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遥控器玩校花下午|不要了里面太满了h

时间:2019-10-09 14:18:57编辑:博弈

这才发现一个穿着休闲装,一脸痞气的青年男子蹲在我旁边,正捏着鼻子好奇的打量着我。


我被鬼胎吸食精血过多,头眼发昏,朝他摆了摆手,却依旧说不出话来。


那男了一脚将半块带着骚味的沉香踢开,嘻嘻笑道:“养蛇被蛇咬的常见,但香婆着了香的道,这还是第一次见,还是一个怀了鬼胎的香婆!幸好我随身带了童子尿,这可是满月男童早晨的第一泡尿啊,我能卖大价钱的呢,你可得给我钱。”


他一股的说出来,将我原本满腔的感激冲得个稀散。


不过他见我说不出话来,倒也一边说一边起身倒了杯温水给我,还记得加了点白糖。


喝了碗白糖水,我身体依旧发冷,但也稍稍好受点,看着这个不知道哪来却救了我一命的青年,带着疑惑的道:“你是谁?”


“我叫齐楚,来找云婆婆看香的,她人呢?”齐楚似乎这才想起来,也不管我了,忙起身大叫道:“云婆婆,云婆婆……”


他嗓门极大,震得我头痛,忙叫住他道:“我外婆出去了,现在是我看香,你别叫了。”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幽幽的道:“你是云清?”


正好奇他怎么知道我名字,他却将包朝背上一背,朝我幽幽的道:“不是哥看不起你,你这样子看香实在是……,你就当我没来过吧。”


说着转身就朝外走,明显对我十分不相信,连外婆都不找了。


我一口气卡在喉咙里,闻着尿骚味,抬头看了看墙上的农家历,果然诸事不宜,所以今天我倒霉。


既然他要走,我也不想留,今天这状态真不合适看香,我现在明显有着失血过多的症状。


却没想齐楚走到门口,又转了回来,半眯着眼看着我道:“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今年二十三,明年就是本命年了?”


他说这话时,眼睛慢慢转到我小腹,一步步退了回来,伸手想将我拉起来,但看我一身童子尿,似乎有点嫌弃,又抽了张纸巾给我,嘻皮笑脸的道:“你去收拾一下,洗个澡换身衣服什么的,我们再好好聊。”


我瞄了他一眼,想着他提及本命年的事,怕是知道些什么,扶着墙慢慢起来,又喝了碗糖水,用块布将地上半块淋了尿的沉香包好,这才去洗澡。


等我洗好澡出来,齐楚居然系着围裙在厨房做饭,还朝我挥手道:“我杀了鸡给你熬了红枣鸡汤,补一补。”


看他熟练的拿碗装汤,好像他才是主人。


不过我也懒得去问,坐在一边打量着他。


这家伙随身带着童子尿,知道我本命年有一劫,却又不僧不俗,看不出来路,不过他做的饭确实不错,手脚也麻利,我洗个澡的功夫居然还杀鸡煲汤了。


饭后还有南瓜甜汤,我有点怀疑他是个厨子时,他捧着甜汤朝我道:“你吃了我一顿饭就算了,可这救命之恩不能忘吧,等你外婆回来,你收拾收拾跟我去趟江西,帮我看个香。”


他说得理所当然,轻描淡写,我却差点一口甜汤呛到,装着气虚无力没回他,他倒自顾的收拾碗筷,麻利的洗碗收拾厨房,那样子安全是居家好男人啊!


晚上外婆回来,齐楚二话不说捧上一碗鸡汤,她喝完,立马眯着眼道:“云清,你跟齐楚走一趟吧。”


第一次知道收买一个人,只需要一碗鸡汤,外婆还十分坚决,我提到刘若水是受陆灵指使,要去刘家找她时,外婆却让我别管,收拾东西跟齐楚去就是了,离开这里避一避也好。


刘若水的电话是打不通的,我问到刘若水家里的电话,打过去,却说刘若水并不在家,我提及秦莫回来了,她家却并不信,我只得提醒她们几句。


两个半块沉香,是用人血杂合骨髓,和着尸油制成的,一烧怕是十里八乡的死尸都会返魂。我只得找了个粪坑埋进去,等香味被污后,再用石灰水泡烧就好了。


晚上我收拾好东西准备上床时,墨逸却突然出现,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双手揉捏着小腹,冷笑道:“那个陆思齐果然有本事。”


随着他的揉捏,小腹之中的鬼胎兴奋的游动,感觉比以往明显许多,墨逸手越发的用力:“那自制的返魂香效果还真不错,连本君都被蒙蔽了!”


“告诉你外婆,等你生下孩子之日,本君自然告诉她来历,不用四处打探。她有那闲情,还不如去查查陆家母子,那陆思齐被囚于地府,居然打伤鬼差逃了出来。”墨逸双眼发冷,冰冷的面具紧贴着我脸颊:“云清,他对你可真是深情,被逃之后,居然还不忘记借同生情偶找你,如若不是本君出手,怕今晚他就找上门来了。”


陆思齐又逃了?


我猛的想到,半年前陆灵就将制“返魂香”的法子教给了刘若水,而且也就是半年前,苏溪将陆思齐介绍给了我,难不成半年前她就准备这些了?


但为什么以前她又不准我和陆思齐结婚?


“除了将他送到地府,就没有其他办法控制住他了吗?”我将墨逸的手推开,盯着他冷声道:“那返魂香就是陆灵制的,我今天差点死在那东西手上。”


鬼胎要我的命,还得十月怀胎去了,可陆家母子却时时刻刻在搞鬼,尤其是陆思齐接连两次从鬼差手里逃脱,如果墨逸肯帮我出手对付的他们,我就能安心解决鬼胎了。


墨逸冷哼一声,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翻身而上,冰冷的面具紧贴在我额头,双眼透过面具紧盯着我道:“你让我帮你除掉陆思齐?”


还没等我点头,他就直接开口道:“他是献祭之人,本君受他祭祀之物,固然不能伤他。所以……本君无能为力,你好自为之。”


>>>>本文《阴婚不散》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58235-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