子姐的男人?她没空,你挂个号,先等着吧。”空姐装美女打量着他。


“什么叫又来一个男人,刚刚有什么男人来找她了?”雷宇天心里那个恼火呀,不过想想跟眼前这空姐装美女也扯不清楚,“她手机怎么在你手上,是不是人也在这间治疗室里边?”雷宇天想要进去看看。


“干什么呢,病人在治疗呢,要保持安静好不好。叶子姐不在里边。”空姐装美女着急地挡了挡他。


“陈静,你跟谁在吵呢?”一阵高跟鞋敲打在地面的声音,不徐不急地靠近。


转角处,一个全身穿着洁净白大褂的身影,步姿优美,款款转出,走了过来。


“叶子姐,这人要找你。对了刚刚那平头男的事,你忙完了?”空姐装美女问。


“你……老公你过来了呀?”青叶柔走近了,看出丈夫,嗓音里有了惊喜,不过转念又有点娇嗔地道,“过来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我呵?陈静这是我老公,雷宇天。没骗你吧算得上一帅哥吧?叫他天哥就成。”


“嗯,不只是帅气,还蛮有脾气。”陈静笑道。


雷宇天听到妻子的问话,却一时间真是千言万语、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


“没打你电话?行吧我现在就打。”雷宇天飞快地按下手机。


铃声立马又一次从陈静的空姐装口袋里响起。


“原来……你个傻妞,又拿错了我的手机!你长点心好不好!”青叶柔叹了口气。


“那你翻翻你的口袋!”陈静指指青叶柔。


青叶柔往白大褂的几个口袋里摸了几下,终于摸出一个手机,同样的玫瑰金色,同样的款式,两个手机外观上没有任何的区别!


“你看是吧?咱们俩的手机拿错也不是第一次了。反正手机都放在桌上,指不定是谁先拿错了谁的呢。说不定要长心的是你!”陈静嘻笑着。


居然是手机互相拿错了!“你们俩其中一个就不能换个型号吗,哪怕装个不一样的手机套也行啊。”雷宇天无语。


“老公你不知道,这傻妞就是故意跟我学。我换个手机套,她肯定也买个一样的手机套。这不算什么,她好几套衣服、包包还是跟我一个款式呢。你问她自己。”青叶柔好笑又好气地看陈静。


“不是,刚刚你不是说有个什么平头男来找叶子,人呢?”雷宇天不想在那个话题上深入下去,赶紧将另外一个更急的重要疑问提了出来。


“那!”青叶柔抬起玲珑纤巧的手臂一指外边。隔着玻璃门,雷宇天看见一个黑衣服、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平头男正打开一辆黑色奥迪轿车的门。


显然,他是刚刚从侧门走出去的。


只瞥见简单的两眼,平头男就迅速的上了车。但就这两眼,雷宇天还是心中猛然一惊,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平头男,看起来很像今天早上跟踪自己的那个人!就连头发侧面割出的两道sāo包白线,都跟早上的平头男一样。


早上莫名其妙地跟在自己和妻子的车后,后来又单独跟踪自己绕了很久,好不容易才被甩掉。下午,便又出现在妻子这儿,与妻子独处一室。这人,到底在干什么?


雷宇天趁车子还没开远,赶紧记了一下他的车牌。是安蓝市的本地车。


“这人谁?找你干吗?”雷宇天问妻子。


“还能是谁,来这儿当然都跟看病有关。不过这个人倒不是他自己看病,而是帮他的老板先来了解情况,下一步再陪他老板前来治疗。”青叶柔轻松道。


对于妻子的轻描淡写,雷宇天却心有保留。从早上被跟踪一事来看,黑衣平头男子,怎么都不可能是前来为老板求诊这么简单。没听说求个诊,还需要跟踪医生以及医生家属的。


不过,现在陈静在场,他也不好深入细说这个问题。


“老公咱们别在这聊了。刚好我也下班了,陈静你也快换下你的衣服,穿回你的便装,跟我们俩一起去吃晚饭吧。你还第一次见天哥,刚好认识认识。”青叶柔一边说着,一边领丈夫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将门轻轻掩上,当着丈夫的面,青叶柔直接就将白大褂往下脱。


“等等先别脱。”雷宇天眼中颇有意味地看着妻子一身洁白却又玲珑窈窕的白大褂。此时她刚刚解了两粒扣子,白大褂将脱而未脱,看起来,像一只身材格外养眼的洁白天鹅,又像一个融圣洁与风情于一身的天使。


“干吗呀老公。”妻子娇柔地看他。


>>>>本文《今夜妻谜》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58153-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