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c你林嘉时_新婚傻小子什么都不懂|戴安妮

时间:2019-10-09 14:28:57编辑:博弈

“戴安妮,你死哪去了!电话也不接,还跟老娘玩关机,我看你是皮子痒了欠收拾了是不是!我问你,你那微信啥意思?什么你要是回不来就让我照顾你妈和你弟。告诉你,老娘也上有老下有小的,没时间照顾你妈和你弟,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给我囫囵个的回来,别总想着把担子甩给别人,我欠你的吗?想都别想,做梦去吧!”


等她骂完了,旁边突然发出一声忍俊不禁的笑声。


我尴尬的看了秦骁一眼,侧过身讪讪的将电话帖在耳朵上,小声说:“雅雅,你小点声喊,一会喉咙都哑了,我都听着呢。你放心,我囫囵个的回来了,胳膊腿一个都没少,好好的呢。”


电话那边突然安静下来,好半天没动静。


我还以为掉线了,拿起来一看仍在通话中。忽然,哇的一声哭传了过来,姜雅雅边哭边气恼的喊:“我为什么喊,还不是因为你!你吓死我了,死丫头,你在哪呢!”


“别哭,别哭,对不起雅雅,让你担心了。”我安抚完了小心翼翼的问,“你在哪呢?”


“我还能在哪!当然在你家楼下!”


我心底暖融融的,立马说:“我马上回去了,麻烦你移驾到旁边的超市,帮我买个电饭煲,你等着我,咱俩一起上楼。”


挂断了电话,我轻轻嘘出了一口气。余光瞟了一眼秦骁,他唇边带着浅笑,一手把着方向盘,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


“那个,吃饭我们改天约,我先回家行吗?”


秦骁点头,“这就是去你家的路。”


接下来我们两个都没在说话。也不知是宝马轿车的座位太舒适了还是因为刚刚打了一架,体力消耗巨大,我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而我仍然坐在车里,只是旁边的驾驶位里却空无一人。


我揉了揉眼睛推门下车,发现车门竟然被锁住了。


我隔着车玻璃四处打量,这看起来像个别墅式的度假村,绿植繁茂,还有一大片露天泳池。有点眼熟,好像我们公司之前接的那个度假村项目,我跟着赵恒非来过两次。


我身处的位置是停车场,也不知道秦骁去了哪里,竟然把我一个人锁在车里。


我拿起手机,却突然想起自己根本没有他的电话号。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一片嚣杂叫喊的声音,我抬头一看,顿时瞪圆了眼睛。


只见一个小别墅内跌怕滚打的跑出来一群血葫芦似的人,后面还有十几个人举着大砍刀追着,径直奔停车场跑来。


我吓的心脏瞬间跳到嗓子眼,连忙压低身子。


我靠!什么情况,黑社会火拼吗?


呼啦啦的一群人奔进停车场,听声音陆续的上了旁边的几辆车,引擎呼啸着远去。


以为那群狂徒走了,我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查看情况,却蓦地看到旁边的车窗户上贴着个脑袋,一个满脸血的络腮胡子大汉正狞笑的看着我,继而用力的狂拽车门。


我险些吓了个倒仰,尖叫破喉而出。


那络腮胡子拽了几下后见打不开,我稍稍将跳到舌尖的心脏咽回去,颤抖着手摸出手机,越慌越乱,一个没拿稳,手机滑出去掉到了脚边。


我连忙探身摸起来,飞快的摁下110。


那大汉见我报警,像个发狂的大猩猩一样疯狂的拽车门,砸玻璃。


电话很快接通了,我哆哆嗦嗦的喊道:“救,救命!”


“小姐,不要慌张,请仔细的说出你身处的地点和面临的环境,我们好派出警力救援!”


“我,我在,在度假……”村字还没说出口,驾驶室的车门突然被拽开,秦骁带着一身肃杀的寒凉之气而来,一把将我耳边的电话夺了过去,挂断了。


看到秦骁的那一刻我都快哭了,然而让我更加心寒胆颤的是,那群拿着大砍刀的人都默默的站在秦骁的身后,还有那个可怕的络腮胡子大汉,此时正恭敬的站在秦骁的身侧,哑着嗓子汇报情况。


“四哥,我们兄弟几个追出来,那群兔崽子都开车跑了。正好我在你车里发现了这个女人,估计是他们的同伙,慌不择路跑到你的车里藏起来了。”


“我不是那些人的同伙!”我一听这话立马举手做投降状,“秦骁你快和他说,我是你带来的啊!”


那大汉一听这话楞了一下,看了看秦骁,等待他的施令。


秦骁冷淡的瞥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他手指翻弄了一下我的电话,突然狠狠摔在地上,又用脚碾的粉碎。


我原本还想开口让他替我解释,可这突发的一幕却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瞬间扼住我的喉咙,我震惊错愕到几近失声。


张着嘴巴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夜色笼罩在他的身后,黑暗化身成张了大嘴欲要吞噬一切的恶魔。


秦骁一改先前爱笑的亲和模样,此刻的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眼底藏着杀气,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这突然的翻脸使我惶恐不安。


“把她带过来。”扔下一句话,秦骁转身而去。


络腮胡子大汉应了声是,探身进入车内,伸手朝我抓来,狰狞的笑,“小妮子还撒谎,敢直呼四哥的名字,这回有你好受的!”


我害怕的向后躲避,身子紧紧的靠在车玻璃上,“不,我真是秦骁带来的,你们要干什么,别碰我!啊——”


突然身后的车门被拽开,两个膀大腰圆的男人一边一个捉住我的肩膀,提了小鸡仔似的就把我捉了出去。


我挣扎喊叫都无用,被他们粗鲁的带进了别墅内。


别墅内的装饰都是我们公司一手承包的,此刻棚顶悬挂的巨大水晶灯还是我和赵老板一起在建材市场挑选的。


灯光昏黄的映照下,大厅里一片狼藉,杂乱不堪,满地的血还有碎玻璃。家具摆饰东倒西歪,岂是一个乱字了得。


那十几个持刀大汉一进屋就迅速分散在房间的四处,警惕把守。


厅内正中央摆放着一座棕黄色的真皮沙发,秦骁坐在上面,除去了上衣,露着半臂胳膊在外面。他的胳膊上有一道狰狞的刀口,皮肉外翻,深可见骨,还在源源不断的流血。


我忍不住心惊肉跳,捂住嘴后退了几步,却撞到了一度厚实的肉墙。


回头一看,络腮胡子大汉居高临下的盯着我,眼神不善,大有你在退一步就将你碾死的意思。


在秦骁的身边有一个穿着紧身西装裙搭配白衬衫的短发女人,正在替他处理伤口,女人手脚麻利的止血缝合包扎。


那伤如此严重,他却不去医院。缝合的过程中没有打麻药,痛到极致他的脸上才会出现一丝波澜。


短发女人一边处理,时不时看他的脸色,担忧的说:“四哥,刀伤见骨,这里的医药设施简陋,你还是随我回医院处理一下吧?”


秦骁没有说话,完好的那只手支撑着腿,修长的五指扣在膝盖上,用力过度骨节泛着清白。秦骁苍白的脸上遍布一层冷汗,好半天他才吐出一口气,说不用。


话音落下的同时,秦骁睁开眼,森冷的目光遥遥的落在了我的身上。

>>>>本文《蚀骨柔情》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58251-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