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床上被男票做哭是什么体验|和两个男人三p舒服吗

时间:2019-10-09 14:20:57编辑:博弈

老周从中医院退休不久,爱人又去世了,独自守着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过活,十分孤单。


幸亏来了位小保姆,家中这才有了生气,


这位小保姆是老周同事的侄女,是个乡下人,名字叫刘芳,刚满十八岁,模样长的非常俊俏,留着长长的头发,身材发育的很好,前凸后翘,青春可人,让人看着欢喜。


老周垂垂老矣,又孑然一身,本来对生活已无奢望,但自从刘芳到来后,年轻女孩所特有的那种活泼和天真,让他感觉到生命里那把火又被点燃了。


不过,鸿沟明明白白摆在那里,年纪的差距,社会道德的约束,愧对同事的心理,都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但随后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却推着他开始向前跨越了……



这天傍晚,刘芳一直到伺候老周吃完晚饭后,才照常去冲洗身体,准备下班离开。


但在清洗下身的时候,不小心将喷头阀门调大了,在强大水流的冲刷下,她就觉得一阵发痒,随后,有东西流了出来。


刘芳以为自己得了病,一下子就慌了神,站在那里左思右想,越来越害怕。


老周看了一集电视剧,也不见刘芳出来,未免有些狐疑,便去敲门询问。


刘芳急忙穿上衣服,走了出来,愁云满面,也不敢看老周,只是轻声道:“周,周爷爷,我没事……”


这副样子,没事就怪了,老周一下子就看出了端倪。


“芳芳,我和你叔叔是老同事了,你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老周亲切地说道。


刘芳手捏着衣角,咬了咬嘴唇,这才用蚊子般的声音道:“周爷爷,我好像得病了。”


老周一听,立马吃了一惊,连忙问:“你哪里不舒服,快和我说说。”


刘芳欲言又止,脸上现出纠结的神色,很明显是难以启齿。


老周一见,抓住刘芳的手,摸了摸脉,感觉无异象,这才放下了心,趁机握着那光滑小手不放,问道:“芳芳,你叔叔把我的情况向你介绍过吧?


“介绍过,我叔叔说,你是本市闻名的老中医,不知道治好了多少疑难杂症。”刘芳说着,抬起了头,眼神里满是崇拜之色。


“这就对了,那你还有什么可犹疑的呢,赶快说说是怎么回事,没有你周爷爷治不好的病。”老周点头。


一边说,他还一边打量着刘芳,就见那湿漉漉的头发,紧贴在白嫩的脸庞上,清秀的眉毛,像是被雨洗过,嘴唇红润欲滴,白色弹力T恤紧紧勾勒出完美的身材,美丽动人。


腰细细的,仿佛弱不禁风,但臀部却非常丰满,显得性感而又健美,白色热裤下的两条大腿,笔直而又修长,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刘芳听完老周这番话,才鼓足了勇气,有些紧张地道:“周爷爷,我刚才洗澡的时候,不小心将喷头水流调大了,然后,然后,身体便开始有些发痒。


她这一说发痒,让老周心里也发痒了,急不可待地问:“你说明白了,哪里发痒?”


刘芳又使劲咬了咬嘴唇,这才指着小腹,艰难地道:“是,是这下面发痒。”




第2章

老周一听刘芳说下面发痒,联想起她先前说喷头水流加大的事情,一下子便明白了怎么回事,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这哪里是得了什么病,而是水流冲刷,加上手掌抚摸,让这个已经长成了了的女孩产生了性冲动,从而让下面有了异常的感觉。


估计乡下的学校没有什么生理健康课,而刘芳的父母,也没有向她讲过这方面的问题,所以她才会对这方面如此无知。


老周本想给刘芳解释一下,这不过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但眼睛盯着那热裤紧紧包裹的地方,鬼使神差,却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是什么样的痒法?你得详细说说,我才能判断是怎么回事。”


他对这个女孩的渴望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理智并不能阻止他动点歪心思。


刘芳因为先前已经鼓足勇气张了嘴,再加上对老周的信任,便红着脸,轻声地将感觉都讲了出来。


“周爷爷,水刚冲上去的时候,只不过是外面有点麻麻的感觉,但我将水流不小心加大之后,里面也开始出现了这种感觉,随后便痒痒的,很强烈,就好像能传到心里一般,而且,还流出了东西,我从来没见过,好害怕。”


随后,她又焦急地问:“周爷爷,我这是什么病啊,能不能治好?”


老周装作很认真的样子,听完刘芳的描述,心里却和长草了似的,眼睛盯着刘芳的身体,看了又看,贪婪地很,但嘴上却一本正经地道:


“唔,人体各个器官和部位,都是互相关联的,你那里的症状,只是表象,实际上是怎么回事,需要彻底检查一下才行。”


刘芳又害怕了起来:“周爷爷,你是说我身体内还可能有更严重的病?”


“这不好说,我得检查完了才能判断,芳芳,你身体放松。”老周说着,煞有介事地按了按刘芳的光滑的肩膀,“我按这里,你那里有异常的感觉吗?”


“没有。”刘芳摇头。


“这里呢,还有这里……”老周手移到了修长的脖颈上,然后又轻抚了一下那好看的锁骨。


白嫩的皮肤,有些凉凉的,那美妙的触觉让老周有些神不守舍


刘芳却很紧张,她为了配合老周的诊断,正细细的感受自己身体的反应,就觉得老周温热的大手经过之处,有点麻麻的感觉。


“周爷爷,好像有点麻麻的感觉,但不强烈。”刘芳赶紧汇报道。


“唔,我想我知道问题出现哪里了,芳芳,你继续放松,我确定一下,看看病根是不是在这里。”老周说着,将手开始慢慢往下移。


那白色弹力T恤包裹的地方,近在咫尺,老周嘴里已经有了口水,忍不住咽了咽,然后隔着衣服轻轻按压了一下,感觉那柔软后,便问道:“这里呢?”


“这里好像过了一下电。”刘芳又紧张起来,“周爷爷,难道病因出在这里?”


老周哪里能就此罢手:“还不能确定,待我继续观察一下。”




第3章

刘芳从小到大,还没被男人触碰过,如今感觉到老周的大手再次游走按压,电流袭来,下面竟然又有了麻麻的感觉,便又羞又急地道:“周爷爷,下,下面又出现了那种状况,是不是这里便是病根?”


老周眼见刘芳不自在到了极点,知道不可操之过急,便将手恋恋不舍地收了回来,装出沉吟的样子:“唔,可以初步肯定,你上身这里气血不畅,导致下身无力抵抗湿寒侵犯,所以才会有那些症状。”


刘芳听得云山雾罩:“周爷爷,我,我有点听不明白……”


“我打个比方,你要是蹲久了,腿会发麻,这也属于气血不畅,当然喽,你这气血不畅和这个比方大不一样,是属于病理性的。”老周开始胡扯起来,“人体一旦气血不畅,就会百病丛生,尤其是女人,体质偏阴,更是容易引起各种妇科病,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以后生育都会有问题。”


他言之凿凿,刘芳则听得胆战心惊,彻底慌了:“啊,周爷爷,我的病已经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了吗,这可怎么办啊……”


老周眼见刘芳的反应,心里明白,这位小美女已经被吓住了,只要再危言耸听一下,便能彻底搞定她:


“你想一下,病根在上面,下面却已经出现了症状,这说明身体已经起了连锁反应,你说严重不严重?”


刘芳急的差点没哭出来,一把拉住了老周的手,哀求道:“周爷爷,请你帮帮我吧,你是名医,一定有办法治好我的病是吧……”


老周:“芳芳,你也别太害怕,我也就是初步诊断了一下,说不定情况没那么糟糕,要想确诊,我的看看你下面被湿寒侵袭到了什么程度才行,你躺在沙发上,让我仔细替你检查一下。”


刘芳现在吓得六神无主,哪里还会拒绝,乖乖地就躺了下去,但身体却本能性的紧绷着,手也下意识地抓住了热裤。


老周看见刘芳如此听话,不禁心花怒放,将手伸到了刘芳的腰间,拍了拍她的小手道:“芳芳,别这么紧张,很快就会检查完的。”


事到临头了,刘芳又打了退堂鼓:“周,周爷爷,非得检查那里吗?”


这也难怪,一个刚成年的女孩,要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心里这道坎很难过去。


老周和蔼地道:“芳芳,可不能讳病忌医,你想一下,是现在及时治疗好,还是以后严重了,投医无门好?要知道,这种病眼中了,你无法恋爱,无法结婚,无法要孩子……”


刘芳心里又恐惧了起来,战胜了羞涩,将手慢慢松开了。


老周一见,不再耽搁,快速地将那纽扣解开,然后开始将白色的热裤向下褪。


他一边褪,一边紧紧盯着慢慢显现出来的白色内裤,手都有点哆嗦了,这可是他这一阵朝思暮想的场景。


香艳的画面和诱人的气味一起袭来,让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气息越来越重。




第4章

刘芳虽然闭着眼,但也感觉到了老周的异常,忍不住将眼睛微微睁开,看见老周呼吸急促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竟然也有点兴奋。


眼见老周又要脱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她不禁将腿并紧了,弱弱地说道:“周,周爷爷,我自己掀,掀开行吗,就不要再脱了。”


说着,她恐怕老周先下手,自己先用白嫩的小手,将底裤向旁边拨了拨。


“但是你这样并着腿,我也看不清啊。”老周猴急地道。


刘芳没办法,只好慢慢将腿劈开了一点,但这一点,就让老周血压蹭蹭往上窜,迫不及待地凑了过去。


尽管老周只是在观看,却让刘芳心里砰砰跳了起来,那种麻麻的感觉,再次出现。


她又羞又怕,用蚊子般的声音问道:“周,周爷爷,你能确诊了吗?”


“现在只能看清外面,我还需要检查一下里面,芳芳,你将腿再岔开一点。”老周口干舌燥地说道。


在刘芳努力将腿又劈开一些后,老周已经将手指伸了过去,堂而皇之的探查。


刘芳就感觉到如电击一般,随后,那种酥麻的感觉,比被水流冲刷时还强烈。


“啊,周爷爷,我,我怎么感觉病又严重了。”刘芳颤声道。


老周此时热血上涌,身体都要爆炸了一般,闻听刘芳的话,手上不停,嘴里信口胡诌道:“这很正常,我需要看见你最严重的反应,好确定病情到了什么程度。”


随着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刘芳心里的恐惧也越来越大,加上羞到骨子里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将老周的一下子推开了。


“周,周爷爷,我好害怕……”刘芳话音里带着哭腔道。


老周这才意识到,自己既然说了她这种痒是病,那么,此时让她有了这么大的反应,岂不是让她恐惧到了极点,接下来的事情,哪里还能继续下去。


不行,必须要安抚住这位小美女,想法让她心甘情愿的接受自己的行为。


他脑子里疾速琢磨了一下,然后换上了轻松的神色,擦了擦手道:“芳芳,你别害怕,我已经确诊了,虽然有点严重,但我完全可以治好。”


刘芳长舒一口气,脸上现出喜色,急忙问:“周爷爷,那要怎么治?”


“我决定要先用推拿手法,将你的气血弄畅通了,这是治本,然后再以毒攻毒,将侵蚀到你体内的湿寒逼出,这是治标,双管齐下,保管能治好你。”老周装模作样地道。


随后,他又现出了忧虑的神色:“只不过,我怕你不配合,那样的话,我再努力也没有用的。”


刘芳听见老周这套天衣无缝地治疗方案,心里已经深信不疑,此时急忙保证道:“周爷爷,我绝对会配合你的,只要能将病治好,我什么都能忍受。”


老周心里大喜,说道:“行,那你将衣服全脱了吧,我马上开始给你治疗,这一回,可别再紧张和害怕了。”




第5章

老周虽然一直在哄骗,但由于医术底子在哪里,所以,从头到尾,话说的滴水不漏,逻辑十分自洽,让刘芳已经深信不疑了。


她微闭着眼,将弹力T恤慢慢脱掉,然后又将手伸到了后面,鼓足了勇气,解开了内衣背带。


老周眼睛都直了,没等刘芳去脱下面,便急不可待地道:“芳芳,你赶紧躺下,我先给你将气血推拿畅通,要谨记,将自己的感受随时报告,我才能确定疗效如何。”


刘芳躺下了,摆出了开放的姿势,为了治好病,她已经豁出去了。


老周手有些颤抖,这回可是实打实的接触,那白嫩和温软,真是舒服极了……


随着老周的按压推挤,刘芳忍不住呻吟道:“周,周爷爷,我感觉很强烈,是,是不是气血要畅通了?”


“什么时候,你感觉到头脑一片空白,那就表明畅通了。”老周加大了力度,说道。


刘芳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脸色微红,继续道:“周,周爷爷,我觉得头开始晕了,是不是见效了?你用力治疗吧,我不害怕……”


老周体内火焰熊熊燃烧,再加上刘芳这随时将感受讲出来的刺激,他头都有点晕了。


刘芳先前还想着治疗的事情,及至到了最后,本能已经被点燃,感觉到了无比的舒畅,身体竟然随着老周手上的节奏扭动了起来。


那还未完全干了的秀发,已经散成一片,白嫩的脸庞,满是红晕,眼神迷离,还有那嗯嗯哼哼的声音,无一不刺激老周的神经。


“啊,周,周爷爷,我感觉要窒息了……”刘芳最后喊了一句,然后便彻底软下了身子。


老周停止了动作,看着软软躺在那里的刘芳,心里感到激动和莫大的满足。


这位小美女第一次的欢娱,是在自己手上完成的。


良久,刘芳才清醒过来,轻声问道:“周爷爷,被你说中了,我刚才脑子确实一片空白,是不是气血畅通了?”


老周笑着点点头:“对,下面,我们便要开始用以毒攻毒的手法了。”


刘芳此时再也没有丝毫抗拒的意思,懒懒地躺在那里,任凭老周将自己的底裤褪下,轻声道:“周爷爷,麻烦你了,我感觉我这病很脏,出来那么多东西……”


自己占了便宜,还被这小美女感恩戴德,老周心里有些得意。


“不麻烦,不麻烦,我是医生,对这些东西并不在意,你闭上眼,继续说自己的感受就行,然后,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要紧张,相信我能治好你的病就行了。”老周说着,就将手伸了过去。


刘芳心里充满感激,果然闭上了眼,细细感觉:“嗯,又有酥麻的感觉。”


“周爷爷,好像那种东西又开始流出来了。”


“嗯,我,我又开始有点头晕了。”


她在闭着眼,说自己的感受,根本看不到,已经血脉偾张的老周,一边手上不停,一边已经将自己裤子解开了。


“芳芳,我要马上以毒攻毒了。”老周喘着粗气道。

>>>本文《偷香邪医》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58238-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