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ao货水好多真紧_我在女子监狱当管事

时间:2019-10-09 17:20:25编辑:博弈

到了一个像是大学里面教授上课的大教室的地方,当然没有大学教室那样的高端大气上档次,里面还有个电视,墙上写着:努力改造好好做人。


这地方,就是给犯人洗脑的地方,跟传销洗脑不同的是,这里传播灌输的是正确思想,好让犯人积极改正。


台上坐着监狱里的领导,指导员队长什么的,台下就是早上新来的那帮女囚。


政治处主任在台上发表讲话,什么好好改造,配合组织,争取减刑,国家和人民没有抛弃你们…


眼镜蛇监狱长没来,最大的头儿是政治处主任,也是跟监狱长一样的年龄,虽然看上去没有监狱长阴森,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当眼神剐过来时,像是剃骨刀一样的凶狠。我心想,这些人是不是都是从底层上去的,要是以后李琪琪也从一个可爱的小女娃进化成这样凶狠目光的女人似的,那…


“你,过来!”我正在胡思乱想,被政治处主任叫过去了。


我过去了。


轮到我发表讲话,稀稀拉拉的掌声,我的演讲就是对着稿子直接念的。


一边念就一边搜索台下,看看那个特权女囚在不在人群堆中。


果然,在人群中,搜到了她的身影,她一脸云淡风轻的看着我。


我盯着她大声说道,“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大家如果有什么心理问题,可以到心理咨询室找我!”


我就是特意要告诉她,可以来找我。


但我知道,并不是谁都可以随随便便出牢房来心理咨询室的,不过这个特权女囚,想要到心理咨询室,应该不会很难。


让我失望的是,她却没任何表情,就这么看着我。校花一般都这么冷艳孤傲,不是吗?应该说狱花。


晚上吃饭后出去走走,遇到了李琪琪,我和她闲聊起来,把烟钱还给她,她却不收,我一再坚持,她却有点生气了。


我和李琪琪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话题也越来越广,但都是那种漫谈式的,没有固定的程式。我和她说话也没有了拘束,比较随意了,偶尔还会拿她寻开心,她也不会生气,乐呵呵的。


接触多了,我对她的了解也多了。她比我小7个月,爸爸在建设局当局长,母亲在市政府机关,她是家里的独生女。我奇怪问她,既然如此,你怎么就到了监狱这里,她笑而不答,问我:“我有一双男式皮鞋,你要不要?”


我问:“哪来的?”


她说:“我爸爸的,只穿了一次,有点偏大,就没有穿了,一直放在鞋柜里,我觉得放着挺可惜的,估摸着你能穿,就带到这里了。”


我听了有点不高兴,觉得她这样把别人不要的东西给我,有损我的自尊。但我没有表现出来,既没说要,也没说不要,岔开了话题,她也没有说下去了。


回到宿舍躺下看书,一会儿后,李琪琪过来敲门,我开门发现她带着一个鞋盒,我想,应该就是她说的那双皮鞋吧。


她把鞋盒递给我,说:“鞋不好,别嫌弃啊!”我没有说话,不想要又不好拒绝,就接下了。


打开后,我才发现这是一双新鞋,根本就没有人穿过。我突然想起,上周我们在散步时,我因鞋里沙子磨脚,脱鞋下来抖沙子的事。当时她问我,鞋里面怎么会有沙子呢?我告诉她,鞋前面脱了些胶,所以会进沙子。没想到她就记住了,还会想出这样的歪点子来送我一双鞋。


心里涌起一阵感激。


>>>>本文《我在女子监狱当管事》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com/bencandy-52-158324-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com 茂鑫网(鲁ICP备05550453号)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