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尿出来了让我尿吧,新婚别人下了种

时间:2019-10-09 14:34:30编辑:博弈

我听人说,有人半夜看到张艳在游荡呢。”


“我信你个鬼哟,你忘了自己学啥的吗?”


背后的传来的议论声,让我视线也落在死者的身上,难不成这人真的是张艳杀的?


我抬头望去,发现笼罩在教学楼的黑雾越来越大,甚至开始翻涌起来。


就在这时,我看到林深站在不远处,嘴里叼根眼,满脸愁容的靠在树下,我连忙走了过去,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道。


“这人是林艳杀的吗?”


“不是。”


林深低着头,深深的吸了口点燃的烟,我抿了下唇,从而继续问下一个问题。


“那林艳的死,是自杀吗?”


“从监控上看是自杀。”


这话,我听说另外一种含义,那就是说,林艳的死,肯定是没有那么简单。


我的视线紧紧的盯着林深,希望可以丛他的嘴里能听出更多的消息。林深则不紧不慢的用手弹了弹烟灰,才开口说出让我震惊的事情。


“根据张艳的尸检报告,她有了身孕,只是因为月份小,所以这事没有被报道出来。”


“这不可能。”


我赶忙反驳着林深,要知道张艳是我们宿舍最内向的,跟男孩子说句话都脸红半天,怎么会有身孕呢?


“阿沐,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

晚上等我

········

林深的话让我彻底清醒了过来,他说的没错,这世间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以前我不信有鬼,可现在有了。


“难不成是因为孩子,所以张艳才自杀的?”


我忍不住自言自语的猜测着,林深并没有插嘴,他的眉头已经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显的十分的烦恼。


“你是不是想查清张艳的死?”


林深突然问道,我立即冲着他点了点头。


“那晚上九点,你来教学楼门口等我。”


我正想问为什么,林深却扭头直接向警车的方向走了过去,我只好将要说的话给咽在喉咙处。


林深走了,我也回到了宿舍,刚推门而入,便见到张萌在摆弄着什么东西,见到我后,又快速的把东西给藏了起来。


“教学楼死人了。”


我坐在椅子上,脑海也浮现那死者的模样,张萌轻轻嗯了一声,就在收拾书籍准备去上课的时候,张萌却开口叫住了我。


“你信命吗?”


耳熟的话让我整个人都愣住,诧异的盯着张萌,总觉得她有些怪怪的。


“你信命吗?”


张萌再一次的开口问道,我沉思了半响,然后抬头对上张萌那双漆黑却有些诡异的眼睛。


“不信。”


回应这个问题后,我连忙抱着书籍离开,只是刚下了楼梯,我就想起,当初张艳也询问过我这样的问题。


想到这,我连忙跑回了宿舍,等推开了门,哪里还有张萌的身影。


我心里有些慌,甚至有些害怕,我连忙拿出手机拨打张萌手机号,好在没多久,里头就传来张萌的声音。


知道张萌没事,我也安心了,拿着书籍赶去了教学楼。


虽然出了人命,但我们课还是要上的。


只是没有人敢上楼梯,纷纷都聚集在电梯口这,我也是挤了好久,才挤了电梯里头。


这刚进了电梯,人群中就传出这样的声音。


“你们有听过学校惊闻吗?”


“没听过,说来听一听?”


有些好奇的同学,纷纷开口的问道。我也竖起耳朵,想知道这人到底想说什么。


“说是有个坏学生死在楼梯间,因为死的时候有怨气,所以时不时会伸手拽住上楼梯的人,你们说,今天死的那同学,会不会就是……”


“别说,怪吓人的。”


有个胆子比较小的女孩子吓的脸色都白的,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哆嗦,这让开口叫故事的男孩子顿时笑了起来。


“你都学法医,你有什么好怕的。”


可话音刚落,电梯的灯咔嚓的闪烁着,这吓的不少胆小的同学都尖叫了起来。


好在电梯没发生什么意外,等电梯门开口,同学纷纷跑了出去,我也有些胆怯的环顾四周,生怕张艳会从那个地方跳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到了晚上九点的时候,我不得从宿舍楼那偷偷摸摸的跑下来。


只是到了教学楼口,却并没有看到林深的身影,这让我忍不住嘀咕着,这林深该不会在耍我吧。


>>>>本文《冥君,不请自来》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58259-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