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哭一会就不疼了高H|一会就不疼了高H/别喊我慢慢进去就不疼了小说

时间:2019-10-09 14:10:31编辑:博弈

张哲走进家门,大厅内灯光亮堂,浴室里还有隐约的水声。


难道老婆回来了?


他走到浴室前一看,透过门玻璃依稀能看到里面窈窕扭动的身影,顿时心中火焰涌起,三下五除二脱光了就轻轻打开了门。


张哲没想到老婆今天居然回来的那么早。


在洗澡的人儿浑然没注意到张哲已经进来了,那双柔嫩的小手正顺着精致锁骨滑到小腹,带出一溜的洁白泡沫。那洁白的背脊和魅惑动人的曲线更是看得张哲浑身燥热,当下再也忍不住了。


当下张哲立刻轻柔地伸出手从后面抱住了她,靠在她耳边道:“今天怎么回来的那么早?”


怀里的人儿顿时一僵,身体颤抖着,有些惊慌地就想挣扎推开身后的人。


张哲的老婆林雪,平常就是个清冷的人,一双柳叶弯眉飞檐入鬓,动人桃花眼暗含的却不是秋波,只有一汪冰潭潜在眼底。


平日里面对自己的老公也始终只有一张冷脸,礼貌性的微笑就是她对张哲展露最多的神情。


张哲知道林雪不喜欢玩什么情趣,现在好不容易让他逮到个机会,他可不乐意就那么撒手。


“别闹,你都多久没这个点回来了?我可想你了。”张哲用力地抱住林雪挣扎滑腻的娇躯,将她牢牢地控制在双手间。


两具身体完美贴合,又给了张哲更大的刺激。


他已经有些不老实地抱着林雪,轻轻地摆动摩擦起来。


无奈林雪是喜欢温柔、循序渐进的人,张哲只能耐着性子,埋首在她的颈间,女人特有的香味和沐浴露的味道混杂着,让人沉醉。


“今晚你可不能就那么走了。”张哲低声说道,林雪因为自己的事业,经常赶时间大早上就离开,甚至急的时候只是回来洗个澡拿点东西就回广告公司通宵了。


要不是因为实在张哲太爱她了,林雪这种事业型的妻子,哪个男人能忍住不偷腥?当真是憋坏人了。


况且张哲虽说只是个部门小主管,性格也过于温和,但是那一方面却一直颇有自信,光是规模,就足以自傲了。


只能说也许林雪就是个天性对这方面冷淡的女人吧。


大概是听到张哲说的话,林雪也终于心软了,不再挣扎乖巧地瘫软在他的怀里。


感受道光滑的背部和圆润的臀部主动贴近自己,张哲顿时大喜,双手肆意妄为起来。


入手滑腻、沾着水流的触感,微微往上游离就盖住了那对洁白柔软,双手在那对红艳艳的果实上揉捏。


随着张哲愈发的进攻,林雪的小手从一开始的紧张握在身体两侧,也开始慢慢地放松下来。


怀里的身躯微微颤抖着,黑瀑长发撩拨着张哲的胸膛。那压抑、温软的呻吟低低地喘着,魅惑至极!


张哲自问,从来没见过妻子这样的亢奋,也许是说的话起到了作用,也许是在浴室有新鲜感的原因,林雪的身上很快笼罩了一层魅惑的淡粉色。


掌间的柔软都要将张哲的五指融化进去般,他不由赞叹着造物主塑造的完美身材,接着大手顺着她两边腰肢滑下。


林雪的手放松后一直胡乱地在身后男人的身上摸来摸去,紧张地找不到方向似的。似乎是犹豫了很久,灵活的小手往下,居然轻轻握住了。


“嘶!”张哲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柔软温热的手掌刺激太大了,这和自己的手可完全不一样。按照他老婆的性格,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般的操作啊。


怀中的林雪看不见表情,但能看见耳垂都变成可爱的粉红色了。


他抬腿分开林雪的双腿,那有分量的东西放进她的双腿之间,温热的感觉让张哲顿时忍不住了,轻咬着她粉红色的耳垂,就想把她抱到洗手台那去,一边说道:“老婆,我忍不住了。”


“老……婆?”怀里的人声音软糯,透着压抑不住的惊慌失措。


 


第2章


这不是老婆的声音!


张哲如梦初醒,惊得连忙放开了怀里的人,她也转过了头来,张哲这才看清了。?


“小倩?”张哲吓得顿时软了,这人分明是自己的小姨子。


长相甜美可爱,和林雪是两个极端的存在。如果说林雪是高不可攀的女神,那叶小倩就是最适合居家的温柔情人。


粉扑扑的少女脸庞充满胶原蛋白,漂亮的眼眸会说话一般,总是带着似有若无的一层薄雾,樱桃红唇小巧软嫩,笑起来时两颊还有可爱的梨涡。


身高才过一米六,纯良的像只白兔。是让男人想拼命疼惜的类型。


张哲一直都打心底里把她当作自己的亲妹妹好好照顾。


而且叶小倩现在处在实习期,每天都回来的很晚,张哲根本想不到今天在浴室里的居然是她。


如遭雷击,张哲呆在了原地,就这样看着叶小倩。


“姐……姐夫。”叶小倩就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双手胡乱地捂上捂下,紧咬嘴唇惊慌失措的样子。


“我今天经理给我们放假呢,我,我就……”叶小倩的声音越来越小,神情慌张,都不敢看面前人的眼睛。


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在叶小倩的内心,她已经懊恼地骂了自己几千几万次。明明知道进来的人是姐夫,却克制不住姐夫的温柔情话攻势。


可是……刚刚真的好舒服啊……


这样想着,叶小倩的脸已经红透了,她抬头一看,姐夫仍旧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由更慌张了,她细弱蚊声地说道,眼神飘忽不定都不敢看。


“姐夫你能先出去吗?”


“抱,抱歉。”张哲这才回过神来,暗骂自己的莽撞和没点眼力见,慌忙出了浴室穿好衣服,到了卧室,这才从刚才的刺激中缓了过来。


疯狂跳动的心还没平静下来,他坐在床上惊魂未定。


张哲大学毕业后就和林雪一起在城市打拼,林雪这个远房表妹是四年前上大学的时候来家里居住的,小家碧玉,很贴心的一个女孩儿。


林雪含着金汤匙出身,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知名律师,而叶小倩不一样,农村出身,和张哲一样都是苦水里泡大的。都只能凭借自己的双手去打拼,故而对于叶小倩,张哲一直有着同情感,对她也颇为照顾。


出了这样的事情,一时间,张哲不知该怎么去面对这个一张白纸一样的女孩。


坐在床上,张哲长叹了一口气,心乱如麻,明明无比愧疚。


; 脑子里叶小倩的曼妙身材却挥之不去,他也这才意识到叶小倩也不是曾经那个青涩的女孩了,有了妩媚妖艳的气质。


刚刚抱着她的娇躯,那挺翘的臀部放在自己的家伙处,她的柔软让他瞬间硬了起来,想到那种感觉,张哲就有些血耐喷张。


手往后撑去时,张哲突然碰到了软软的棉质物,下意识地拿过来一看。三角形状,纯白色间还夹杂着淡淡的透明色液体。


这是……


张哲的呼吸急促了,不由自主地手指搓揉着,指腹间仿佛还有女人身上的温度。连忙四处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惊愕之下进的是叶小倩的卧室。


手里拿着的,多半就是叶小倩刚刚洗澡换下的。


理智和欲望混杂翻涌,张哲克制不住地将内裤凑到鼻尖,还能闻到独属于少女的味道,和成熟的林雪完全不同,带着淡淡的清香混杂着荷尔蒙的味道。


棉质材料、可爱的碎花图案,都是青涩、保守的气息。


如果刚才没有停下,如果刚才没喊老婆……


这样的幻想在张哲脑海里急速加剧,演变成了一副他压在小姨子身上的画面,呼啸驰骋、肆意妄为。


立时全身火焰腾地燃起,张哲原本被吓得够呛,现在立刻高高撑起了帐篷。


张哲大口地喘着粗气,拿出了手机调出小电影。接着更是直接用叶小倩那柔软内裤套了上去,加速运动着。


在自己小姨子的房间,用她的内裤打飞机,这是前所未有的刺激。


棉质是妻子不会再使用的款式,充满了活力的气息和拥有着独特触感,再加上空气中飘荡的暧昧味道,快感和罪恶感交织在张哲心中。


小姨子那曼妙的身躯、甚至是滚动其上的水珠都是恰到好处的诱惑,带着非凡的美感。


张哲的大手仿若还停留在她那凝脂般的肌肤上,托着那两团柔软雪山,山尖上的两点嫣红如同盛开在少女心头的杜鹃。


在张哲加剧的喘息声中,小电影里女主角摆动着身子,发出一重接一重的浪叫,在他的耳畔则是化为了小姨子的呻吟。


释放的那一刻,张哲瘫软在了床上,前所未有的舒畅。


张哲扪心自问,一直恪守忠诚,但在今日,他第一次产生了罪恶、愧疚的感觉。


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居然对一个这样纯洁干净的女孩,做出这样亵渎的事情。


房间门突然开了,小姨子穿着睡袍,用毛巾搓着头发,正面对上了张哲的眼神。


 


第3章


小小的棉质内裤还套在张哲那上面。?


四目相对,名为尴尬的气氛在空气中疯狂蔓延,叶小倩的俏脸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涨红,她的双手局促不安地收在身前,都不敢进门。


“我……我来拿换下的衣服去洗。对不起姐夫,我是不是打扰到了你。”叶小倩支支吾吾,眼神望着张哲很是奇怪。


躲闪间却又隐约带着炽热感,不住地在张哲被内裤套住的某处打量。


明明做错事情的是张哲,但是叶小倩这本能的道歉和小心翼翼的神情刺痛了他,心里的疼惜翻涌着。


叶小倩说着对不起,心里却翻江倒海,心跳全乱了节奏。


她不由地想到刚才闯进了浴室的姐夫,他抚摸着自己的时候,那股刺激感,现在又这般情不自禁,难道姐夫对自己也有着特殊的情感吗?


虽说叶小倩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姐姐那么好的人,姐夫怎么会看上自己呢。


但是她青春萌动的眼神,却一直忍不住瞟着姐夫的某处。


真的好大啊……


叶小倩的心里惊叹着。


哎呀她在想什么呢?这可是自己的姐夫!


此时的张哲不知道叶小倩所想,很是尴尬,发泄的白浊痕迹还洒在棕色的木地板上,斑斑点点。手掌还握在其上,把内裤拿下来吧,他就像个暴露狂。不拿下来吧,他像个变态!


“小倩,你听我解释……”张哲支支吾吾地说道,眼神却不住地往叶小倩的身上飘。


浴室里所见的诱惑身体仿若还在他眼前,掌间也似还残留着那娇躯上的滑腻柔软。心中欲望顿起,如果此时能覆在那棉花般的柔软上,压着那身躯缠绵,该是何等美好的事情。


“嘶。”张哲突然猛地倒吸一口冷气,完了又起立了。


悄悄低头一扫,三角小内裤已经被撑了起来,覆盖其上还能看出蓬勃的形状。


张哲连忙抬头看着叶小倩,大概她也注意到了,脸色通红、都要滴出水来。


此时什么解释都是苍白的,张哲觉得估计在叶小倩眼里,自己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了,气氛瞬间跌到了冰点。


张哲在纠结着到底要怎么道歉,怎么解释才能消除给叶小倩留下的阴影。


叶小倩却不住地偷偷打量着自己姐夫,那从未见过的慌乱样子都是因自己而起,这让她的心里甜甜的,和吃了蜜糖一样。


寂静了好一会儿。


叶小倩率先打破了沉默,伸出小手,嗫嚅道:“还不打算还我呐?”声音


娇软,轻柔地都要听不见了。


但她哪里知道张哲此时的尴尬处境啊。


那白里透红的掌心看上去无比柔软,方才还握着……


再这么想入非非下去,张哲深觉自己就要维持不住理智了,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渴望,就是想把叶小倩直接压倒在地狠狠蹂躏一番。


“这都脏了。”张哲无奈地耸耸肩,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想让气氛缓和点。


没想到,下一刻叶小倩突然猛地冲上来,一把就把内裤抢了回去。


对,就是抢。


感受到一股冷空气袭来时,张哲懵了,候鸟归山林了都没注意到,全部暴露在了叶小倩眼前。


“没事的,我洗洗就好。”叶小倩一字一句,仿佛压抑着巨大的痛苦一般。


说完红唇轻咬着,美眸一直紧盯着自己姐夫的某处,眨也不眨,似是有烈火燃烧一般。


她的小手紧紧地抓着那条内裤,指尖都泛白了。


不论何处都透露出叶小倩内心的波澜翻涌,甚至是隐约间还充斥着渴望,两条美腿更是不知何时已经紧闭着,大腿根处轻轻摩擦着。


叶小倩已经在心里羞死了,心说自己怎么那么不矜持,一个没忍住就冲上去抢了姐夫的遮蔽,虽然是因为她真的很好奇姐夫那东西真正的样子。


看到的瞬间,叶小倩更是燥红了脸,心里却不住地产生着期待。


张哲不由心里一荡,怎么看叶小倩这个样子都是欲求不满啊,难道她对自己也有什么想法不成。


当下他忍不住试探道:“洗完了你还穿吗?”


张哲的心里充满了期待,这让他感到一阵罪恶。但话已出口,后悔也来不及了。


张哲本以为叶小倩就算不生气,也要赏自己几个白眼,出乎意料的是她的颊边红晕飞起,两只小手夹着内裤纠结地扭在了一起。


只是轻声说了一句:“姐夫你可注意节制点,或者你要是觉得最近身子虚,我就给你煲汤。”


太贤惠了吧!张哲的内心不住地咆哮。


说这话的时候她抬眸看着张哲,一双似水流淌的秋水眸子里瞬间都是满溢的柔情蜜意,目光也忍不住放在那处。


她是第一次见到男人的东西,没想到那么大,雄赳赳气昂昂的柱体屹立在空气中,真是无法想象这个东西插进去是什么感觉。


想到这里,她只觉得下面仿佛很空虚,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第4章


叶小倩回过神来的时候,双颊通红,小声道:


“但也别憋坏了,等姐姐回来可以……”


张哲猛地全身一滞。?


林雪?她根本不在乎这个事情。


叶小倩说话的样子实在太诱惑了,虽说神情羞涩,都不敢怎么对视。但是偶尔对上她那勾魂夺魄的双眼和充满暗示的眼神,张哲怕再待下去火焰都要把自己给吞噬了。


他连忙逃也似地提起裤子回了自己的卧室,根本不敢回头看叶小倩的眼神。


望着姐夫慌张地跑走了,叶小倩的心里有些怅然若失。


随即摸摸自己发热的脸颊,那可是自己的姐夫啊……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张哲身体里的燥热一刻没消,干脆看小电影解火。


直到凌晨十二点,收到妻子一条告知加班的短信,张哲也习惯了,不久后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姐夫,你想要我吗?”小姨子叶小倩笑着,眉眼弯弯,红唇张阖诱人,身前两团白皙圆球和袒露娇躯倚靠在张哲的怀里轻柔摩擦。


那动人的声音似在耳畔不断地回荡着,妩媚二字在叶小倩的身上展现到了极致。


热血男儿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撩拨,张哲猛地一个翻身就把叶小倩压在身下。


绵软的身体触感真实,那紧致火热更是让他几近疯狂。


两相缠绕,娇人喘息一声盖过一声……


在释放的那一刻,张哲突然猛地睁开了眼睛。


“只是梦啊?”他不由口干舌燥,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感受着自己的全身燥热,张哲觉得这个梦也太真实了吧,撩开被子一看,一滩湿润让他无地自容。


二十七岁的男人了,居然还会因为这种旖旎梦境而控制不住自己。这也说明了张哲自己对于叶小倩的欲望已经热烈到无法压抑了。


但是叶小倩是他的小姨子啊,虽说张哲无法不承认,曾经那个青涩女孩已经出落的风情万种了,要是妖娆发起浪来,绝对诱惑比她的姐姐林雪还要足。


林雪也是一等一的娇人,气质高雅、肤白貌美,符合男人所有完美老婆的样子,当然除了工作狂这点。


本来张哲指望着妻子能回来给自己降降火气,今晚居然加班。


连喝了两杯水,又抽了根烟,他那郁结的心里才轻松了不少。


现在张哲一想到叶小倩,就一阵心烦意乱,人无法不直面心里本能的欲望,但是身份上的枷锁让他的心里也翻涌着巨大的负罪感。


烦躁的张哲去上了个厕所,却发现叶小倩的门缝里还透出朦胧灯光,这妮子居然真的没关门。


张哲的心里立刻想到了叶小倩之前说给我留门的话。


喉结滚动,他的手鬼使神差地就推开了叶小倩的房门,蹑手蹑脚地进了房间。


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床上熟睡的叶小倩,漂亮的脸蛋呈现娇俏可人的淡粉色,红唇嘟嘟囔囔的似乎还在讲着梦话,睡姿也不老实,说到底还是一个小女孩。


房间里开着灯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等自己的姐夫呢。


本想给她关上灯拉好被子就出去,张哲的眼神却忍不住游移了一会儿,瞬间呼吸一滞。


叶小倩身上穿着宽松的白色纱质睡裙,半透明的材质里,那白皙、光滑的脊背手感张哲都还能想象到。两条笔直修长的温润长腿叉开夹着被子的一脚,充满胶原蛋白的肌肤让人看着就像伸手摸上去。


那腿间更是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天蓝色的布料。


张哲下身顿时搭起了大帐篷,前所未有的大。


 


第5章


不住地吞咽着口水,张哲的手几次想抚摸上去都被他强行克制住了。?


但是近距离观看叶小倩完美、白皙的身材,而且还是一个乖巧睡着的叶小倩,那不老实的睡姿极尽诱惑,一副随意任君采摘的温顺神情。


实在是太刺激了。


张哲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恨不得自己立刻化身饿狼扑上去。


男人都喜好新鲜事物,更何况面对一个总不归家的妻子,憋闷的欲望早就渴望发泄了。


原本张哲对除了妻子的任何女人都敬而远之,但叶小倩本就是个例外啊。


身为妻子的表妹,一直都存在于张哲的生活中。虽然张哲一直都把她当小女孩、当自己妹妹一样对待,未曾有过任何非分之想。


但浴室的误会就像是一把铁锤,敲破了张哲被朦胧遮蔽的心。


叶小倩,已经长大了,听说在大学那会儿身后就有无数的追求者。


“咕噜。”张哲已经不知道咽了多少口口水了,下身胀的发疼。


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就摸摸,不做什么,力气轻点不弄醒她就行。


不断地深呼吸着调整心情,在经历了剧烈的思想斗争后,张哲的双手终于颤抖着抚上了叶小倩的两条大白腿。


手掌碰触到的那一刻,青春活力的少女皮肤迸发出充足的弹性,那带着淡淡冰凉的滑腻手感让他忍不住用力揉捏起来。


呼吸越来越粗重,张哲粗糙的大手不断地在她腿上摩擦着,不舍得离开。


“呃……”叶小倩突然嘤咛一声。


吓得张哲立刻收手,随时都准备跑,但下一刻她就只是皱了皱小鼻子,又接着发出匀称的呼吸声。


张哲只觉冷汗都下来了,心里庆幸着,却依旧舍不得走。


看叶小倩睡得那么死,这次张哲的胆子大了点,悄悄地把她的睡裙边往上一拉,撩开到了腰间,那天蓝色的棉质内裤和半包裹着的浑圆翘臀就展露在了他眼前。


这尺寸傲人的娇臀,实在是对男人致命的诱惑啊。


大手轻压上了她的大腿根,张哲的一只手游走着,时不时游离到中间那条细缝处有意无意地碰触两下,另一只手则覆上了半边翘臀。


一把握住,丰盈弹性的手感险些淹没了手掌,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张哲的两只手各行其是,那舒适的手感让他的手像是黏上一层胶水般,无法离开。


但张哲也不敢太过分了,一切动作都是温柔再温柔,生怕惊醒了叶小倩。不过叶小倩也睡得太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好好地打量了一下,确认她没有装睡的成分。


张哲忍不住蹲下来,正对着她的两条长腿间,凑上去看,草莓色的棉质内裤包裹住肉肉的那处,几根黑色的毛发从内裤的缝隙处像杂草一般长出来,张哲鬼使神差的闻了一下,立刻充斥鼻尖的少女荷尔蒙味道带着淡淡的酸涩和清香,这样的复杂的味道愈发刺激了他。


这穿在身上的和脱下来的果然诱惑不一般啊。


半遮半掩其实才是对男人最大的诱惑,张哲忍不住越凑越近,灼热的呼吸喷吐在她的大腿根部,带得张哲的鼻尖痒痒的。


张哲清楚的看到干燥的内裤上,竟然渐渐湿润,这令张哲浑身燥热,只是感受到呼吸就这么敏感,看来自己的小姨子也是一个骚妮子。


他忍不住伸出手指,挑开内裤的一侧……

>>>>本文《星火燎原》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58220-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