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到就不松口(h):手指慢慢推入冰块,女友下面能放一个拳头

时间:2019-10-09 14:28:02编辑:博弈

黑色丝袜


我叫邵美丽,仔细算算结婚已经七八年了。


我老公长期在外面上班,这些年,就整日整夜的独守空房。


时间久了,那方面一直得不到满足。


有时候我都想在外面找个野男人了,但好在有个儿子陪陪我,可以分散分散注意力。


儿子东明是何亮前妻所生,上个星期就一直吵吵着要去海洋馆。


我今天一大早就起来弄得吃了,张罗着准备出门,他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条黑色的渔网丝袜递给我,“妈,你穿这个吧。”


我一怔,心里一慌,盘算着东明估计是到了年纪,在外面学坏了。但毕竟我也不是他的妈,平时说话都会顾忌一下,“东明,时间不够了,我们还是出门吧。”


他没等我说完,又将丝袜塞到了我手里,“妈,其实你挺好看的。女人要多打扮自己,这样爸也乐意回来。”


说完,他一双黑黝黝的眼睛就在我身上打量。


我穿的一件印花裙子,领口还有些看,他在胸前溜了一圈,又往下扫去。也是遗传的原因,我皮肤很白,一双腿又细又直。


东明眼里看得冒光,舔了舔嘴边。


我浑身一烫,扭过了身子。上次被人这么欣赏,还是七八年前何亮追我的时候。心里有些喜,但转瞬又狠狠掐了掐自己。


真是缺男人缺疯了,居然对自己儿子动了念头。


可他的话倒是提醒了我,结婚后,我一直没怎么注重打扮,身上的印花裙子还是几年前买的,又皱又过时。难怪何亮根本就不着急回来。


重新扫了一眼那条丝袜,东明冲着我点了点头。我也许是该好好打扮自己,这么想着,我鼓起勇气,回房里好好捯饬了一番。


换了一身黑色的紧身裙,戴上了耳环,画了个淡妆才出门。一路上总感觉东明的眼睛在我身上来来回回的打量。


我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先一步挤上了公交车。公交车上的人出奇的多,我找了个位置靠着。


突然,身后一个结实的胸膛撞上了我的后背。


我本能准备回头,下一瞬,炙热如铁的棒状物体抵在泪了我的裙子上。我心尖一颤,太久没有碰过那玩意,一时间愣了神,呆住了。


谁知,那玩意直接滑进了短裙,抵在了我的臀缝之间,很烫……


我满脸烧得通红,心底有个地方发痒。仅存的理智告诉我,不可以。我捏紧了拳头,挪了挪位置。


好巧不巧,就在这时,公交车猛地来了一个急刹车。车厢里传来惊呼声,所有人都往前倾了倾,身后的男人又压到了我身上。


发烫的坚挺摩擦着我的臀步,我身子里一阵电流涌过,一股强烈的快感在甬道内激荡,化为一股稠密的水流将nei裤打湿。


下一瞬,车厢里传来东明的声音,“妈,到站了。”


 


第2章 电动玩具


我咬紧牙关,一手推开了身后的男人,一手扯了扯自己的裙子,站直了身子。


接着没多久,东明出现在了我的跟前,“妈,我们下车吧。”


我嘤嘤‘嗯’了一声,下车后第一时间冲进了公厕里面。


当脱下内裤的那一刻,上面已经布满了水渍,在内裤外面还有硬物分泌出来的晶莹粘液。


我用内裤把大腿上的水渍擦拭干净,就这么真空走出了公厕。


心不在焉熬到了下午,东明接到电话有事先离开,我也就回去了。


只是一到家门口就发现,门外放着一个纸箱,上面只有我的名字。


我开了箱子,里面赫然出现了一根硕大的仿真电动玩具。


这根电动玩具和真正的男根长得一模一样,通体肉色,身茎上面布满了各种狰狞的青筋,比我丈夫的十六公分足足还长了四公分,而且还粗了一圈。


我吞了口唾沫,看得口干舌燥。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上面的来电是一串陌生号码。


电话接通后,对面传来的声音非常沙哑,应该是用软件修改过:“邵女士,礼物收到了吗?”


我下意识看了眼纸箱,紧张问:“你是谁?”


“如果你不想让今天你在公车上的视频出现在网上,就把那玩意放进你的身体里。”那边说完,我手心放凉。


做梦也没想到白天公交上的一幕,会被人录视频。


万一传到网上,我还怎么做人。


“赶紧的吧,现在就塞进去!”那边还在催促,“要是传到网上了,你的老公看见了……”


“够了,我听你的。”


我没得选,脱掉了短裙,分开双腿坐在沙发上。


将电动玩具往下面一点点进入,湿润的甬道传来阵阵酥麻。


“啊……”我控制不住的喊叫一声,电话那头嘿嘿笑道:“看来真是你也很饥渴啊……”


他话音未落,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东明回来了。


我赶紧关上了门,将电动玩具藏好了,又换了身衣服,才出房门。只是客厅里能听见阵阵娇喘声。


我顺着声音走去,声音是从东明的房间里传出来的。他的房门没有合上,敞开着一条缝隙,里面有道微光透射出来。


我蹑手蹑脚走近了些,马上惊呆了。


儿子正一丝不挂的站在电脑前,他身下的硬物已经充血肿胀。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东明的硬物,他的硬物比丈夫的还要雄伟,甚至和那根电动玩具相比也不相上下。


粗长的根茎上缠绕着一根根凸起的青筋,那如同鸡蛋大小的蘑菇头撒着暗红色的光泽。他正盯着电脑屏幕,一边疯狂的套弄着硬物,一边拿着一条我用过的内裤猛烈吮吸。


眼前儿子撸动硬物的画面让我浑身酸麻,呼吸越来越烫……


 


第3章 煎熬


我拼命摇头,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可是当我看向电脑屏幕的时候,我的脑袋突然一懵,好像被人用拳头击中一样。电脑屏幕上播放着的比不是我所想象的成人电影,而是今天我在客厅用那根电动玩具满足的画面。


“这怎么可能?东明是电话内威胁我的人?他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的心好像被人刺了一下,一股寒意将我瞬间冰冻。我努力想要克制住自己的怒意,可是越是想要控制,就越膨胀的离开。


“何东明!”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站在门口怒气冲冲的大喊一声。


房间内的儿子似乎从未想过我会突然出现,他停止了自己撸-动的动作,一脸惊恐的朝我看了过来。


当屏幕中的我喷出那股清澈niao-液之时,儿子的身体剧烈一颤,一股浓-浊的粘-液从那顶硕大的蘑菇头喷涌而出。


“妈……妈……”东明惊恐的喊了一声,我看着他的硬物喷出浓液后慢慢瘫软,一股强烈的怒意迫使我冲进了房间。


“啪!”


我的巴掌重重落在儿子的脸上,他已经瘫软的毛虫抖动了一下,一丝晶莹剔透的粘-液因为毛虫的甩动,粘黏在我的睡衣上。


我厌恶的用纸巾擦拭干净,怒气冲冲喊道:“别喊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我说完,重重摔门离开回到了我的卧室。


但一躺下,满脑子都是儿子对着我的视频lu-动下体的画面。我明知道这样不对,但我的身体也确实想要,脑中有一种邪恶的想法,就是让东明狠狠地满足一番……


可他是我的儿子,我是他的继-母……那种观念狠狠将我煎熬了整整一晚。


之后几天我一直躲着他,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他看我的目光,更加炽热了。


好在,老公打电话来说,要回来了。


晚上我准备了一桌好菜,我们一家三口表面看起来其乐融融,可是每次我给丈夫夹菜的时候,儿子的目光都会流露出一抹吃醋的意味儿。


餐厅的气氛太显压抑,我起身进入厨房,清洗着厨房的一大堆碗筷。


就在我激动的幻想着,晚上应该如何让丈夫疯狂弥补我饥-渴身-体的时候。


突然间,我感觉到一只手突然摁在了我的屁股上,而且还重重揉捏了一下。


本以为是丈夫控制不住需求跑来骚扰我,我骄哼一声,伸手准备把丈夫的手打开。


可是我刚刚伸出去的手却被另一只手抓住,在这只手的牵引之下,我触碰到了一根坚硬似铁的粗壮硬物。


“老公,别这样,儿……”我说完抓住硬-物揉-捏了着转过了身子,可是看清身后来人的时候,我吓得急忙松开了手,怒气冲冲喊道:“东明,你干什么呢?你爸爸在餐厅你就敢这样乱来?”


 


第4章 当着爸爸的面


本以为我提起丈夫在餐厅,东明会将揉捏我屁股的手拿走,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更加生猛的抓了一把。


我被他抓得非常生疼,抿着嘴轻哼一声。


儿子突然笑道:“妈,我爸回来也没什么,我们俩就在厨房,他看不到的。”


我吓得花容失色,我不知道儿子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么大胆,竟然连丈夫都不害怕。


还没等我想明白这个问题,儿子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朝他依旧还在跳动的硬物上抓了过去。


我极力想要将手抽回来,可是儿子的力道很大,我根本就挣扎不出来。


手指再次触碰到了那刚硬的物件,上面的灼热顺着手心辐射全身。


我想要将手松开,但儿子却并没有打算放过我的意思,将手直接顺着我的睡裙探了进去,隔着内裤轻轻抚摸着我的花蕊。


我扭动身体剧烈挣扎:“东明,你再这样我可就要喊了!”


儿子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他狠狠扣动了一下我的花蕊,让我娇躯颤抖,他挑眉俯身在我耳边,威胁说道:“妈,你真的好美。我好想干你,你就满足我吧,否则我就把你在客厅用电动玩具放荡的视频发到网上去。”


“你……”儿子的威胁让我怒目圆睁,但是他抚摸我的下体的手突然用力,让我眉头紧皱,控制不住发出了一声娇喘。


“放手!”我用力举起巴掌准备扇下去,他突然伸手将我的手腕抓住,抚摸我下体的手也没有闲着。


将我的内裤朝边上拨撩开来,手指瞬间没入到了我已经湿润的甬道里面轻轻扣动着。


阵阵快感席卷全身,我扭动着身体娇喘祈求:“东明,你放手,求求你快点放开我,你爸在餐厅呢,这样会让他看到的。”


儿子脸上浮现出一抹邪笑:“我爸已经睡着了,就算你在他耳边放肆的娇喘,他都不会醒过来的。”


我吃惊喊道:“你下药了?”


“一点安眠药而已。”东明如同魔鬼一样,他抓住我的手再次朝硬物探了过来:“妈,你就快点摸吧,不然我现在就去房间把你放荡的视频发到网上。”


面对儿子的威胁,我已经不知如何是好。


为了不让更多人看到我用电动玩具填充身体的那一幕,我忍着母子不伦的关系,用手主动握住了儿子的硬物。


当那如同钢铁般坚硬的东西攥在手中的时候,儿子的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他轻轻用力抠动还停留在我身体内的手指,我也感觉到一阵酸软,整个人半趴在了橱柜上。


我闭着眼睛,忍受着儿子用手指带给我的阵阵快感,但嘴巴却不争气的呻吟出来。屈辱从心中一波波升腾起来,儿子喘着粗气,腰部不断耸动,让我手中的硬物进进出出,而他抠动甬道的力道也慢慢加大。


甬道内所分泌出来的液体顺着他的手指滴落在地板上,我用手使劲儿捂着嘴巴,可是那羞耻的呻吟声还是传了出来。


猛地,儿子没有任何征兆将搅动我甬道的手指抽了出来,一阵空虚让我异常难受。


“妈,我们去客厅吧,当着我爸的面,这样才刺激。”


 


第5章 快停下来


“不行,我不要这样,东明,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做出对不起你爸的事情……”


任凭我如何祈求,东明硬是拉着我的胳膊来到了餐桌前。


丈夫已经昏迷,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东明冲着我邪恶笑了一声,突然环抱着我的腰部将我压的趴在了餐桌上。在我撅起屁股的那一刻,我感觉到睡裙被儿子掀开,我的内裤在瞬间被他脱到了脚踝处。


“妈,你下面真美。”儿子在我耳边低声说着。


在感觉到这根硬物即将要挤入我身体的时候,我本能想要逃脱,可是儿子在身后死死抱着我的屁股,突然用力,将整根硬物全都填充了进来,开始疯狂的耸动着屁股。


“啊!东明,出去,快出去呀!不行,不行呀,我是你妈,我们不能这样啊!别再动了,不要这样……”我的身体被儿子撞击的颤动不止。


“妈,说什么不要?你看你下面都流水了,真是太美了。我早就想这么干你了,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现在我终于进到你里面了,我好兴奋,好舒服啊。”


“别,别叫我妈,放开我,东明,啊……”


“妈,你叫我的名字,我好高兴啊。我想让你更爽啊。”


在我双目瞪大的同时,儿子将我翻转,让我侧身而躺,他捞起我的一条大腿,以着这样的姿势,猛的进入了我的身体。


看着已经昏迷不醒的丈夫,我的眼泪滴滴流淌下来。


丈夫也许做梦都想不到,在他回来的这天晚上,我会被孩子如此作践,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强行刺入进来的。


我想要挣扎,可儿子没有给我机会。


一拨一拨的冲击,让我的声音都开始变得残破:“不要了,东明,饶了妈妈吧。”


“呵呵,还不行哦,妈,还不到时候,跟我一起。妈,你感受到了吗?我在你的里面啊,你爽不爽呀?嗯?”儿子的动作越来越快了。


“我受不了了,东明,快停下来,我要……”此时我意识到自己要高潮了,用力的推拒着儿子。


我现在非常清醒,我怎么能和儿子一起攀上高峰?虽然他的技巧真的很好,可那也是我的继子啊。这可是乱伦呀!不,绝对不可以。


“呵呵,妈,事到如今,你还要挣扎吗?嗯?呵呵,我偏不让你如愿,来吧,妈,让我来引领你到高潮吧。”儿子下身的动作更加刁钻起来,每一下都进入到我的最深处。


我已经无法思考了,我被这一连串的打激弄得傻掉了。在我身上驰骋着的,是自己的继子,儿子那粗大的硬物正捅着我的甬道,而我,竟然舒服的马上就要高潮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如果是一场恶梦,那么,请快些醒来吧。


只是我失望了,儿子可没打算放过我。他一直是个极其优秀的少年,他在学校里可谓是呼风唤雨,喜欢他的女生排成排,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内心很变态,他一直想和妈妈恩爱。其它女人或者女生都引不起他的兴趣。


儿子大力的挺动着:“妈,我要到了!你也一起吧。”


儿子扬起脖子,到达了顶峰。

>>>>本文《无法释怀的爱》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58249-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